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採訪曹長青:美國人認為歐洲的高福利政策是慢性自殺

法廣記者 小青



歐債危機以來,歐洲國家特別是南歐國家陷入難以摆脫的怪圈:維持高福利就意味着繼續舉債,無止境的債台高築經濟必定崩潰,高福利政策也難以為繼。可是減少高福利又面臨民眾壓力。

在今天的專題節目時間,我們請旅居美國的自由撰稿人,學者曹長青先生談談美國與歐洲在高福利政策上的區別,以及奧巴馬政府醫療保險制度改革的得與失。

記者:大家知道,最近歐債危機鬧得很凶,歐洲國家以前的高福利政策面臨着強大的財政壓力,美國此前一直不采取歐洲這樣的福利政策,你認為這是什麼原因?

曹長青:我覺得主要出于對政府作用、政府角色的認識有不同。在美國,有兩個被視為立國之本的重要文件,一個是獨立宣言,一個是美國憲法。在獨立宣言中,美國的建國之父們就重點強調了人有三大權利,生命的權利、自由的權利、追求幸福的權利,追求幸福的權利的原意是,個人私有財產不受政府或其他人侵犯。美國憲法的主要精神也是這樣,為了保護個人權利,明確制定出怎樣限制政府的權力。美國之所以強大,主要是實踐了這種保護個人權利、限制政府權力的原則理念。

而歐洲國家實行的那種高福利政策,等于是搶奪個人私有財產進行再次分配,這不僅是剝奪個人權利,同時又擴大了政府的權力,因為是由政府來二次分配財產,結果導致政府規模擴大,官僚主義盛行。所以,大西洋兩岸,美國和歐洲在走不同的道路,主要是出于不同的經濟和哲學理念。

記者:奧巴馬政府本來准備進行醫療改革,采取像歐洲這樣的全民保健,你怎麼看這一政策?

曹長青:美國也像歐洲國家一樣,也是有左派右派,不同的哲學理念。奧巴馬所屬的民主黨,基本上跟歐洲國家實行高福利的左翼政黨理念差不多。尤其奧巴馬三年前上台之后,更加走向社會主義。其中奧巴馬提出的全民健保,就是典型的例子。

這個全民健保的最受爭議之處,就是奧巴馬政府規定,所有人都得購買醫療保險,如果不買,就是違法,會受到懲罰,甚至可能坐牢。美國人認為,這是違背憲法精神的,因為就像我剛才提到的,美國憲法是保護個人權利的,是限制政府權力的。

所以奧巴馬的醫療健保政策在美國遭到多數人反對。在過去幾次民調中,都是超過百分之五十的美國人反對這個強制全民健保。美國有26個州為此還起訴奧巴馬政府,官司已打到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已做出裁決,估計這個星期就會公布結果。

醫療保險,本質上也是一種商品,政府沒有資格更沒有權力強迫要求老百姓購買哪一種商品。如果這種理論行得通,那麼下一步,政府要求你必須購買健康食品,你必須吃這個、不吃那個,那美國就得變成警察國家了。

就像紐約市衛生局不久前宣布,紐約的飯館、影院、體育場館以及街頭食品車等,都不准銷售16盎司以上的含糖飲料,包括可口可樂等等。喝什麼飲料,多大杯子的飲料,這是個人的選擇權利,怎麼能由政府來規定呢,這不是太荒唐了嗎?可是他說這是從健康着想,是為你好呵,如果這種邏輯行得通,那下一步是不是要規定人們不可以吃爆米花、漢堡包、炸雞等等,這種以“善”的名義、“為你好”的名義剝奪個人權利,是前蘇聯和中國那種警察國家做的事情。

所以美國人相當警惕政府以“善”、“為你好”的名義,剝奪個人的權利。這種剝奪個人權利的善,是真善還是偽善?在我看來,它不僅是偽善,而是邪惡,是罪惡之源。

記者:很多人說,美國這樣富有強大的國家為什麼不能讓每一個公民都享受醫療保險,你認為全民醫保錯在哪裡?

曹長青:就像我剛才強調過的,錯在不該強迫人民購買。是不是買保險,應該屬于個人選擇自由,政府不應該強迫。另外,政府包攬健康保險,等于是取消了健保市場,把健康保險從市場轉到了政府控制。而哪裡的事情完全是由政府操控,就可能是災難,因為一是官僚主義,沒有效率,二是服務質量低下,三是龐大醫療保險開支會成為政府巨大的財政負擔,最后又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從老百姓那裡增稅,通過高稅收來解決。

而政府的高稅收,一是個人權利被剝奪,二是財富二次分配導致政府規模擴大,官僚主義增盛行,三是把富人和中產階級的錢收走之后,導致民間沒有錢擴大再生產,失業率增高,同時大眾手裡沒有錢,大眾消費降低,更影響整個經濟,像在美國,大眾消費占國民經濟的三分之二以上。

另外還有一個惡果是,高福利政策養懶漢,沒有自由競爭,有些人就想偷懶,靠福利生活。當然,政府對老弱病殘等弱勢群體提供一定的福利是應該的,但是如果過頭了,全面、放縱地發福利,變成高福利政策,就會造成一個沒有競爭活力的、不健康的社會。所以,在美國一直有強大的聲音,要避免歐洲的高福利政策,認為這是一條慢性自殺的道路。

記者:美國此前盡管沒有全民醫保,但是也存在債台高築的問題。

曹長青:美國的債台高築,跟兩個黨都有關系。美國已故的著名經濟學家、諾貝爾經濟學得主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曾經說過,美國的兩大政黨共和黨和民主黨,都在走向社會主義,只不過共和黨是慢走,民主黨是快跑。因為兩個黨基本都在擴大政府規模,政府開銷在節節上升。這在民主黨的奧巴馬上台之后,情況更加嚴重,政府開支火箭般飛升,現在美國的總負債額已占國民生產總值(GDP)比例的百分之百,平均到每個美國家庭債務達66萬美元。奧巴馬政府現在每花一塊錢,其中四毛多是借來的。

所以美國的茶黨Tea Party運動才風起雲湧,這也是原因之一,他們主要是強調個人權利,限制政府開銷和規模,拒絕政府對個人經濟生活的干預。他們代表着對美國憲法精神的捍衛,這個聲音在美國越來越大。

最近在墨西哥召開的全球20個主要國家的高峰會議,討論歐洲債務危機問題,根本拿不出有效的辦法,只是強調大國應該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多提供資金,可是像美國法國等等這些大國,自身經濟都難保,還怎麼保希腊,保西班牙。現在一個小小的希腊,人口才一千萬,出現了問題,就影響歐盟,如果美國經濟惡化,那會影響整個世界。好在今年是美國總統大選年,11月的選舉可能是個轉機,各種跡像顯示奧巴馬可能被取代,美國會出現新的總統,新的政策,才可能回頭往原本的資本主義道路上靠近一點,那就是更加注重市場經濟,重視保護個人權利的道路。

2012年 6月 27日

——原載「法國國際廣播電台」(RFI)

2012-06-2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