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採訪曹長青:陳光誠赴美 中共是最大輸家

希望之聲電台記者靜汝



著名旅美政論家曹長青先生就引全球高度關注的中國著名維權律師陳光誠現已被允许全家來美國一事,在接受本台記者靜汝的採訪中指出,陳光誠在與中共勇敢的抗爭中,贏得了全世界的支持和尊重。陳光誠被允许去美國也表明了美國幫助受迫害者獲得應有的保護和自由的普世價值贏了。下面是本台記者對曹長青先生的採訪。

記者:陳光誠被允许“全家去美國”成為這個事件的最新發展。那麼在這個事件中,誰是最大的輸家?

曹長青:最大輸家是中共當局。陳光誠事件得到全球媒體密集、廣泛的報道,可以說是鋪天盖地,其密集程度是八九年六四事件之后的第一次。

報道不僅密集,而且輿論傾向一面倒,全是同情陳光誠。因為一個政府這樣迫害一個盲人,對西方人來說無法容忍。這種一面倒同情陳光誠,一面倒對中國政府的做法的反感、厭惡和批評,都對中共形像造成重創。

中國政府在紐約曼哈頓時代廣場樹了廣告牌,想改變它的形像,我看它豎一萬塊廣告也沒法抵消這次全球性報道對北京形像的殺傷。

另外,一個被判刑,毒打,控制在家的盲人,不僅成gong出逃,最后還能全家去美國!對中國老百姓來說,這個信號很簡單,在跟共產黨的搏鬥中,陳光誠贏了!中共當然是最大的輸家。

記者:你曾發表文章認為“不是陳光誠改口而是美國變卦”,那麼美國是贏家輸家?

曹長青:奧巴馬政府是第二個輸家;但是美國的價值贏了。美國政府處理陳光誠事件的方式,受到媒體的廣泛批評。我曾在文章推斷,問題不在陳光誠改口,而是美方變卦。當初是美方主動接陳光誠進使館,駱家輝大使是請示過國務卿希拉里並得到批准的。但后來所以發生變化,只能是比他們權力更大的奧巴馬總統本人作出改變。

今天(5號)《華爾街日報》頭版刊登的陳光誠事件始末的長篇報道,在相當程度上證實了我的推斷:該報從美國國務院內部得到的信息是,陳光誠進入使館是希拉里批准的,當時奧巴馬總統並不知情。國務院只是通報了國家安全議會(NSC)。后來美國跟中共談判,在中國提出保證后讓陳光誠離開使館,很可能就是奧巴馬的意思。

奧巴馬政府的做法遭到媒體廣泛批評,可以說是弄得灰頭土臉、裡外不是人,最后不得不向北京施壓,促成陳光誠來美,以平息批評浪潮。所以奧巴馬政府也是輸家。但是,美國的價值贏了。什麼價值?就是尊重人權,保護個人,幫助受迫害者獲得應有的保護和自由,這種普世價值贏了!

記者:對于陳光誠該不該來美國,中國異議人士中也有不同看法,有人認為他留在國內對中國人權事業起的作用會更大,你怎麼看?

曹長青:我認為除了中共是輸家,奧巴馬政府是輸家,那些原來期待並判斷陳光誠留在國內、不該來美國的人,也都是輸家。

我們必須尊重當事人的願望。任何人,尤其身在美國已獲得自由的人,更沒有權利要求一個在共產黨專制下的人不來美國。陳光誠本人已通過電話,向美國國會聽證會明確表示,他希望全家來美國。如果不尊重陳光誠本人的意願,連這個基本人權都不顧,你還談什麼民主?

至于有些民運人士和評論者強調陳光誠應留在國內,這樣對民運和人權事業的影響更大等,這種思路是可怕的。這等于跟共產黨一樣,也是強調革命利益第一,而不是個人自由和幸福。今天我們看一個事情,首先是這個“個人”是不是獲得自由,他的權利和願望是不是得到尊重,而不是那些抽像的大詞,什麼革命和民運的事業。當個人的自由都不被看重的話,哪來更高的什麼群體事業?共產黨才是這種思路,為了國家、人民這種大詞,大概念,群體的概念,而剝奪了個人的權利。

另外,正是因為陳光誠的勇敢反抗,成gong出逃,最后又進入美國大使館,才引起了全球媒體的廣泛報道,贏得世人的欽佩,被視為一個英雄傳奇。美國人、英國人、法國人、德國人、日本人,包括阿拉伯世界的媒體等,都紛紛報道,被震撼和感動。所以我剛才說,空前地造成了中共惡劣人權形像在全世界的展示。沒有一個人在過去二十多年,能對中國的人權民主事業,做出這麼重大的獨特貢獻。

陳光誠這個作用達到了,並且他經歷了那麼多苦難,遍體鱗傷,身心疲憊,在這種情況下,應該讓他的全家來到美國,享受一下自由的日子,也恢復一下健康。所以,我覺得再來批評,或要求陳光誠留在中國,這種想法不僅是錯的,而且也是不人道的。我曾說,陳光誠的英雄傳奇在最后他全家抵達美國時才會畫上美麗的句號。現在看來這即將實現,真是令人高興!

記者:國內有知名人士說,陳光誠的事情是被媒體誇大的,你怎麼看?

曹長青:這個我有兩條回應:首先,這說明即使在國內比較有名的人,所知道的外部自由世界的信息也是相當有限的。他們不清楚陳光誠的四年監獄怎麼度過的;他們不知道刑滿釋放后他被控在家裡、甚至被毒打的事實。所以看到西方媒體這樣鋪天盖地報道,才認為是誇大。

其次,他們更不清楚的是,西方所以密集報道,不是誇大,而是西方文明跟給那位名人洗腦的那種共產黨意識形態有巨大差別。不同在哪裡?西方人對個人被專制迫害充滿同情,尤其是對一位盲人,這對美國這樣相當關照殘障人的社會和文化來說,更是不可容忍的!這就像迫害嬰兒一樣,是千夫所指的。

今天報道陳光誠事件的不同國家的媒體,從常識邏輯上,不存在同時都發生新聞判斷錯誤、誇大的錯誤。只能是一個盲人被迫害的這個事實本身,激發、刺痛了人類的共同道德情感,刺激了那個良知的神經。所以,說陳光誠事件被誇大了,是違背事實的,被中共專制洗腦的“中國名人”是可憐的。

記者:你談了這麼多輸家,那陳光誠事件中誰是最大的贏家?

曹長青:最大的贏家當然是陳光誠。他贏在敢于站起來反抗——反抗迫害,反抗把他控制在家,反抗那些毒打他的人,反抗共產當局,而勇敢出逃、追求自由,並最終贏得全家來美國這種獎賞。從山東臨沂的一個村落,來到全世界最民主自由的美國,這個反差有多大?陳光誠當然是贏家。他所代表的這種勇敢精神贏了!

另一個贏家就是幫助陳光誠逃亡的人,尤其是那位女性何培蓉等。包括海外提供幫助和聲援的人,以及一切反對中共政權,同情陳光誠,期盼他們全家獲得自由的中國人、美國人,全世界所有熱愛自由的人,這次都是贏家。

記者:陳光誠是個盲人,有人擔心他到美國后謀生困難,你怎麼看?

曹長青:我覺得這是杞人憂天。陳光誠已得到紐約大學的獎學金,還做訪問學者,他的生活毫無問題。在美國對盲人有相當多的福利照顧。尤其陳光誠對中國的人權事業付出這麼大犧牲,他的“勝利大逃亡”等于給人類追求自由的歷史譜寫了一曲贊歌,他來到美國后,會得到西方很多獎項的。美國那些盲人組織,人權協會等等的演講邀請報酬等,都會使他的生活沒有問題。

其實這種擔心有一種潛在心理,就是希望陳光誠留在中國。我覺得這種想法有點殘酷。他留在中國就能起到更大的作用嗎?代價是什麼?難道讓他繼續在家裡被監控,被毆打,失去人身自由?不然的話,媒體有那麼多事情怎麼能報道他?難道讓陳光誠付這個代價?

舉個例子:像六•四屠殺中雙腿被坦克壓斷的方政,過去在國內時,西方媒體報道過幾次?除非方政也像陳光誠那樣被抓,被毒打,被監視在家,才可能被廣泛報道。難道你讓陳光誠付出這個代價麼?從這個意義上去起作用嗎?那你不是太冷血、太殘忍了嗎?如果真這樣想,那你為什麼不回去,代替陳光誠,去山東臨沂,嘗嘗被毒打的滋味?

記者:中共原來要求美國道歉,態度強硬,也不允许陳光誠離開中國。最后怎麼都妥協了呢?

曹長青:這裡有幾個原因。第一,最主要的是國際輿論壓力。這種鋪天盖地的媒體報道,我想中共高層也嚇壞了,這是他們原來沒想到的。陳光誠成為國際焦點新聞,這個問題一天不解決,就會被媒體報道,而導致中共的形像受損。共產黨要發展經濟,必須考慮國際輿論,美國又是最大的貿易伙伴,無論從經濟政治上都必須考慮跟美國的關系。而且最后不是直接從美國使館獲得政治庇護而赴美,中國也有了面子,所以北京才會迅速讓步妥協,允许陳光誠全家離國。

另一個原因是,世界民主潮流和互聯網的出現,使信息無法控制。民間輿論在網絡上形成,中共迫害一個盲人,隨着他成gong逃亡,成為網絡熱門話題。越來越多的國人同情陳光誠。中共當局等于被放到全世界媒體聚光燈下烤,烤得一片焦糊,發出臭味。允许陳光誠全家赴美,是中共沒有辦法下不得已的選擇。

記者:這次陳光誠一家如成gong抵美,傳遞一個什麼信號?說明什麼?

曹長青:這將向世界,尤其中國人發出一個清晰的信號:不管你受到多大的壓制,不管你周圍是多麼的黑暗,只要你心中有一份對自由的渴望,你勇敢地起來爭取,就有贏的可能!

無論在監獄四年,還是18個月被控制在家,甚至遭毒打,陳光誠都沒有告饒、沒有妥協、沒寫悔過書。我們知道的,有的著名民運人士寫悔過書、歌頌中共監獄是人性化環境,諂媚獄卒,想獲得當局寬大處理。而陳光誠一個盲人卻沒那麼做,保持了人的尊嚴,付出慘重代價。

陳光誠爭取了,反抗了,最后贏得全家赴美的自由獎賞,這個信號給中國人強烈的啟示和刺激:一個盲人,一個身體條件非常艱難的人敢于挑戰,能夠成gong,為什麼我們其他人不能?這種啟迪和榜樣的影響是巨大的、長遠的:中國人勝利在望,只要敢于反抗,就有自由的結果。所以我說,陳光誠事件,是美國價值贏了,自由價值贏了,中共輸了!

2012年5月6日

——原載:希望之聲電台

收聽: http://soundofhope.org/programs/1008/216736-1.asp)



2012-05-0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