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许錫良:韓寒的本質就是一個奸商

作者:许錫良



商人在市場社會是一種正當的職業。在中國傳統的農業文明社會,商業與商人都是被貶抑為“末”,而農業才是所謂的“本”,在各種職業排位中“仕農工商”,商是最低檔次的職業。一個人如果不讀書科舉取仕升官發財、種田,即所謂的耕讀,而去經商,就叫“舍本逐末”。在唐代詩人白居易的詩《pi琶行》中,記載了一個年老的妓女,嫁給商人,還是很不甘心情願,還要這樣埋怨:“老大嫁作商人婦,商人重利輕別離。”可見在中國傳統的農業文明裡,商業活動與商人是多麽地低微不堪。

我說韓寒的本質就是一個奸商,絕沒有輕視商人與商業活動的意思。相反,我是市場經濟的熱烈擁護者。對于誠實經營的商人與他們的商業活動都是非常尊重的。在韓寒涉嫌造假遭受衆人質疑的過程中,韓寒也被许多人力挺,力挺他的原因,是把韓寒看成是一個文化人、一個作家、一個公知意見領袖,把韓寒遭受質疑看成是一個倡導民主自由、社會正義化身的青年偶像,正在遭受邪惡力量的迫害。這是许多善良的人在這個問題上力挺韓寒的主要原因。其實,將韓寒作怎樣的定位,是许多人的態度的關鍵點。

如果換個角度來看,將韓寒看成是一個商人,先看他賣什麽貨色,再看貨色的真假,這個問題就可以迎刃而解。就一般的有形商品來說,可以說,在中國那種販賣劣質假貨,以次充好的商人是絕不會得到顧客的歡迎。更不可能得到被欺騙的顧客的保護的。也就是說,作為顧客,一般來說,沒有一個人會願意遭受奸商的欺詐與蒙騙。花了大價錢,卻買的是假冒僞劣産品。但是,如果一個商人,被包裝成文化人、作家與公知意見領袖,情況就大不相同了,這是韓寒欺騙大家,卻仍然得到不少人(利益相關者除外)的真誠捍衛。

因為,文化與思想類的商品不同于一般的商品。一個通常意義上的商人無論賣什麽商品,都不會提升商人本身的名望、身價與能力,但是,思想文化類的商品不同,這種商品要求商品與人品直接挂鈎,作品作為商品,蘊含了一個人的才能、素質與思想境界與人格精神的高低,因此,作品與人品是不能夠分離的。作品與人品,互為印證,互為産品。也就是說,一個作家、學者,每寫出一部作品,都可能會驗證與提升一個人的社會聲望,當然如果是敗筆的劣質作品,也可能降低一個人的社會聲望,毀掉以前積累下來的個人聲譽與公信力。

好的作品與好的作家、好的學者,總是互相支持的。開始,某好作品出來,第一次讓人關注到此作品的作者,從此人們記住了這個作者的名字,以后,隨着署名某作者的作品的增加,人們在讀作品的時候,不再是先讀作品,而是開始關注這是誰的作品。越到后面,越是先看作者,后讀作品。這就是思想文化市場中的作品與人品之間的互相印證效應。這種效應,是普通商品在交易過程中不會發生的。普通商品,無論買賣一棟房子、一塊金子,無論買者還是賣者,都不會特意關注到買賣雙方的人品與素質和能力究竟怎樣,只看這些貨物的品質就是了。

今天,對韓寒的質疑,可能要采用分層的分類方法。先將韓寒作為商人所販賣的貨品用括號——()懸擱起來。先別看他究竟賣了一些什麽。然后一層一層來分析。

首先,韓寒本質上就是一個商人。他被包裝出書,包裝的內容有初中畢業的差生、語文考試不及格、數十萬字的長篇小說的創作者,而且這部長篇小說有着豐富的文史知識,用這種強烈的反差,引起社會的新聞效應,然后以此形成社會熱點問題,熱點因此變成了一個賣點。這些是作為一般商品市場上的常用的營銷手段。韓寒作為商人身份的特點其實從他一年動辄數百萬冊的書籍版稅收入、商業廣告形象代言人,動辄千萬的商業代言費不難得出韓寒作為商人的典型特點。如果,是一般商品,如果商品質量確實還不錯,即使有包裝,其實也沒有什麽。只要不以次充好,不賣假貨,商業營銷策略與造勢都是市場中允许的經營策略。

其次商人與作家、學者、青年偶像這些身份也可以是重疊的。即作為商人的韓寒,當然可以是作家、學者、公知領袖與青年偶像,這些都沒有問題,但是,前提是,這些必須是互相吻合的。即,既然韓寒販賣的是自己的思想文字與創作才能,那麽,這些思想文字與創作出來的作品必須與韓寒的真實才能與學識見識水平相一致。這樣,他的偶像形象才成立,而且他的商業活動才有價值,他才會有代言資格,而且代言費才能夠身價千萬。

相信如果大家都知道韓寒是人造的假貨,那麽,署名韓寒的書就不再會有市場,而且,人們也不可能將他作為作家、意見領袖與青春偶像來看待,那麽,商業代言人的資格也就不复存在。這一切都只有在假相的情況下,才可能存在。因此,韓寒作為商人,其實是一個以欺詐蒙騙為經營手段的非法經營行為。說到底,這就是一種不遵守市場規則,不誠信經營的奸商行為。

再次,我們來看一下剛剛被括號()圈起來的內容。有人說,大家只要看這個作品是不是值得看就是了,不要過問作品是誰寫的。並且用錢钟書的著名比喻:“吃雞蛋就好了,不要過問生蛋的母雞。”來說明作者究竟是誰不重要。這個說法是很成問題的。首先,署名韓寒的作品,無論小說,還是那些博客上的社會時評,即使有一定的可讀性,但是,也遠沒有達到什麽思想前沿的程度,藝術巅峰的高度。如果,這些作品作為一個成年的普通作者的作品,其實根本就不會形成那麽大的吸引力與誘惑力,根本成不了社會的熱點。即使许多頗有才華的公知人物也承認,韓寒寫的那些時評,即使有點可讀性,其思想深度與見識廣度也遠不及自己,但是,卻為韓寒的知名度與社會傳播力而贊歎不已。並且對質疑韓寒持強烈的反對態度:“打倒韓寒我就能出頭?”

思想文字,從長遠來看,本來是靠自己的思想深度來産生影響力的,並不在乎這個話是由誰說的。相反,誰說的話有思想深度,富有哲理與魅力,誰就成為社會關注的熱點。但是,韓寒的造假效應,常常把真正有思想,有價值的聲音掩盖了。這種掩盖是用造假的方式,將许多不可能的事情捏造成為“事實”,從而産生了震撼人心的社會效應。

本來作為成年作品的小說《三重門》,可能出版都有點困難,即使出版,其發行量也是一個很普通的數字。但是,如果這樣的小說被說成是一個未成年寫的,而且這個未成年人還是多門課程不及格,特別是連最不應該不及格的科目的語文也不及格,那麽,這種不可思議性必然帶來社會強烈的反響與衆多好奇心。

本來韓寒的文史知識與社會見識水平是遠不足以成為一個公知人物,更不要說成為公知領袖人物的,但是,因為有槍手代寫,這個不可能的事情也成為了現實。傑出的賽車手、長跑冠軍、多部長篇小說作者、社會時評家、影視業內明星、歌曲創作者、青春偶像等等,這些頭銜與名望,即使隨便一項,對于一個普通人來說都是很奢望的事情,卻同時集中在韓寒一個人身上,這個時候要想不産生社會震撼效果那是不可能的。

現在,由于造假全都在一個年青人身上得以實現了。這些行為,對于一個真正富有才華的作家,對于一部優秀的作品,對于一個真正的公知人物,其實都是極不公平的競爭。打倒假造的韓寒,另一個人能否出頭,我不敢說,但是,這種人造包裝代筆的假作家與假公知是必須給予揭穿的。

作為商人,特別是造假奸商的韓寒,卻被许多人寄托了民主自由的希望,這是非常幼稚可笑的。要知道奸商的目的只在掙錢,而且常常是不擇手段地賺錢。什麽好賣就賣什麽。民主自由的旗號有市場,就賣民主自由,賣到一定時候,積累到一定的政治資本了,特別是感受到有政治風險的時候,就及時轉向,招安受降。

因此,去年年末的時候,被包裝出來的“韓三篇”就出台了。這其實就是以自己的十三年騙取來的社會聲望與政治資本主動去邀gong請賞,是傳統的受降招安的招數。大家被他出賣了,還在極力替他數錢,為他賣命。

人在受到欺騙的時候,那腦子確實已經不再屬于自己,而是被一種魔力控制着,失去了起碼的理性與常識。在質疑韓寒事件過程中,我也曾經問過一些學術思想上的朋友有什麽高見,沒有想到平時著書立說,習慣于條分缕 析,娓娓而談的朋友,只給了我一句話:“你是神經病”。其實,應該說是“精神病”,精神病患者,常常看任何正常人都是精神病,而唯獨不承認自己是有病的。他們仍然誓死捍衛韓寒,以為在捍衛中國的民主自由的種子,在捍衛一種正義的聲音。卻從來沒有想過,這其實只是在捍衛一個以欺騙為手段,以贏利為目的,特別是包裝成“正義”和“真話”代言人的奸商。

我相信,17歲的韓寒,作為未成年人是無辜的被包裝者,那是可以原諒的。但是,作為30歲的韓寒再次以假公知的形象出現的時候,他是要擔負完全的責任的,而且在被質疑的過程中,表現出來的狂妄、無知、耍賴、威嚇,已經失去了一個起碼現代公民的素質,被包裝出來的所謂“公民”韓寒,其實只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奸商。

不過,韓寒成為這樣的奸商,不是他天生的品質出了什麽問題,而是一個病態的造假王國裡産生的最為典型的病態人與病態現象。雷鋒典型的出現折射了中國官府造假傳統的延續,而韓寒假偶像的出現,則說明了中國官府與民間社會的文化價值基礎是完全一致的,那就是不擇手段,出人頭地。因此,在政治上,不說假話辦不了大事,在商業裡,不欺蒙拐騙賺不了大錢,在生活中,不造假産生不了快感——這就是中國的千年痼疾,韓寒作為思想文化類的奸商,那同樣是中國的種子、土壤、氣候、溫度、濕度等等的綜合性産物。

2012年3月13日星期二

編者注:许錫良先生為中國廣東教育學院教育系副教授,就“人造韓寒”事件發表過多篇文章,更多其文章請點擊下面網址、見其博客:

http://blog.ifeng.com/2677877.html



2012-03-1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