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我們的目標是東土的獨立」——訪新疆獨立運動領導人貝肯將軍

曹長青

當這個只有一米六三高的瘦小老頭兒站在你面前時,你無法相信他就是那個傳奇式的人物——參加韓戰的土耳其軍隊炮兵中尉,「中央條約組織」的參謀總長,北約在阿富汗的指揮官,新疆獨立運動的最高領導人貝肯(Riza Bekin)。

他的追隨者都稱他「將軍」,但是這個慈祥、和藹、戴著黑框眼鏡的白髮老人,卻更像是一個大學圖書館的館長,或者一個退休教授。

他的聲音是柔軟的,就像他的組織的政策,「我們的目標是東土的獨立,但是我們用和平手段,反對暴力。」最近在「東土民族中心」的伊斯坦布爾總部的辦公室,貝肯先生接受訪問時說。

1926年他出生在新疆和田,九歲的時候,就開始和父母一起逃到印度,然後到土耳其,開始了一生的流亡生活,因為他的舅舅是當時起義反抗中國人統治的東土領導人之一,起義被當地的中國軍閥、後來擔任蔣介石的國民政府農業部長的盛世才鎮壓。

貝肯是職業軍人,他在七十年代末退休時,是由美英和土耳其、伊朗、巴基斯坦組成的北約延伸組織「中央條約組織」的參謀總長,這個軍事集團在伊朗何梅尼政變之後才取消。之後他又擔任土耳其總理的內閣顧問九年。

正是這種資歷,當來自全世界的40多個新疆流亡組織在安卡拉秘密聚會三天,決定聯合成一個統一的新疆抵抗組織時,他成為唯一的候選人,被選為類似一個新疆流亡政府的「東土民族中心」的首任主席,成為流亡新疆人的領袖。

雖然東土抵抗組織的總部在伊斯坦布爾,但土耳其只有四萬東土流亡者,絕大多數在哈薩克斯坦,據「東土民族中心」的估計,那裡有150萬。而且一些主張用武力對付中國人的新疆人組織,也大多在那裡,他們並不聽從貝肯的「中心」指揮。

身經沙場,職業軍人出身的貝肯,也像剛剛當選以色列總理的前將軍巴拉克(Ehud Barak)一樣,特別熱愛和平,希望用溝通談判的手段解決種族衝突。「我們信奉民主、人權的價值,民族自決是世界的潮流,我們不願意看到流血,不管是東土人,還是中國人。」

但是,新疆人的反抗運動可能正向他希望的相反方向發展。1997年新疆伊寧爆發了大規模的示威,有近5000維吾爾人被逮捕;隨後不斷有中國軍隊被伏擊,當地公安部門被擊毀,監獄被劫,以及北京的公共汽車被炸等消息。據中國官方公佈的數字,僅去年,就在喀什地區破獲了兩個製造炸藥和軍事訓練的基地,並在邊境截獲了四輛向新疆偷運武器的卡車。中國政府展示的繳獲的新疆獨立組織成員使用的武器中,包括沖鋒槍、鋼筆手槍、遙控炸彈、手雷和體溫炸彈等。

不論是在內部還是外部,新疆人使用暴力反抗中國統治者的傾向越來越明顯。自從主張非暴力的東土流亡領袖艾沙——新疆人中的達賴喇嘛——1995年在伊斯坦布爾去世,實際上就沒有誰能夠制約住新疆人用武力反抗中國統治者的行動。

原蘇聯垮台後,分出好幾個突厥人國家,像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庫曼斯坦等,加上土耳其,聯合國有了七個突厥族國家。突厥人的共同族裔意識空前強烈,來自全球34個國家和地區的「突厥世界大會」在過去十年就開過五次,「世界青年突厥大會」開過六次。

巴勒斯坦人和北愛爾蘭人在爭取獨立上的成功也鼓舞了東土人的士氣。達賴喇嘛流亡四十年來一直堅持非暴力,最近又向北京讓步,放棄西藏獨立的要求,僅僅要求真正的自治,但仍遭到北京的拒絕。西藏人的失敗,更使新疆人認為,對付獨裁者和殖民統治者,只有使用武力這種語言,他們才聽得懂。

「我反對任何暴力手段,但對東土人的武裝反抗,我能理解,因為中共太殘暴。這是正當防衛。」貝肯先生用流利的英語說,「他們不是為了獨立而採取暴力手段,是為了擺脫死地、被殺,而被迫反抗。」

地處伊斯坦布爾市鬧市區的「東土民族中心」有一個大院,裡面有11個房間,它是土耳其議會通過法案,「借」給東土流亡者使用的,一直借到他們能返回家園。新疆的流亡者,經常到這裡聊天,聚會,或者吃頓「中心」廚師做的地道的家鄉拉麵。他們把這裡當做家。

「在伊斯坦布爾和烏魯木齊來回做生意的四、五百東土商人帶來各種信息,」73歲的貝肯一臉淒苦地說。「北京向東土大量移民,摧毀我們的文化,作為一個民族,我們正面臨滅絕的危機。」

當被問到面對信奉暴力的北京政權,堅持「非暴力政策」能不能運作時,這位老將軍沒有正面回答,強調中共不會長久,「12億中國人也不會同意這樣專制的政權長久存在下去。而且中共本身也在發生變化。」

在伊寧暴動發生之後幾個月,北京駐土耳其大使姚匡義曾約他一起吃飯,席間邀請他回新疆看看。但卻不能肯定他回去後能不能談新疆問題。他沒有同意。

「北京如果同意東土真正自治,我們會考慮,但北京必須接受我們最終獨立這個目標,」他的口氣像一個士兵。「東土人獨立的願望是誰也消滅不了的,我們的傳統是說真話,不拐彎抹角。只有在真實的基礎上,才能談出實際的效果。」

東土獨立運動雖然得到土耳其等突厥國家或明或暗的支持,但他的「中心」正試圖邁出穆斯林國家這個圈子,爭取西方國家的支持。貝肯將軍準備秋天到美國訪問,和美國國會議員會晤。

他說如果有人邀請,他很願意到台灣看看,「對我們來說,台灣就是一個國家。哪個民族想獨立,我們都支持。」貝肯對台灣總統李登輝的「七塊論」很感興趣,他說要找到《台灣的主張》這本書,把它翻譯成維語。

當被問到如果有機會見到兩岸的領導人他想說什麼時,他毫不遲疑地回答,「我會告訴江澤民,停止在新疆的殘暴統治。東土不是中國的一部分,是中國之外的一部分。」對於他從沒見過面的李登輝,他很有好感地說,「我會先問候他,希望台灣支持我們。台灣有在國際上被北京打壓的痛苦,能體會我們的處境。」

在他的辦公室牆上,掛著東土和土耳其國旗,和土耳其之父阿塔土耳克將軍的畫像。76年前,阿塔土耳克在崩潰的奧斯曼帝國的廢墟上建立了土耳其共和國。他說這個畫像傳遞出預言般的前兆,在共產中國崩潰的廢墟上,一個獨立的東土共和國將誕生

(載台北《自由時報》1999年10月11日)

1999-10-1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