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156名學人《聯名信》劣在哪裡?

曹長青



看到156名“海內外學人”聯名給中國社科院發信,要求調查新華社記者劉菊花的新聞碩士論文涉嫌抄襲一事,可謂嚇了一跳,因為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和聽說有這種這麽大陣勢聯名對付一個人的做法。第一個反應是,天哪,學者,腦袋哪裡去了?說近乎邪門也不過分,而且赤裸到如此地步。我無意給任何人扣帽子,因為從下面這七個方面來看,這封聯名信實在是離譜到驚人的地步。

●“學人”聯名應對着政府

第一,無論是在民主國家還是專制國家,文化人集體聯名呼籲一件事情,幾乎全部都是針對政府,或政府的某項政策。我在美國二十多年,從沒見過就某一個“個人”的問題,學者們聯名給政府(機構)發信要求處理。過去一個多世紀中,民主國家知識分子聯名,差不多都是反戰之類。像反二戰、反越戰、反伊拉克戰爭等等。反的都是政府本身,或者政府的某項政策。

在專制國家則是抗議沒有自由或人權狀況惡劣。像當年捷克知識分子聯署的《七七憲章》,是表達對極權的不滿。包括中國文化人聯名的《零八憲章》,雖然我完全不同意其谏言的調子,但起碼它的指向是政府,而不是任何個人,連胡錦濤都不是。

對個人的事情,聯名都是呼籲救援,而不是聯手對抗。明摆着的道理,除非他是希特勒、毛澤東之類的獨裁者,否則個人的力量是極為有限的,哪怕他是有五億博客點擊量的韓寒。所以個人的事情(無論是犯錯或犯罪),無論是尋求輿論和法律途徑,都應是個體的行為,而不應是集體、團伙對抗個人。如果有權勢的個人,得到官方保護,文化人的聯名抗議追究等等,也只應是對着政府、衙門本身的錯誤。

●知識份子不靠群體壯膽

第二,尋求真相,不是靠人多勢众、拉幫結伙。心靈強大的知識分子,不用“聯名”示威,不需群體壯膽。事實上,聯名是一個展示文化人怯懦、無能的行為。為什麽?因為文化人起碼是識字的、可以寫幾句話的。任何一個有自己的思想,並敢于承擔的文化人,都會自己站出來,表達自己的觀點。而不是在別人寫的東西上簽個名——既不用自己寫東西,也不必自己承擔責任,有榮光的時候,則少不了也有我一份。所以說,聯名這種東西,多數都是無能、不敢承擔、卻貪圖虛榮的表現。過去這些年,海內外不少人,什麽名都去簽,就靠在聯名上簽名簽出名氣。

文化人集體簽名對付一個名人都是一個足夠虛弱的表現,而聯名對付一個無名小卒,則明顯太超出正常範圍。我屬于孤陋寡聞的,在156人名單中我只知道吳稼祥、徐友漁兩個名字,但從名單后面的頭銜展示來看,什麽教授、院長等等一大堆,他們的身份地位明顯都高于新華社的普通記者劉菊花。這樣一些人,其中任何一個都可以公開撰文,或者自己上書社科院,提出劉菊花論文的問題。但他們為什麽不用個人的名義單獨做呢?那麽多擁有官方頭銜的教授、院長們,聯名對付一個此前毫無知名度的小記者?用這麽大的陣勢?我的曆史知識有限,搜腸刮肚,在古今中外的曆史上都沒找到這麽“壯觀”的東西。

這裡清清楚楚,“打假”完全不是這封信的目的,全國數不清沒有被追究的抄襲、剽竊、造假,一伙人聯合起來“打”一個稍有名氣的人的事兒都沒見過,而一百多人來揪這麽一個小人物,說是為追求學術真實的話,是蔑視所有人的智商。

●武林打不過 就去揍他老婆

第三,這還絕不僅僅是團伙對一個人,而是團伙對一個人的妻子!任人皆知,這封聯名信醉翁之意不在酒,劉菊花這個小記者之所以得到如此大陣仗教授、學人的關注,就因為她是“方舟子之妻”,該信直接這樣點出。這點,就是我在開篇指出的“近乎邪門了”。方舟子有多少嚴重問題,他們都應該把矛頭對准方舟子,去跟他作戰。即使一伙人對一個人打架,也應該對着方舟子一個人,而對准人家妻子,則不僅是品味低到不可理喻,更暴露出一種品質。

這就像武林比賽,打不過高手,就跑去把人家老婆揪出來揍一頓,連最原始部落的武林規矩都沒有了。這不是跟背后下毒、放暗箭的性質一樣嗎? 一對一鬥,去攻擊對方的妻子都夠損透了,而糾結一百多人去“打”人家妻子,真是全天下都沒見過的事兒。

我們反觀目前公众對韓寒的質疑。明顯地,如果韓仁均和韓寒作弊,韓仁均的妻子和韓寒的妻子都肯定是清楚真相的人,因為自己的丈夫是否每天看書、寫文章、發博客,天下沒有不清楚的妻子,除非是假婚姻。但我們看那麽多質疑韓寒的人中,有一個把矛頭指向他們的妻子嗎?連匿名網友的評論,起碼我是沒見過拿他們妻子撒氣的。反而是韓寒,在第一篇回應中,就用極端下流口氣把麥田家人拖了出去。為什麽這“156”和韓寒在一個思維軌道裡?

●“方韓之戰”時到方家放火

第四,這封聯名信在“這個時間”抛出的另一點邪氣之處是,它是衝着方舟子質疑韓寒來的。劉菊花的碩士論文被質疑抄襲,不是新聞,起碼一年多前就撒在網上了。但當時這些人怎麽不出來聯名?因為那時沒有方舟子質疑、揭露“人造韓寒”的事情。在“方韓之戰”正酣之際,這些人跑到方家后院放火,揪出方家妻子,其司馬昭之心也實在太過于明顯了吧?

誰都有相信韓寒、保護韓寒、捍衛韓寒的權利。如果“156們”真的認為韓寒沒有代筆,是文學天才,為什麽不每個人出來寫篇文章,用你們相信的事實,向大众證明韓寒的真實性,或者組織一場文學討論會,讓“韓天才”在直播電視上展示他的文學才華,那樣既可讓“方舟子們”啞口無言,讓倒韓派從此閉嘴,更可以讓挺韓公知們揚眉吐氣,讓韓粉們春風得意。但不走這樣正規的挺韓之路,卻跑去“刺殺”韓寒對手的妻子了,這成何體統?大丈夫再無能,也不至于掉價到如此地步吧?

●打“追求正義”旗號報私仇

第五,我沒有做調查,據國內的朋友來信說,這份“156”名單裡,不少人曾被方舟子揭露“學術造假”。方本人也在博客例舉一些被他揭露過的人。這些人參與這個聯名“打”方舟子妻的事情,就更不可思議了。別說這件事兒有前面那麽多嚴重錯誤,即使正確,曾被方舟子質疑過的人,起碼也得因避嫌而躲開呵。這裡明摆着嘛,即使你完全出于公心,也一下就會被人指出你是出于報複的動機。更何況,這個聯名形式、手段和出台時間,已經清楚地展示了,他們到底是為要追求學術真實而聯名,還是其他動機。

中國文化人是最講究臉面的,想做點不那麽地道的事兒,總得拿出羽毛扇遮一下臉,可這次怎麽這麽多人,這麽大勁頭赤裸地跑出來?是他們真的不知羞,還是壓根不懂得這是一件方寸全無、丟人現眼的行為?

在中國那個至今仍然很閉塞的環境下,由于信息嚴重缺乏,學者之間更難得有思想的碰撞、思想火花的産生,所以産生原創的東西是相當困難的。這就導致對國外作品的大量引用,甚至抄襲、剽竊等等。這裡面有些有意,有些無意,還有很多是對應給原作者足夠credit認識不清。剛好被人撞上,指出來了,雖然很難堪,但其實是好事,它是一記警鐘, 助你避免今后更大的滑鐵盧。除非你認為剽竊、抄襲有理,否則,對待這種事情,應該用正向的心態去面對。沒什麽了不起,誰都有犯錯的時候,而且對這種錯,有時可以用孔乙己的“竊書不算偷”來自我安慰一下。道個歉,下次改正,有那麽難嗎?反過來,用低劣的手段去報複指出自己錯誤的人,則是遠比抄襲、剽竊本身更惡劣的事情。

打個比方,克林頓和波拉瓊斯以及萊文斯基偷情,錯,毫無疑問。但是克林頓被揭露之后,報複揭發他的人,並阻礙司法,則是更嚴重的問題,也是導致國會要彈劾他的原因。“156們”的聯名信,雖然一點都不犯法,但這種打着“為學術打假”“追求正義”的旗號而報私仇,比克林頓的冒着巨大風險幹預司法在道德上更低一個檔次。

●質疑“星星”,為何放過“太陽”

第六,如果“156們”真的對一個新華社小記者的一篇並沒有發表的碩士論文涉嫌抄襲的問題那麽較真兒的話,那麽他們是否應該用同樣標准質疑名氣、影響力都遠遠、遠遠大于劉菊花的韓寒?韓寒的名氣和影響力跟劉菊花比,簡直是太陽跟星星的差別!如果質疑滿天星鬥中的一顆“星星”,卻不質疑那唯一的“太陽”?這叫什麽標准?僅僅這一點,難道不是在摧毀這“156們”自己的信譽嗎?

更何況,韓寒的問題和劉菊花性質和程度上都完全不同,劉只是一篇論文涉嫌抄襲,而韓寒是涉嫌撒彌天大謊。劉的論文沒有發表,如有抄襲,只是損害她個人。她從中所獲,也就是個碩士學位。而韓寒如果是“謊言”堆出來的話,那麽他的不上學、不念書卻能成為“天才文學少年”的神話、謬論會影響(已經影響了)多少青少年?而且如果是靠他人代筆來制造天才作家的“偶像”形象,則涉嫌商業欺詐。對如此這般路人皆知的道理,“156們”真不知道嗎?

這封聯名信說劉菊花這件事“關系到……人文社會科學界乃至整個中國學術界在海內外的學術信譽”。且不說這高帽戴得文盲都會笑了,劉菊花自己也曾說“像我這種小螞蟻遍地都是”,如果“小螞蟻”都關系到了中國在海外的學術信譽那種地步的話,那麽登上《時代周刊》風雲人物榜、得到CNN專訪的韓寒,他的信譽又是嚴重到什麽程度的問題呢?大概不只是中國人的信譽,如果外星有人,他不是把整個地球村人的信譽都徹底毀了嗎?對如此嚴重的問題,“156們”不僅不管了,甚至明顯用打“方舟子妻”來袒護嘛。這真是一件像滑稽劇一樣的事情。

●呼籲打假信,本身就不實

第七,這號稱“海內外學人”的156名簽名者中,海外的只有10人,還不到7%,明顯太“虛”了點嘛。呼籲“打假”的公開信,本身就不實,不也令人搖頭嗎?而且他們的“頭銜”有多少含金量,我也懷疑。比方說那個“旅美作家曹明華”。我在美國寫作了二十多年,從來都沒有聽說過有這麽個華裔作家,他的作品都在哪裡?還有一個在哪裡都查不到的“全美貿易公司”的總經理。另外這些所謂的“學人”們中,還有什麽攝影師之類,也不知怎麽定義“學人”的?識字的都算學人?拉人壯膽也不至于到這種地步吧?

我完全不反對任何人打假。在中國這個全世界最大的造假基地,有156個方舟子也頂多只能打掉冰山一角。但是,像這“156”的行為,明顯不是打假,而是高舉打假的正義大旗,在“反打假”,在群起攻擊一個“單挑”出來打假的人。說句俗話,有種的,你們都出來單挑。一對一去跟方舟子戰鬥。像目前質疑韓寒的所有人,都是單挑出來的!

面對一個很有可能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巨假”韓寒,質疑者們都沒成幫結伙聯名上書。而“156”對一個毫無名氣和影響力的小人物卻怯懦到要這麽手牽手取暖才敢出來,即使沒有上述那些嚴重的劣,也太寒碜了!

2012年3月5日于美國

2012-03-0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