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敘利亞人民書寫壯麗的歷史

曹長青



從突尼斯到埃及,再到利比亞,中東的“茉莉花革命”不斷開花結果。但在敘利亞,卻遇到空前的阻力,阿塞德政權用坦克大炮鎮壓人民的反抗。據統計,過去10個月,就有5400名敘利亞人被殺害,平均每天死18人。

面對阿塞德如此屠殺自己的人民,美國等西方國家在聯合國提出,國際社會有必要使用武力制止敘利亞的屠殺,但這個議案卻遭到俄國和中國的否決。

俄國和中國所以這樣做,並不是常見的經濟利益,而更多是政治原因。俄國並不需要敘利亞的石油,它本身是世界石油輸出大國(僅次於居首的沙特阿拉伯),它要的是敘利亞的存在帶給它的懷舊感:阿塞德的父親當年按蘇聯模式建立了敘利亞的軍隊、工廠,包括情報系統等等。今天俄國人看敘利亞,就像看自己的孩子,有心理上的親切感。另外,俄國通過動用否決權,可以再次顯得像個“大國”,起碼給他們自己這種虛幻的光榮。

最近,俄羅斯賣給了敘利亞36架戰鬥機(價值5.5億美元),使阿塞德政權更有了屠殺自己人民的武器和資本。

恐懼“花香”飄進中國

中國否決聯合國議案,跟俄國大同小異,也是意識形態考慮。但中共跟敘利亞的蘇聯模式沒有關係,北京恐懼的是中東的茉莉花革命之風,吹醒中國人對民主自由的渴望,吹毀中國的專制城牆。中共希望保住敘利亞,阻止茉莉花在中東遍地開花,“花香”飄進中國。

中國支持大馬士革,不僅拿不到那裡的石油,還會失去“阿拉伯聯盟”的石油保障,因該聯盟曾承諾,如中共不動用否決權,他們將向中國提供更多的石油。但一向算政治賬的北京政權,寧可中國失去石油,也不要失去(統治中國的)權力。當年支持利比亞的卡扎菲就是同樣原因,冒着利比亞革命成gong後不給中國石油的險,也要力挺卡扎菲,阻止茉莉花革命在那裡開花。

面對俄、中就敘利亞問題動用否決權,美國媒體上有強烈的呼聲,呼籲奧巴馬像當年克林頓總統解決科索沃問題那樣,率領北約直接軍事干預,制止敘利亞的屠殺。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的黎巴嫩裔專家、“伊斯蘭和國際秩序”項目共同主席阿賈米(Fouad Ajami)在《華爾街日報》撰文呼籲,美國應以“科索沃模式”解決敘利亞的人道危機。

選掉奧巴馬是“雪恥”

但對這種呼籲,奧巴馬政府無動於衷。阿賈米在文章中也承認,高調從伊拉克和阿富汗撤軍、對中東茉莉花革命反應冷漠的奧巴馬,沒有克林頓那種guts。而實際上,奧巴馬缺乏的是向世界傳播自由的理念,沒有這種理念,談什麼決心和膽量。這位一心嚮往社會主義的美國首位黑人總統,只有一種膽量:對內,全面推行大政府、高稅收的社會主義政策,對外,到處代表美國道歉,向獨裁者和強人們低頭哈腰甚至擁抱。

中東人是不幸的,在茉莉花革命之時,卻趕上美國是個自卡特總統以來最軟弱、最無能、最無道德勇氣的奧巴馬執政。突尼斯革命時,奧巴馬政府無動於衷。成千上萬的埃及人湧進解放廣場要求獨裁者下台時,奧巴馬的國務卿信誓旦旦說,穆巴拉克是我們的盟友,他的政府是穩固的。勇敢反抗的利比亞人被血腥鎮壓時,奧巴馬躲在白宮不敢吱聲,最後是英法兩國挺身而出,支持利比亞反抗者,奧巴馬才不得已表示提供軍事協助。一向被視為自由世界領袖的美國,自二戰以來,第一次放棄了旗手的職責和形象,被評論家稱為“美國的恥辱”。所以美國人說今年11月份的總統大選,選掉奧巴馬是“雪恥”!

“政治正確”救了科索沃

當然奧巴馬不敢採取行動,還跟美國精英們的輿論有關。當年克林頓敢對塞爾維亞的米洛舍維奇政權動武,轟炸南斯拉夫,是得到了美國左派媒體的鼎力支持。像左翼旗艦《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安東尼.路易士(Anthony Lewis),雖是同為左翼的克林頓的思想戰友和政治啦啦隊,但面對科索沃問題時,他卻連篇累牘在專欄中痛斥克林頓膽怯、不敢繞開聯合國領銜北約對南斯拉夫採取軍事行動。路易士的專欄最能體現左翼媒體的政治正確:表面是在南斯拉夫和科索沃之間選擇,背後還有支持穆斯林(科索沃八成人口是穆斯林),而不站在跟美國自身相同的白人基督教背景的南斯拉夫一邊。這種選擇,最能展示西方左派熱衷佔據道德高地的傾向。最後克林頓就服從了這種政治正確。於是科索沃人民撿到了一個幸運。

但今天在敘利亞,就沒有這種背景,左派們也沒有了當年那種要佔據道德高地的政治正確狂熱。而右翼保守派,則有另一種誤區,總是擔心中東的“穆巴拉克”等強人消失了,伊斯蘭的“兄弟會”等激進組織會佔領政治真空,所以他們也對結束那裡的“阿塞德們”統治缺乏熱情。這是中東茉莉花革命發生以來,美國的左右兩翼都缺乏強烈支持和熱情的重要原因。

阿賈米甚至悲哀地提到,所謂“新崛起的大國——印度,巴西,南非,也都道德遲鈍(Moral Obtuseness),選擇跟大馬士革的殘暴政權站到一起。”歷史以來跟敘利亞關係緊張的土耳其,也只是向敘利亞反抗者提供“虛假的承諾”,阿賈米甚至毫不客氣地說,美國的反應也是如此相像的“可恥”。

有勇敢人民,就有自由前景

現在採取行動的是歐盟,通過決議,要求阿塞德下台。英國和法國又是聯手,向大馬士革提出同樣的強烈要求,並進一步凍結了敘利亞官員在歐洲的資產。但是,離開軍事援助,敘利亞的反抗者跟阿塞德的軍力相差太懸殊,幾乎就是眼睜睜地被屠殺。

如果奧巴馬總統有一點道德勇氣,起碼可以採取利比亞模式,建立空中禁飛區,進而空中轟炸那些阿塞德派去屠殺自己人民的軍隊和坦克群等等,起碼給予敘利亞人民心理上的支持,讓那些勇敢的人民感覺到,世界在關注他們,道義在他們一邊,他們會贏得最後的勝利!

電視畫面上那些敘利亞人民冒着鎮壓的炮火和子彈勇敢反抗的場面,感動和激勵着世界上所有仍被奴役的人民,告訴他們,自由是靠自己的努力爭取的;外界的援助是渴望的,是需要的,但不是先決條件,更不是靠等待和祈求就能得到的。從突尼斯到埃及,從利比亞到敘利亞,都在印證着一件事:有什麼樣勇敢的人民,就有什麼樣自由的前景!突尼斯成gong了,埃及趕走了獨裁者,利比亞處決了卡扎菲,敘利亞人民也一定會獲得最後的勝利,那將是中東最震撼人心的時刻之一,更是人類爭取自由的歷史中偉大的一頁!向勇敢的敘利亞人民致敬!

2012年2月18日於美國

——原載《看》雙周刊2012年3月

2012-03-0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