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新疆三光政策﹕吃光,搶光,分光」——新疆系列報導7之5

曹長青

新疆的面積是中國的六分之一,相當於44個台灣,地下有豐富的石油等資源。但據北京官方資料,今天中國的25個貧困縣,有20個在新疆。

“共產黨總說是我們的大救星,可是他們已統治了新疆半個世紀,還沒有解決水、牧草和吃飯等基本問題。” “東土民族中心”執行主席阿不克力木說,“中共在新疆實行掠奪資源的政策,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佔了最好的地,最肥沃的牧場,最有利的戰略位置,以及水源。同時還負責鎮壓當地人的分離運動。”

在五十年代初建立的幾乎全部是漢人的240萬人的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編制有11個師,180個團,駐守在新疆每個主要城市附近。阿不克力木在《烏魯木齊晚報》做記者時,一次曾到自治區政府信訪處察看“群眾來信”,六個月中來的五百多封信中,絕大部份都是當地維族人抱怨建設兵團強佔了他們的土地、牧場或水源。

“美國人佔了印地安人的土地,把它發展成一流的國家;英國人佔了香港,把它建成繁榮的港口,但中國人佔了東土,卻以最快的速度消滅這個民族,把資源搶光,把那裡變窮。”一位剛到達伊斯坦布爾三個星期的原烏魯木齊維族教師說,“現在新疆失業的人越來越多,我們把‘下崗’叫‘下維’,因為新疆人失業的多,而漢人不僅有工作,還大批從內地涌進。”

隨著經濟發展,新疆像內地一樣,稅收種類越來越多。據官方《新疆法制報》報導,新疆的各種雜稅,加起來有37種,其中還有“天氣預報稅”,什麼時候下雪下雨也收稅。

很多老一代的維族人,感嘆現在新疆人的生活水平還不如三十年代。新一代的維族人,現在伊斯坦布爾一所大學攻讀食品學碩士的艾合買提(Ahemat),則抱怨他的家鄉和田太窮了,“和田地區的人都要窮死了,全年人均收入才50美元。”

北京的中央政府也想改變那裡的貧窮,開始接受聯合國和世界銀行等機構的貸款和援助。但很多款項都被北京以及新疆的層層官僚機構侵吞。

兩個月前從烏魯木齊到達伊斯坦布爾的阿以仙木,原是新疆自治區婦女聯合會幹部,她所在的城鄉工作部負責外國的貸款和援助項目。她在接受採訪時說,僅他們的這個處每年就掌管十至十五個外國援助項目,處長和她私下從這些項目中扣掉5%的“管理費”裝進了自己腰包。

“僅加拿大對新疆的一個援助脫貧項目,每年就是30萬人民幣。”但她強調說,“我們吃的只是小頭,其他部門更貪,膽子更大。”

畢業於北京農業大學、今年28歲的阿依仙木回憶,1997年,聯合國經濟開發署負責援助項目的三名官員到新疆考察,準備提供脫貧援助款。阿依仙木作為中國方面的官員負責接待他們,領他們參觀了和田地區墨玉縣薩依巴格鄉的一戶貧困家庭。

“三名聯合國官員在那個牧民家裡竟哭了起來,因為他們無法相信當地人竟貧困到如此地步。”穿著維族人傳統服裝的阿依仙木帶著悲涼的語調說,“那家夫妻和五個孩子擠住在一個大土炕上,沒有炕席,只有薄薄的一塊布,七個人盖一個被子。全家人窮得每天只能吃上一頓飯。”

聯合國的官員當場決定援助這個鄉,幫助它脫貧。“聯合國的援助款是170萬美元,但經過北京中央政府、新疆扶貧辦、和田地區扶貧辦和墨玉縣扶貧辦,到鄉上時,已被層層扣留侵吞。而且都是巧立名目,”阿依仙木說,“例如,要先成立項目研究專家組,在新疆自治區一級,就有婦女事業專家,牧業專家、農業專家等近十人。每人每天工資是100元人民幣。”阿依仙木就以“婦女專家”身份被抽調到這個專家組。她在“婦聯”的基本工資是每月190元人民幣,而她在“專家組”工作兩天就收入200元。這個專家組“研究”了三個月。

170萬美元的援助款到達墨玉縣的薩依巴格鄉時,只剩下了120萬人民幣。但這筆錢也沒有用在當地窮人身上。墨玉縣政府一個官員私下告訴阿依仙木,他們把這筆錢貸給了鄉上的一個富裕農戶,要他開辦瓷器廠。結果這個瓷器廠開辦不久就宣佈破產了,錢也沒有還給政府。有消息說,這是以“破產”的方式,鄉裡幹部和那個“富裕戶”合伙貪污了這筆錢。

“對這些事,中國政府並不是全不知情,但只要我們不反對政府,不搞‘分裂’,腐敗一些,沒有什麼麻煩。”以探親名義到達土耳其的阿依仙木說,“現在新疆經濟這樣落後,但當局不抓經濟,口號是穩定第一,抓穩定,鎮壓東土人的分離運動。只要我們說錯一句話,就是‘民族分裂份子’。”

“現在新疆的幹部,不論漢人,維族人,還是其他什麼民族,人人趁機貪污腐敗,利用權力,往自己口袋裡撈錢。”阿依仙木最後說,“他們私下的口號是‘三光政策’:吃光,搶光,分光。”

(載台北《自由時報》1999年10月24日)

2009-07-0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