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活在墮胎刀和原子彈之間」——新疆系列報導7之4

曹長青

新疆雖然稱為“自治區”,但事實上完全由漢人統治。雖然「自治區政府」主席是維族人,但他的級別和自治區其他五個機構的領導人——「人大」主任;「政協」主席;紀檢會主任;新疆軍區司令;生產建設兵團司令——是一樣的。這六個部門的領導人都是「中國共產黨新疆自治區委員會」的副書記,加上一名書記,這七個人組成新疆的最高權力機構。在決定重大事情時,「自治區政府」主席在七人委員會中只有一票;不僅其他六個機構的領導人大多是漢人,而且最終做決定的是「自治區黨委書記」,他是新疆的「沙皇」。從中共四十年代底進入新疆時的將軍王震,到後來「中共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王恩茂、宋環良,以及今天的王樂泉,都是漢人。

這樣一種權力結構,使新疆人對漢人統治者的任何政策,都不能,也不敢說「不」。例如,和在內地一樣,中共在新疆也推行計劃生育政策,雖然允許新疆人比漢人多生一個孩子,但新疆人仍然痛恨這個政策。因為新疆人的傳統是喜歡有很多孩子。「東土民族中心」執行主席阿不克力木是全家十個孩子中的老八,他的在烏茲別克斯坦定居的大姐,也是有十個孩子。

「我有兩個女兒,我想要個兒子,但當局說,你破壞計劃生育,要罰款。」阿不克力木說,「我說認可罰款了,但領導說,還要開除黨籍。我說認可開除黨籍了,單位組織了對我的批判會,逼迫我改變態度。後來我妻子只好去墮胎,做過兩次,差點喪了命。」

五年前阿不克力木到了伊斯坦布爾,才如願以償,有了第三個孩子,而且是他期望的兒子。維族人雖然可以比漢人多生一個孩子,但生育是有「指標」的,一對男女結婚之後,要等三年或四年,得到當局配給的生育指標後,才可以生孩子。「對於沒有指標就生育的,當局一次罰款是三萬元。對沒有錢的牧民,要拆他們的房子,把牛拉走。」阿不克力木說他們「東土民族中心」經常收到從新疆轉碾寄來的信件,講維吾爾人被強迫墮胎的事。

有一封信說,在阿克蘇地區土克蘇縣烏干鄉,28歲的維族妻子尼亞杉木懷孕8個半月了,但當局說她沒有「生育指標」,縣裡的計劃生育主任哈力前木和三個民警,把她強行帶到醫院,剖腹墮了胎,把嬰兒扔到了醫院後院的一個大坑裡。

尼亞杉木的丈夫在醫院外等到天黑無人,到那個坑裡想把孩子尸體拿回來,因為按照穆斯林風俗,必須埋葬。但他到達時,嬰兒尸體已經被狗吃掉了。

尼亞杉木再次懷孕後,東躲西藏,怕被當局抓住。但當她快生產的一個晚上,不幸又被計劃生育的幹部抓獲了。她被帶到醫院等待墮胎手術時,乘幾個看管她的人去飯店吃飯時,她設法逃跑了。她在附近山上的墓地裡藏身,後來在那裡生下了她的女兒。

據「東土民族中心」獲得的統計資料,僅1991年,尼亞杉木所在的土克蘇縣,就有846名維族女性被強行剖腹墮胎,因懷孕月份太大,其中很多人因此喪失了勞動能力或得了精神病,17人死亡。

同一年,在和田地區喀什縣,當局派出計劃生育幹部432人,結果被抓獲強行墮胎的有一萬八千七百六十五人,其中百分之五十以上是維族女性。

「除了北京有意用計劃生育降低維族的人口外,在新疆進行的核試驗,嚴重危害了當地人的健康。突厥人活在墮胎刀和原子彈之間。」「東土民族中心」主席貝肯說。

中國迄今進行的46次核試驗,都是在新疆境內進行的。1995年8月17日在新疆羅布泊附近進行的原子彈試爆,據官方公佈的資料,威力相當於當年廣島原子彈的十倍。

在新疆著名的第一淡水湖博斯騰湖附近的一個叫「馬蘭」的地方(地圖上沒有這個名字),是中國人的秘密核子基地。該基地距離附近蒙古人和維吾爾人居住區只有十公里。

在新疆出生、長大的蒙古族學者、現在紐約哥倫比亞大學東亞研究所做訪問學者的巴赫(Bache)說,他曾去過馬蘭那一帶考察,發現核試驗場附近的樹皮和樹葉都脫光了。當地醫院院長告訴他,附近居民中毛髮脫落和患皮膚病的特別多;血液病變的患者數量是其他地區的五到六倍;兒童、婦女患白血病、喉癌的人數直線上昇;孕婦早產和畸形兒出生率也急劇增加。巴赫的兩個弟弟都居住在這個地區,不久前突然患一種誰也說不清楚的病而相繼死亡。

現在美國研究清除核污染的阿雷柏克(Ken Alibek),是八年前從俄國逃出來的,他原是「蘇聯原子彈細菌儲存中心」專家。他在1992年發表的《生物危害》(Biohazard)一書中披露,當年戈巴契夫曾指示他們的研究所提出帶細菌的原子彈計劃。結果他們的研究發現,在新疆馬蘭的原子彈試爆場附近,出現了在非洲也沒有過的兩種艾滋細菌ebola和marburg。它說明中國在八十年代就開始了帶細菌的原子彈試驗。

八十年代開始的五年,新疆南部連續發生了流行病,很多人死亡。沒有人知道到底這是什麼病,只好按年份排為「一號病」,「二號病」,最後乾脆稱之為「無名病」。

「我們新疆的很多醫生都被抽調到那個地區幫助治療,」一位不願公開名字,原在烏魯木齊市醫院工作、現在伊斯坦布爾的45歲的維族女醫生說,「北京也調去了上千醫生,趕到那裡搶救。」她悲哀地說﹕「我們東土歷史上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病。」

(載台北《自由時報》1999年10月14日)

1999-10-1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