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我們進行的是復國運動”——新疆系列報導7之2

曹長青

隨著蘇聯帝國的解體,中亞有六個突厥語系國家獲得獨立,加上土耳其,目前聯合國已有七個突厥語系國家,全球有突厥人近三千萬。這種外部的變化,更加刺激了同屬突厥語系的新疆維吾爾人的獨立意識。

而新疆獨特的歷史,更是東土人要求獨立的根據。“我們不是要求獨立,而是要復國。”“東土民族中心”執行主席阿不克力木說,“因為歷史上我們一直是個獨立的國家,現在被中國人佔領了。”

雖然中國政府絕不接受這種歷史觀,但中國人編寫的歷史書《唐書》記載的史實卻接近阿不克力木的說法。有著幾千年歷史的新疆,也像中國一樣,經歷過昇起、衰落。在中國南北朝時期,突厥帝國興起。後來維吾爾族人打垮了突厥帝國,建立了回紇帝國,《唐書》稱之為九姓回紇,即由九個維族人部落組成一個帝國。回紇軍隊曾幫助唐朝皇帝平定“安史之亂”,東土人至今對此津津樂道,並因此為證,新疆歷史上不僅是個獨立的國家,並曾幫助過中國人。

經過不斷的戰爭,十八世紀末清朝將領左宗棠率大軍進疆,打敗了維族人。1884年,即中英鴉片戰爭之後44年,清朝正式在西域設省,取名“新疆”,即新征服的疆土。

但新疆人的反抗不斷。1937年,維族人在南疆起義,成立了“伊斯蘭共和國”。但很快被後來成為蔣介石的國民政府農業部長的當地軍閥盛世才鎮壓。1944年維族人在新疆北部再次起義,成立了“東土耳其斯坦人民共和國”。

“我們的軍隊收復了除烏魯木齊之外的所有新疆北部的土地。但共產黨用欺騙的手段,解除了我們的武裝。”當年曾參加和進攻新疆的共產黨將軍王震談判的東土軍隊代表之一、今年89歲的巴拉提.阿吉(Berat Haci)在土耳其的伊斯坦布爾回憶說,“當時王震說,新疆是獨立的國家,但是現在我們要聯手先打敗國民黨。將來你們要自治還是獨立,我們都會同意。因為列寧主張民族自治,只要人口超過一百萬,就可以自治或獨立。我們是共產主義者,一定會執行列寧的這些指示。”東土軍隊在這種承諾下允許中共軍隊和平進疆。

五十年代中期,中共在新疆成立了自治區,隨後對不滿漢人統治的當地人進行鎮壓。“當時新疆分成十個區,其中八個區每個區抓了七萬人,另兩個區各抓了三萬人。”阿吉回憶說。共產黨的種族鎮壓政策,使維族人獨立的夢想完全破滅。

今年35歲,在安卡拉的土耳其國立哈契泰大學歷史系任講師的艾爾肯博士(Erkin Ekrem)說,“在北疆成立的東土人民共和國所以被打垮,還因為當時東土政府的五位領袖都被謀殺了。”

九年前從新疆來到土耳其的艾爾肯是對這段歷史有深入研究的東土學者之一。他回憶說,當時東土耳其斯坦共和國主席阿合買江、軍隊總司令德力力漢、副司令伊沙克白克、外交部長阿布都克里木等五人受邀去北京參加談判,但中共要求他們經蘇聯的阿拉木圖(現哈薩克斯坦首都)轉機到北京。飛機從阿拉木圖起飛不久就失事,五人全部遇難。艾爾肯說,“實際上這五位東土領袖是被斯大林抓到莫斯科殺害了。一位當時參與拷打這五個人的克格勃人員在蘇聯解體後於一家雜誌上發表過文章披露了這段秘密。這篇俄文文章被譯成維文,很多人都看到了。根據這篇文章提到的線索,東土流亡者還特意前往莫斯科,找到了當時參與這個事件的一位前克里姆林宮醫生。這位醫生說,這五個人被關在原來沙皇的馬廄裡,在那裡被處決。”

五位領袖遇難,激怒了維吾爾人。伊寧的東土共和國軍炮兵團長熱河曼諾夫下令,殺死所有當地的中國人。阿吉先生回憶說,“包括士兵和居民在內,中國人死了七千多。後來中共軍隊進來鎮壓,三天後把熱河曼諾夫打死了,他手下的1200士兵也被打死或關押。”

對維吾爾人這樣的經歷,很多土耳其人,包括學者和政府官員,不僅同情,而視新疆是他們土耳其人的發源地,連土國政府的官員們都稱呼新疆是他們的“祖國母親”。他們認為後來西征到達土耳其的突厥人來自新疆,因此他們稱呼新疆為東土耳其斯坦。

突厥族人的族裔意識,使東土人的處境深受突厥國家的同情。五位東土領袖遇難之後,另一名東土人領袖艾沙.尤舒夫.阿布泰金(Isa Yusuf Alptekin)逃到了土耳其。這位東土獨立運動的發言人深受土耳其朝野尊敬。1995年,94歲的艾沙在伊斯坦布爾去世時,土耳其朝野政黨領袖都出席了他的追悼會,參加吊唁的民眾近百萬。艾沙被葬在土耳其兩位前總統的墓地旁邊。土耳其政府還在伊斯坦布爾建立了一座艾沙紀念公園,並在園中樹了一面東土旗幟。東土國旗和土耳其國旗都是一個月牙,只是底色不同,東土為藍色,土國為紅色。

對於土耳其人和東土人的關係,伊斯坦布爾大學經濟學教授、“突厥世界研究基金會”主席土爾漢.亞茲干博士(Turan Yazgan)說,“我們土耳其人和維吾爾人是同種同祖,這不是我們劃分的,這是真主的旨意。現在全世界有兩個地區的突厥人還沒有自由,一個是在伊朗北部,一個是中國的東土人。我們有責任幫助他們。”

(載台北《自由時報》1999年10月12日)

1999-10-1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