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歐元是2012全球最大威脅

曹長青



全球股市大幅波動的2011年結束了。中國的龍年光臨,會不會帶來龍年大吉呢?美國有百年歷史的老牌智庫“外交關係協會”(CFR)屬下“預防行動中心”最近發表一份由三百多名官員、學者、記者及政策分析師匯整出的報告,預測2012年對美國的十大威脅,其中包括沙特阿拉伯的政治動盪、美國與巴基斯坦的衝突等,但首推是歐元危機,被視為對美國的頭號威脅。

“歐元”為什麼會威脅美國?在過去的這一年,人們已經領教過了,一個歐元區的小小的希臘,就把世界經濟牽累到一片哀號!更令人擔憂的是,歐元區17個成員,很多都有這種“症狀”,尤其是葡萄牙、愛爾蘭、希臘、西班牙(這四國英文字頭合為pigs,戲稱“豬國”),可謂同病相憐,如“四豬”一起發作嚎叫,全球股民更會膽戰心驚,喪失信心而不敢投資。

在歲末之際,歐盟採取了三項較大的措施試圖舒緩危機,一是給予希臘拖欠歐盟的債務減半,類似於美國奧巴馬政府的“救市”;二是增強歐洲金融穩定基金一萬億歐元,以對經濟“救火”;三是集資2750億美元注入“世界貨幣基金”,準備一旦“四豬”都發作以“援救”。

但不要說四豬發作,只是其中一個希臘,其國民生產總值(GDP)才三千億美元,只相當於通用汽車對美國,都把世界股市衝擊得七上八下。如果西班牙和葡萄牙也“發作”,這兩國經濟規模一萬六千億美元(是美國的九分之一),這兩個“牙”,就能把世界經濟咬得遍體鱗傷。

為什麼幾個歐洲國家的經濟有這麼大的影響?甚至被全球最大經濟體的美國視為“頭號威脅”?因為它們不是單獨國家,而是統一貨幣的“歐元區”成員,這些國家相互連結(主要通過貨幣),連鎖反應,一損俱損。一國感冒,全體歐元區發燒,進而傳染整個世界經濟。

歐元區17國的經濟水準參差不齊,不僅國民生產總值不同(葡萄牙是西班牙的七分之一),南北歐的國民收入更是差別巨大。不要說南歐國家的人均收入遠低於富裕的北歐,西班牙的人均收入,都低於歐元區平均水準的7%。

但為什麼要組成歐元區,這不是自找煩惱、人為製造災難嗎?這有歷史原因。主要跟熱衷歐元區的法國有關。法國人歷史以來有一種“一統”“一致”“整體化”的精神狀態(mentality)。這種“團結一體性”(Unity)當年就害苦了法國,今天又在鬧世界。

近代人類有兩場革命影響巨大。一是美國革命,推翻英國殖民統治。一是法國大革命,推翻路易十六王朝。兩場革命前後腳爆發,只差13年。美國國慶日是7月4日(發佈《獨立宣言》日),法國是7月14日(攻佔巴士底獄日),只差10天。所以有歷史學家稱之為“姊妹革命”。

但兩場革命的結局卻完全不同,美國由此建立了民主憲政,成為人類最富有、強大的國家,更是自由世界的旗手。而法國大革命則製造了恐怖,用斷頭台濫殺無辜,成為人類最血腥殘忍的一頁。

兩場革命所以結局不同,有很多歷史文化等原因,但跟當時美法兩國的知識精英的理念不同有直接的關係。美國人追求的是個人權利,法國人熱衷的是“國家整體性”。美國重點放在“個人”,法國重點放在“人民”。一個是單數,一個是複數,結果就大相徑庭。

例如美國《獨立宣言》強調的是個人的三大權利: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權利。並用“天賦”加以保護,使任何力量都不可剝奪。《美國憲法》核心是“限制政府權力”,後來被列為《憲法》前十條修正案的“人權法案”,更是明言怎樣限制政府權力,包括明令政府不可建立國教,國會不可立法限制言論和新聞自由,士兵不可擅進私宅,甚至對嫌犯“保釋金”不可過高都有限定。

從這種保護“個人權利”的原則出發,美國建國之父們強調,政黨、派別、反對派存在的合理和必要性;不可“統一”人的想法;他們甚至提出“政治吵鬧” (tumult)必要論。美國憲法主要起草者麥迪森把16世紀義大利理論家馬基維利的“政治吵鬧不僅是政府之外的力量,甚至就是政府本身。沒有政治吵鬧,就沒有政府”等原則精神納入了憲法。他們一再凸現個體、重視人的不同性;認為“不同”才是正常的、健康的;而“群體、統一”才是可怕的。

諾貝爾經濟獎得主羅伯特.蒙代爾所以曾說“當代最偉大的事情是美國的崛起”,就是因為美國確立並證明了:充分尊重個人,保護個體權利,承認意見衝突,政治吵鬧是政府本質,是必不可少的部分,拒絕大一統和整體化等,這些價值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但當年法國卻完全相反。羅伯斯庇爾等雅各賓們,強調的是“國家”和“人民”,提出法國“整體”(Unity)不可分割性,把“國家民族”作為最高原則。結果任何不同的聲音,任何政治反對派,甚至後期即使有人對革命不積極、不熱情,都被視為“國家的叛徒”“人民的敵人”而被送上斷頭台。

法國大革命是人類最壞的一場政治試驗。後來的俄國十月革命,中國的共產革命,全都是這個模式,以人民的名義,國家的名義,群體的名義,剝奪個人的權利,摧殘每一個體,建立暴政。美國革命和法國大革命,其本質是個人主義(individualism)Vs.集體主義(collectivism),是憲政和專制的選擇,是人權和暴政的區別。

法國人從大革命開始,自相殘殺(後有拿破崙的對外征服和殺戮)了85年之後,才建立了被視為差強人意的“第三共和”的憲法。後來又制定過幾部憲法,並有多次修改。而美國憲法,從制定後,除了增加27個修正案(其中前10個是一次通過的權利法案),其他都沒有動過。就是因為,美國憲法的核心,是保護個人權利,限制政府權力。這個基石是堅固的,穩定的,符合人的本性,成為憲政民主的的立國之本。

今天歐洲又在法國的牽頭下,在為了“統一歐洲大陸”而發動了兩次世界大戰的德國支持、聯手下,弄出這麼個要經濟統一歐洲的“歐元區”怪獸,它時而露一下猙獰,就把世界股市震碎幾根筋骨,而股市是牽動經濟發展的命脈,經濟又直接關係到地球上每一個人的安身立命。

這就是為什麼美國人像當年恐懼、厭惡法國大革命一樣,把歐元危機,視為當今世界超過恐怖主義最大的威脅。因為面對這種威脅,即使經濟實力最強大的美國,也不僅拿不出對付恐怖主義時那種優勢,更時刻有自己也栽進去的危險。這一切的禍根,是“大一統、集體主義”的思維,是社會主義道路。

——原載《看》雙週刊2012年1月

2012-01-2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