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南韓寡婦和美國醜男

曹長青



2011年是值得慶賀的一年,兩個獨裁者喪命:利比亞的卡扎菲被擊斃;北朝鮮的金正日一命嗚呼(跟卡扎菲同是69歲)。世界少了獨裁者,就多了自由的可能,真是大快人心!

卡扎菲被抓獲後打死,有西方左派提出程序問題,但正如《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克勞翰默(Charles Krauthammer)所說的,卡扎菲這樣被擊斃都死有余辜,因在他統治下,無數利比亞人被殺害,他是國際社會公認的“瘋子”。

北朝鮮更是一個屠宰場,金家父子王朝造成大規模死亡。據前英國《衛報》記者貝克爾(Jasper Becker)的專著《流氓政權——金正日和北朝鮮的迫切威脅》,平壤的人為政策造成的饑荒,其災難程度超過波爾布特時的紅色高棉、斯大林時的共產蘇聯,以及六十年代毛的中國。北朝鮮有300多萬人餓死,占其人口的15%!

任何人敢對金家王朝不滿,就遭殘酷鎮壓。據從北朝鮮逃出的姜哲煥的自傳《在北朝鮮古拉格十年》,有20萬政治犯在北朝鮮的古拉格被迫害致死。

但與此同時,北朝鮮獨裁者的驕奢淫逸卻世界聞名:金正日擁有100輛進口豪華轎車;一大群美女侍從;他花1500萬美金把美國摔跤手“進口”到平壤給他表演;他的酒窖藏着一萬瓶法國的名牌葡萄酒;他想吃塊披薩餅,把意大利的名廚用飛機運過來做。

金正日死後,北朝鮮人那種哭天抹泪、甚至嚎啕得死去活來的樣子,除有表演成分外,更多是被洗腦得成了“金教”的瘋狂信徒。那種場面中國人最熟悉,因為毛澤東死時,很多中國人就是那麼嚎的,那是誰哭誰革命、不想哭也得裝的時代。

不要說北朝鮮人,就是當年被金家王朝從日本國土綁架到北朝鮮的日本人,經二十年洗腦後被救回日本時,幾乎像“外星人”;他們回到東京時,胸脯上都戴著金正日像章,並說自己是“北朝鮮人”。他們不知道什麼是CD,沒見過手機,更不懂電腦網路,但知道要忠於“偉大領袖”金正日。這還是日本人呢(都是青少年時被綁架到平壤的),可想而知那些被封閉了一輩子的北朝鮮人,真可憐死了!

北朝鮮人為“金偉大”慟哭,可以理解。可生活在外部世界的人,如果也哀悼金正日這種屠夫,就絕不可寬恕,因為這種行為已使他們成為邪惡的幫兇!

本身就是邪惡一部分的胡錦濤,帶中共政治局全部九名常委傾巢出動,到北朝鮮使館弔唁金正日,當然屬意料之中:大流氓要為小流氓撐腰——不僅在物質上提供80%北朝鮮的燃料和糧食,甚至在精神上加持。胡錦濤幾年前公開說,中國要向北朝鮮學習!要學習一個全世界最貧窮、最封閉、最暴政的國家!這話只能出自卡扎菲式的瘋子之口。

獨裁者都瘋也不奇怪,而自由世界的人裝瘋賣傻,就比獨裁世界的可憐蟲更可恨。這些可恨的邪惡幫兇中,一個是前南韓總統金大中的遺纂A一個是南韓著名企業“現代集團”會長鄭夢龍的遺纂A她倆結伴專程到平壤弔唁金正日,這種舉動跟她們親北韓的已故丈夫有關。

金大中當總統時,推行所謂促南北韓統一的“陽光政策”;事實上背後是陰影動作,因為他居然匯給了金正日五億美元,以賄賂方式換取北韓同意他到平壤跟金正日舉行所謂“歷史性會晤”。隨後金大中獲得“諾貝爾和平獎”頭銜和150萬美元獎金。

金大中下台後,該事件被調查,據南韓特別檢察官宋鬥煥的報告,匯到北韓的五億美元,來自鄭夢龍的“現代集團”。金大中、鄭夢龍等七人當時因此被起訴。金大中的嫡系、總統府秘書室長朴智元被以向北韓匯款和接受“現代集團”賄賂1200萬美元罪名判處12年徒刑。

這次兩個遺蘊怜直掍h弔唁,除要引人注目、上鏡頭作秀之外,還是要完成她們丈夫的遺志,送“老朋友”金正日最後一程。

在新聞自由的南韓,對北朝鮮的饑荒、集中營死亡等都有很多報導,而北朝鮮對南韓的襲擊,在南韓家喻戶曉:從南韓民航858班機被北朝鮮特工炸毀(125名乘客和機組人員全部遇難),到江陵潛艇滲透事件(北朝鮮特種部隊潛進南韓殺人),以及北朝鮮要暗殺黃長燁(叛逃到南韓的原北朝鮮勞動黨書記),綁架南韓電影導演申相玉、崔銀姬夫婦八年,更不要說去年北朝鮮還擊毀了南韓的天安艦,造成46名南韓官兵遇難的慘劇。

金大中、鄭夢龍的遺蘊怴A對這些當然清楚,但她們卻去弔唁北韓的劊子手,所以說這兩個南韓寡婦是邪惡的幫兇,一點也不為過。

但比中國的胡錦濤們、南韓的兩個寡婦更醜陋的,是美國前總統卡特!這個自由世界最典型的左瘋之一,居然給平壤發去了唁電,悼念金正日,並諂媚那個今年才28歲、剃着近似陰陽頭的金家第三代“偉大領袖”金正恩,說他開始“領導”北韓,祝他“非常成gong”。

在聯合國,成員國元首去世,雖有要舉行默哀的慣例,但當北韓提出此要求時,美國、日本、南韓,歐盟等國家都紛紛抵制,代表退席抗議。但卡特卻主動給平壤發“唁電”,他不是迫不得已,而是心有“惡”犀一點通。

卡特當年獲“諾貝爾和平獎”時(從這個獎發給金大中、卡特、越共黎德壽,還有美國臭名昭著的政客基辛格等,就知道這個獎多麼胡來),我曾撰文《諾貝爾和平獎給了“張伯倫”》,指出“卡特不僅是美國歷史上最無能的總統之一,而且是美國有史以來對共產主義和一切獨裁者最無知、最天真、最愚昧的總統。”卡特的“親邪惡”有悠久的歷史:

卡特當年曾誇讚南斯拉夫共產黨領袖鐵托是“一個崇尚人權的男子漢。”可在當時的南斯拉夫,不要說普通人,連官至副總統的吉拉斯(Milovan Djilas)因對共產主義提出質疑,就被撤銷一切職務,關進了監獄。

卡特當總統時,更臭名昭著的舉動,是到莫斯科訪問時,當眾給蘇聯獨裁者勃列日涅夫一個“親吻”(真是噁心死人),並宣佈他要致力於結束西方“對共產主義的不應該有的恐懼。”他當然不恐懼,如果有可能,他就會把美國變成共產國家!

我一點不誇張,卡特對共產世界情有獨鐘:除了高歌鐵托,更跑去北朝鮮,當面諂媚金正日的父親、老獨裁者金日成“有智慧,有活力”。

卡特前幾年還拜訪共產古巴,歌頌在卡斯特羅領導下,古巴人民有“完善的醫療保險和全民教育”,同時在那裡批評美國。卡斯特羅則讚美卡特說,“我認為他是一個有道德的、高雅的、非常有宗教感的男子。”

這個“非常有宗教感的男子”倒的確跟伊斯蘭教的恐怖分子相當親熱。曾從事過22年恐怖分子活動(指揮殺害奧運會以色列運動員)的巴解主席阿拉法特去世後,卡特去他墓地“獻花圈”,跟今天悼念金正日一樣,表達對“邪惡”的敬意。

連美國的左派媒體大概也為卡特的離譜感到羞恥,所以對他給北朝鮮發唁電之舉,基本都避而不報。只有立場非常反共的《華盛頓時報》(Washington Times)發了報導。下面的讀者跟帖,一面倒是嘲諷、痛斥卡特,甚至有人氣得用三字經罵他,結果被網編刪除,已經看到的人回復說,“真勇敢,說得太清晰了,我已不用說什麼了。”

美國網民質問說,“卡特作為美國總統,曾宣誓捍衛美國憲法,但為什麼悼念殺害、餓死、監禁他自己人民的獨裁者金正日?”

網上的這種建議,代表了所有熱愛自由的人們對卡特的期待:“為什麼卡特不去北韓,去當那裡的‘偉大領袖’?”“有誰能知道卡特是從哪裡來的?我們好把他送回去!”

這個世界上,金正日式的瘋子們之所以還有存活余地,跟自由世界有卡特這樣的左瘋有直接的關係。西方的左傾意識形態,跟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完全(!)生長在一個根基之上。這就是為什麼,在清楚地知道獨裁者的宮殿是建立在多麼恐怖的白骨堆上之後,他們仍要去跟金正日擁抱,要去跟卡斯特羅接吻!

2011年12月29日於美國

2012-01-2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