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歐盟”和共產主義烏托邦

曹長青



從希臘經濟危機,到不久前歐盟內部分裂(英國拒絕參加歐盟“經濟條約”),都展現出“歐元區”這個硬製造出來的“統一體”與生俱來的問題,即烏托邦幻想綜合症。

歐盟最早由六個國家創立,在蘇聯解體前發展到15國;後又吸收12個新成員:波蘭,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斯洛文尼亞、馬爾他、塞浦路斯、立陶宛三國、保加利亞、羅馬尼亞。原東歐共產國家之所以紛紛加入歐盟,首先是把它視為向共產主義和俄國勢力的告別,正式融入歐洲;其次是為了提高自己的經濟能力和人民生活水準。

歐盟擁有27國成員後,從大西洋岸邊一直到俄國的邊境,連成一片,總人口達5億,是全球除中國和印度外最大的群體;其經濟產值達16萬億美元,超過美國的14萬億。

法蘭西的拿破崙帝國夢

對擴大歐盟最興奮的是法國,因巴黎多年來一直夢想有一個以它為中心的歐洲,以此奪回當年拿破崙帝國的“輝煌”。法國前總統德斯坦(Giscard d’Estaing)主持起草的“歐洲憲法”,想模仿美國的建國之父,通過一部憲法來聯結整個歐洲,成為一個“新的聯邦”。

根據這個“憲法”,整個歐盟27國作為一個新聯邦體,設立兩個永久總統位置,一個外交部長,統一貨幣,對外一個聲音。名稱有兩個選擇:“歐洲合眾國”或“聯合歐洲”。

“歐洲憲法”想模仿美國憲法的願望並沒有錯,但它完全忽略了美國和歐洲的不同。美國雖然實行的是聯邦制,但它是一個完整的國家,有統一的貨幣,統一的稅收、統一的財政,統一的軍事和國防政策,統一的外交,聯邦政府對50州在國防和外交上有絕對的主導權。而且由全民直選總統,組成中央政府,統領全國。

而歐盟不管擴大到什麼規模,都無法按一個統一國家的模式運作,因為它無法統一經濟,27國有不同的稅收標準,不同的財政預算,不同的通膨比例,不同的失業率,不同的經濟增長率。雖然歐盟中的17國統一了貨幣,使用歐元,但離開上述條件,這種統一貨幣,根本不能真正統一經濟。

簡單的一個例子,有些原東歐國家的人均收入還不到北歐國家的五分之一,這種反差巨大的經濟怎麼能夠統一?所以美國前聯儲會主席葛林斯潘曾直言,北歐和南歐國家之間的經濟收入和生活水準差距太大,歐元區這種統一貨幣方式早晚失敗。

另外,從政治上,27國各自有政府,有政黨。這個國家左派執政,那個國家右派上台,而左右兩派是根基上不同的兩種意識形態,怎麼可能在同一時期形成歐洲統一的聲音?尤其是,怎麼可能採取統一的政治、經濟政策?

像當年美國對伊拉克戰爭時,歐洲就嚴重分裂,當時東歐的10個國家和英國、西班牙、意大利、荷蘭、丹麥等18國堅定支持美國,而法國德國杯葛反對,歐洲空前分裂。即使歐洲選出兩個“總統”,就會真的對27國政府像美國聯邦政府對50個州一樣具有行政領導權嗎?根本不可能!

比聯合國更糟的“扯皮中心”

歐盟光官方語言就有22種。27個經濟高低不平、語言社會背景不同、大小不一的國家怎麼可能統一執行?

而且“歐洲合眾國”更難以解決的是大國的地位和小國的權利問題。美國用參議院來保證小州的權利(每州不論大小,都有兩席),用眾議院來解決大州的人口代表性問題(眾議院席位由人口多少產生)。歐盟的大國,德國、法國、英國,是世界七大工業國之一,都有六千萬以上的人口,而盧森堡的全國人口僅44萬,不到法國的1%。如按“歐洲合眾國”憲法草案,任何一國都對外交、軍事、稅收政策有否決權,那44萬人的盧森堡,就可否決5億人口的“歐洲合眾國”的決議。這樣的“合眾國”恐怕任何一項政策也統一不了,會是比聯合國更糟的“扯皮中心”(聯合國才有5國擁有否決權,就已經很難幹成任何事情了)。

“歐洲合眾國”的奇想,如同美國要聯合墨西哥、洪都拉斯、尼加拉瓜、海地、瓜地馬拉等所有美洲大陸的國家,成立一個“美洲合眾國”,來統一貨幣,統一稅收、統一對外政策,統一國防和軍事一樣,完全是個不可操作的烏托邦幻想。

強烈主張自由經濟的前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一直反對歐洲統一貨幣,認為歐盟是“社會福利政策的試驗品”。她甚至說,建立歐盟和統一貨幣“可能是當代最大的一個愚蠢舉動”。

歐洲是世界災難的發源地

歐洲的“愚蠢”遠不止這些。撒切爾夫人曾說,“在我生活的歲月中,我們所有的問題都來自歐洲大陸,而所有的解決方法都來自全世界說英語的國家。”兩次世界大戰和共產革命,都是從歐洲大陸的德國和俄國開始的,而正是英美這兩個英語國家挺身而出,抗衡並擊敗了左(斯大林)右(希特勒)兩股邪惡勢力。

歷史上僅僅是德國這一個國家就發動了兩次世界大戰!俄國則最早實踐了馬克思的暴力革命學說,建立了共產政權,向世界輸出共產主義。更早些時的法國大革命則開了暴民政治、群氓革命的頭,後來的拿破崙帝國則樹立了武力征伐和殺戮的典型。法國人發明了斷頭台,德國人發明了毒氣室,俄國人發明了古拉格。而這一切,都是“烏托邦幻想者”要統一歐洲、征服世界的惡果。

當年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宣稱,共產主義這個烏托邦“幽靈”正在歐洲徘徊,結果一場共產實驗,導致全球一億多人無辜喪生,無以計數的人毀掉了青春和幾十年的歲月。

今天,“歐盟”這個社會主義烏托邦“幽靈”又在歐洲徘徊,它的後果會怎樣呢?看看從希臘到西班牙,再到葡萄牙和意大利的歐元區的經濟危機,就已是清晰的預兆:所有的烏托邦都註定以失敗告終。在這個實驗中,犧牲的不僅是歐洲的經濟、歐洲人的生活品質,更將波及全世界。歐洲將再一次成為世界災難的發源地。

——原載台灣《看》雙周刊2012年12月22日

2012-01-2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