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ZT 一個原中國人支持台獨的心路歷程

劉鑒

我的人生道路和思想經歷,真是一波三折:我出生成長在中國,卻在離開中國後入籍愛沙尼亞(Estonia),而後又成為台灣女婿。我原來接受的是共產黨的大中國教育(雖然內心並不認同),到了愛沙尼亞,逐步了解到整個世界、愛沙尼亞與台灣的真實,而支持中華民國,後來通過在台灣的實地考察,到現在更支持台灣成為獨立的正常國家。

我寫出這個人生和思想轉變的經歷,希望給中國人做個參考,也希望讓更多的台灣人知道,真實,是具有改變人的力量的。

1991年我離開中國,到剛剛從蘇聯重新獨立不久的波羅的海三國之一的愛沙尼亞共和國留學。在那裡,在努力融入愛沙尼亞的同時,我也開始更多了解台灣的情況,對台灣發生了興趣,由此發起並成立了一個拉近愛沙尼亞與台灣關係的資訊中心。沒想到這個舉動觸怒了中共政權,我的「護照」到期時,他們只給延期一年,作為對我的警告和懲罰。

但是我沒有畏懼,反而在1996年接受了一個台灣民間組織(那些年多次邀海外中國學者與留學生訪問考察台灣)的邀請,第一次訪問台灣,即参加了「台灣之旅」活動。結果回到愛沙尼亞後,中共政權則拒絕再給我延期「護照」了,等於取消了我的「國籍」,我在愛沙尼亞成了一個「黑戶」。

當時剛重新獨立五年的愛沙尼亞不是美國,還沒有通過《難民法》,所以可以因我的身份證件失效而把我驅逐出境。好在有我的愛沙尼亞朋友鼎力相助,我才得以在第二年就得到了愛沙尼亞外國人護照,然後在1998年榮幸成為第一位華裔愛沙尼亞公民。

就在我剛剛入籍愛沙尼亞後,中共政權刻意編造與散佈關於我的謠言,欲置我在愛沙尼亞於死地。但真是絕處逢生,我認識了一位可愛的台灣女性,於是我們成婚,所以過去幾年,我都住在台北,才有機會更近距離地觀察台灣,了解台灣的真實。

能就近觀察台灣是我的榮幸。我早在1991年離開中國之前,就有機會長時間看到外刊、外報(特別是在1989中國人民的民主運動與中共政權對平民與學生進行大屠殺前後),雖然對當時的世界情勢與趨勢還沒有非常全面的瞭解,但我那時就認為台灣起碼比中國有希望。

住在台灣,更多地了解台灣,包括藍綠的各種主張,我得出這樣的結論:台灣人擁有自己的國家是台灣與台灣人的必由之路!

當然,台灣的和平民主進程是艱難的,令人擔憂的:從1990年代至今,幾乎仍然在持續藍綠互鬥的情勢,而且由於中共政權的介入日深,台灣的民主、自由與人權乃至國家主權都在持續快速流失。最近的明證就是,馬英九總統大選的電視辯論的結論部份竟然毫不掩飾其威權統治者的性格與思維方式。照射出的另一面就是,起碼有部份台灣人還是接受台灣領導人的威權性格與思維方式的展現以至體現在執政當中。

台灣的媒體也是拿小兒科心態來對待受眾,看來這就是台灣人或台灣國民的現況。

此外,讓我不能忍受的是,不論藍綠參選人都聲稱要維持與中國關係的現狀,但均不追究這樣的現狀到底是怎樣的現狀。

一、這樣的現狀對於台灣是每況愈下的現狀,也就是重心已經極度向中國傾斜的現狀。難道台灣與台灣人能夠接受以至還要「維持」如此不堪的「現狀」?!

二、聲稱「維持現狀」者給自身未來執政預留了非常大的操作空間。

而馬英九上台後,這個所謂的「維持現狀」,則大幅向中國傾斜,甚至國共聯手了。這讓國際社會感到擔憂,包括我的國家愛沙尼亞。在馬英九執政後,我回過一次愛沙尼亞,見了多位國會議員等當地朋友,結果發現他們不願多對台灣議題表示意見。這跟以前很不一樣,因當年他們向我表示對台灣的友好與善意。

後來跟一位愛沙尼亞國會議員的談話,我才知道其中緣由,他講:台灣的新總統馬英九是個狡猾的人,太投機;台灣目前過份接近中國大陸,這樣的政策令外界難以把握,若愛沙尼亞太接近台灣,愛沙尼亞擔心會被台灣出賣。

這樣的坦言相告,讓我感到驚訝,因為如不是親耳聽到,真不敢相信作為一位北歐波羅的海國家的國會議員,對台灣政府的兩岸及對外政策會有這樣透徹的評論與認知。

愛沙尼亞作為「歐盟」中的新國家成員,在外交政策上最積極、也是最堅定的歐洲聯盟政策的執行者,自然相當程度上代表了這些歐洲國家的外交政策,自然也包括了對台灣政策。馬英九總統的與對岸中國及外交政策,顯然令歐洲聯盟國家在很大程度上失去了對台灣的基本信任。

馬英九總統的名為「避免烽火外交」實為「投降或諂媚中共外交」,給台灣換來的是國家政策搖摆不定,與失去世界上民主國家對台灣的信任。

2012的總統大選,是台灣人民一次關鍵的選擇機會。但是,目前的選舉,同樣是不分藍綠,均侷限在箝制與奴役台灣人的「中華民國」憲法與體制之下,雖然民進黨與小英有強調「台灣共識」,但「中華民國」的憲法與體制明摆著就是強調「一個中國」(一中)與「統一」,也就是要斬斷台灣國家未來獨立的選擇與可能。

實在是可惜,像黃越綏這樣明確提出獨立建國的台灣派總統參選人竟然得不到台灣選民的支持,就更遑論台灣民族黨欲參選總統的代表了。台灣民主與自由之路走到今天,台灣人仍然不能擁有自己的國家,這是對台灣人的最大不公、最大不義!更是剛去世的台獨聯盟主席黃昭堂等堅持台灣理念的台灣人的悲哀!

難道真的大多數台灣人已經視直接來自中華民國體制與中國國民黨權貴的箝制與奴役習以為常?我期待著答案是「NO」;並期待著一個真正獨立的正常化的國號為「台灣」的國家,出現並屹立在世界!

2011年12月21日於台北

2011-12-2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