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我們跟劉曉波是原則爭論和分歧—就此問題給王若望夫人羊子和辛灝年的信

劉曉東(三妹)



關於我們與劉曉波的爭論,是原則的爭論和分歧,是對中共人權和共產黨的根本的判斷和認識的原則分歧。我們與他沒有私仇私怨,也就沒有什麼“大度”“小肚”的問題,鑑於這些爭論都是我們與他的根本原則分歧,也就不存在什麼“窩裡鬥”的問題,本就不是一窩的。

我們中國人在许多事情上的思維是有很大問題的——不講原則,眾說紛紜,躲躲閃閃,不得要領。在與劉曉波的爭論上,我們必須以西方的思維方式來表達,就是“Say what you want to say, do what you want to do. (說你真心要說的,做你真心要做的)。

在原則問題上,我們必須打開窗戶說亮話。用劉曉波還在牢裡就不能說他和批評他為理由,是在劉曉波這個具體問題上說不通的。因為劉曉波就是在監獄中發表了“我沒有敵人”的最後陳述,而且還在海外媒體發表,傳遍世界。更糟的是這篇為中共背書的最後陳述還成為他的和平獎頒獎的發言稿,以此欺騙世界,造成的惡劣的負面影響極其巨大。

這麼惡劣的負面影響,中國人怎能沒有反對聲音?!我們追求了二十幾年民主自由的人義何以堪?!難道我們中國人就真的這麼沒有原則和人權理念?就真的如西方人指責的那樣是不擇手段投機取巧的烏合之眾?我們如何面對王若望先生開誠佈公表達自己的精神?

劉曉波這篇陳述的惡劣之處在於它為中共的人權說話,在世界講台上公開表揚中共人權進步了,表揚中共具體的司法人員。劉曉波他不要臉,我們要臉,他沒有骨氣,我們還有起碼的做人的骨氣,對他的為中共背書,必須要有中國人出來說話。

現在沒有人出來說話,將來歷史會責問此時的中國人的良知和人權理念哪裡去了。所以我一直對我的朋友說,我們現在開誠佈公地批評劉曉波,是在書寫歷史。這不是我們個人的事情,是中國人的歷史責任。

有些人躲躲閃閃地說什麼“劉曉波還在獄中,所以不能這麼批評他”“要對劉曉波大度”,這種話實在是不夠“大度”。我們現在批評劉曉波就是要扳回中國人臉面的大度行為。還有人信中對我說:“我是沒時間,有時間我就讓你們都閉嘴。”意思是他有時間發表文章我們就閉嘴了。真不知道自己是誰!

我告訴他:“你可以表達你的觀點,我可以表達我的觀點,自由世界沒有誰閉嘴的問題。即便我們是少數人,聲音薄弱,我們也不會閉嘴。正因為我們是少數,劉無敵們和諾委會佔據主流聲音,所以我們不但現在要說,還要不閉嘴地不停說,只有這樣才能讓全世界都聽見我們的聲音。你有時間就想讓人閉嘴,你有了權力是不是就要人命?”

2011年12月15日於芝加哥

(曹長青評論:真不知道這話是誰說的——“我是沒時間,有時間我就讓你們都閉嘴。”這種霸氣和傲氣簡直比他自己戴了諾貝爾光環還囂張!如此自卑者的自傲實在太可笑了!別說在自由的世界裡,他沒有任何權力讓任何人閉嘴,他的思想和寫作能力其實更讓人懷疑。有本事出來寫寫看呵,看能不能封住誰的嘴?我現在就在這裡叫板,這個人出來寫,我絕對跟他應戰,看我能不能被他封住口。有種的,是騾子是馬出來溜溜。躲在電子信背後自慰的,不是“沒時間”,而是沒什麼呢?)

2011-12-1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