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美國媒體的左派傾向

曹長青

雖然我曾在多篇文章中談到美國媒體在享有很高的新聞自由的同時又很注重專業化,但美國媒體也有其存在的問題,左傾傾向就是最典型的一個。最近兩個曾相當引起媒體關注的事件就充分表現出這一點﹕一個是對古巴男孩埃利昂事件的爭論,另一個是越戰結束25週年回顧。

六歲的埃利昂隨母親從古巴逃來美國,他母親等九人在大海上遇難,埃利昂獲救。埃利昂的父親在卡斯特羅的支持下從古巴來美國要孩子,而在邁阿密收留埃利昂的親屬認為,這個孩子留在美國才有自由。

在雙方僵持下,美國司法部派出全副武裝人員,強行把埃利昂從他的邁阿密親屬家搶走,送給了他的父親,並將這父子倆保護在華盛頓,等待美國聯邦法庭對此案的裁決。

這個孩子應留在美國,還是隨父親回到共產古巴,在美國成為爭論焦點。美國最主要的四家大報《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洛杉磯時報》和《今日美國報》的全部社論和絕大部份評論,以及美國兩家主要政論雜誌《時代》周刊和《新聞周刊》的言論,都是以「家庭價值」為由,支持把孩子送給父親,而刻意回避送回父親,就是送回共產古巴這個事實。只有右翼報紙《華爾街日報》強調把孩子送回古巴,就是把孩子葬送給專制制度。

左派報紙基本上是體現美國兩黨中的民主黨的理念,他們一向對共和黨所主張的「家庭價值」持嘲諷態度,但這次卻一反常態地強調起「家庭價值」,把「父子團聚」提到高於自由的地位。

●沒有自由,親情只是奢望

僅以《紐約時報》為例,該報三位曾獲普利策獎的專欄作家路易士(Anthony Lewis)、佛瑞德門(Thomas L. Friedman)、鐸德(Maureen Dowd)都以相當激昂的文字指責邁阿密流亡社區的古巴人過份渲染卡斯特羅的暴政,是反共偏執狂,說他們利用孩子事件掀起新一輪反共浪潮,並一致呼籲必須把孩子交還給在古巴的父親。

其他左派報紙的社論和評論等,多是上述觀點的一再重復。這些觀點全部回避了這樣幾個要害問題﹕

第一,是自由更重要,還是回到父母身邊更重要。對這個問題,任何在共產暴政下生活過的人,都有不言而喻的回答。這就是為什麼邁阿密流亡社區的上百萬古巴人一面倒地要求把孩子留在美國。因為他們當中無數人是離開了父母兄弟姐妹,冒著生命危險越海逃離了古巴。連卡斯特羅的兩個姐姐,和他的私生女都逃到了自由的美國。埃利昂的爺爺一共有兄妹八人,其中五人陸續逃到了邁阿密,而他們年邁的父母仍留在古巴。

是古巴人沒有親情嗎?埃利昂的父母已離婚,他母親的男友曾經逃到了邁阿密,在安排妥當之後,又潛逃回古巴接埃利昂母子,結果被當局抓獲,坐了半年多牢。獲釋之後,他馬上又帶著埃利昂母子、自己的父母、兄弟全家一起逃往美國,結果全部遇難。古巴人的親情是和自由連在一起的,而那些生來就擁有了自由的美國人自然可以奢談親情了。

第二,到底是古巴流亡者太反共,還是美國人不瞭解共產主義到底是怎麼回事?

左派媒體強調說,孩子的命運應該由父母決定。他們回避了埃利昂的母親用生命為他的前途做了選擇這個事實;更回避了孩子的父親,像所有生活在共產古巴的人一樣,連自己的命運都根本無法決定,必須由卡斯特羅主宰這個任人皆知的事實。

第三,為什麼有160萬人的流亡美國的古巴人社區一面倒地要求孩子留在美國?

如果那些左派媒體真正看重親情,有同情心,為什麼不真誠地聽一聽這些古巴流亡者的聲音,而不是一味地嘲諷和指責他們的反共情緒?面對成百上千的傾向於送埃利昂回古巴的報導和評論,邁阿密的流亡古巴人憤怒地說,「他們根本不懂共產主義,他們根本不想懂什麼是共產專制。」

《紐約時報》等左派媒體的這種對共產主義的浪漫情懷有很長的歷史。1959年卡斯特羅剛獲得權力時,《紐約時報》記者馬修斯(Herbert Matthews)就曾在報導中熱烈地誇讚卡斯特羅是「自由民主戰士」,是「古巴的傑佛遜」。而自1959年至今美國已經換了九個總統,卡斯特羅卻仍然做著古巴的「永久傑佛遜」。

後來卡斯特羅的專制本相暴露無遺,《紐約時報》仍發表美國著名社會學家穆爾(C. Wright Mills)的文章,大贊卡斯特羅的革命。最近該報又發表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卡斯特羅的好友、《百年孤獨》作者馬爾克斯的文章,諷刺美國,強調埃利昂回到古巴,會更幸福,更沒有恐懼。

●是妖魔化還是浪漫化

有人把美國的右派和左派的分歧稱為「反共」和「反—反共」之爭。最近,美國媒體在回顧越戰結束25週年時,這種爭執再次浮現。

以《紐約時報》為代表的媒體一面倒地認為,越戰是在「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進行的一場錯誤的戰爭。」「是美國人和越南人之間的一場誤會」。

美國前海軍部長韋伯(James Webb)在《華爾街日報》撰文感嘆地說,正是左派主宰美國的媒體,煽動青年學生反戰,再加上好萊塢的推波助瀾,才導致美國在越戰失敗。左派媒體大力渲染戰爭的恐怖以及南越政府的腐敗,但卻對共產北越的大規模屠殺刻意回避。例如,僅在西貢淪陷後,就有200萬南越人民逃亡他國,50萬人被送進勞改營,其中五萬被迫害致死。

當時好萊塢著名女星簡.芳達站在河內共軍坦克上手持機槍向空中美國飛機模擬射擊的照片,成為左派媒體的搶手貨(近年她曾為此舉道歉)。

幾年前中共新華社幾名記者曾寫《妖魔化中國的背後》一書,指責美國媒體抹黑中國的共產主義制度。但其實美國主流媒體的真正問題,不僅不是妖魔化共產國家,而恰恰相反,他們長期以來一直對共產主義有浪漫情懷,總是低估共產專制的邪惡本質,而一相情願地期待和相信共產主義的美好一面。只有《華爾街日報》、《華盛頓時報》和《旗幟周刊》(Weekly Standard)少數幾家報刊呼籲要認清共產主義的本質,堅持反共理念。但他們的聲音在左派媒體的洪流面前實在顯得太微弱。

如果說美國社會存在某種隱患的話,主流媒體的這種左傾傾向就是最令人擔憂的一個。

(載香港《開放》月刊2000年6月號)

2000-05-1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