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ZT 前人民日報記者程凱:海外台灣人的藍與綠

程凱



美國舊金山唐人街有一幢屋頂飄揚著中華民國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的建築,那是國民黨美國總支部所在地。進出這幢建築物的都是海外國民黨人和以國民黨為主的海外泛藍陣營人士,他們之間都講國語而從不講台灣話。

在舊金山灣區南灣的二三七高速公路旁,有一幢寫著“台灣會館”的建築,進出的都是民進黨和海外泛綠陣營人士,這幢建築物裡的人都講台灣話而沒有人講國語,也從來不懸掛中華民國國旗。

來自台灣的兩個“族群”

海外台灣人都來自台灣,由於分成藍與綠,就變成了截然不同的兩個族群。去年美國進行人口普查,泛藍台灣人在表格中的“原居住國”一欄填寫“中華民國”,而泛綠人士則填寫“台灣”。

美國的舊金山灣區,對於台灣的藍、綠兩大陣營,都是海外的重要地盤。每逢台灣有總統大選或者五都市長選舉之類的重要政治活動,這裡的藍、綠陣營人士為各自的候選人助選的熱情,不亞於台灣本土。

不久前,台灣2012年總統大選民進黨候選人蔡英文到美國造勢和籌款,尾追而來的是以馬英九總統競選連任辦公室總裁金溥聰、國民黨副主席黃慧敏率領的一個團隊。到達舊金山後,泛藍泛綠在相距僅十分鐘車程的兩間賓館、同一時間舉行造勢大會。“互別苗頭”竟至於此。

那一次,也顯示了藍與綠的不同:國民黨的造勢大會以宴會形式進行,席開一百多桌,參與者們一邊大嚼牛扒一邊高喊“馬英九再幹四年”。而民進黨的造勢大會,不但沒有牛扒可吃,參加者還都餓著肚子帶著支票捐款給蔡英文,助她“凍蒜(當選)”。

李登輝在執行蔣經國的遺願

作為生活在舊金山的大陸人,我對國民黨的好感是從2000年李登輝和平交權開始的。在民進黨的陳水扁當選為台灣總統就職典禮那一刻,我覺得真正偉大的,不是走上總統寶座的陳水扁,而是走下總統寶座的李登輝,和他領導的從執政黨成為在野黨的國民黨。僅此一條,李登輝就應與他的前任蔣經國一樣名垂千古。

但我與海外泛藍人士交談,發現他們卻無不對李登輝恨之入骨:是李登輝讓國民黨失掉了政權,是十惡不赦的罪人。其實李登輝是在執行蔣經國的遺願而已,蔣經國開放黨禁報禁,李登輝開創了政黨輪替,以極大的勇氣把蔣經國的遺願付諸實踐。我知道海外國民黨人對蔣經國也是怨恨的,這從他們開口閉口“老總統蔣公”而極少以同樣充滿感情的語調談論“先總統經國先生”就可以看出,只不過他們都是跟隨蔣家兩位總統走過來的,有怨恨也難以啟齒。

我曾見識海外國民黨人失掉政權後的痛苦。2004年台灣總統大選前夕,海外泛藍人士舉行回台灣投票奪回政權的誓師大會,與會者大多七老八十,他們曾是台灣顯赫的黨政軍官員,因忍受失掉政權四年的痛苦而在會場上表現失態以致歇斯底里。我終於明白,他們對政權的觀念與共產黨完全一樣,有了就等於有了一切,失掉了就等於失掉一切。

海外泛藍陣營人士,從來認為自己是中國人而不是台灣人。他們每年舉辦“祭孔大典”,開辦向自己的下一代教授中國語言文字和中國文化知識的中文學校,僅舊金山灣區,就辦了八十多間。卻從來不舉辦任何弘揚台灣本土文化的活動。

1949年以後,國民黨對中華民族的貢獻:一是保住了台灣未被中共侵吞,二是在台灣實現了自由、民主、人權下的政黨輪替。國民黨也由一個專制的政黨轉型為民主政黨。但專制政黨的基因仍在民主政黨的肌體內起作用,這就形成如今的國民黨人士和海外泛藍陣營人士的精神和行為特質。

泛綠沒有權貴氣息和中國氣息

接著談海外泛綠陣營。我首先要介紹舊金山的一位民進黨人士張國鑫。張國鑫二十年前由台灣來美國留學,獲博士學位,在舊金山灣區的矽谷有一份高薪工作。他連任民進黨舊金山支黨部主任委員。今年五月他應民進黨中央的徵召,回台灣老家南投縣競選台灣立法委員。為此他必須放棄在美國的一切,包括工作、家庭和美國公民的身份。而放棄了這一切後,卻並無競選必勝的把握。人們都覺得他腦子壞了。但他說:台灣的政黨輪替是他學生時代就孜孜以求的夢想。政黨輪替後,他還沒有參與實踐,他願意回台灣,為民主化的落實和鞏固,貢獻自己的心力。

這樣的事情必然發生在海外泛綠人士身上而不是泛藍人士之中。在台灣威權統治時期,就有许多民進黨人士受國民黨迫害流亡海外,而後又為台灣的自由和民主,前赴後繼闖關回台灣。這是海外民進黨人士與生俱來的奉獻犧牲精神,張國鑫是民進黨前輩的後繼者。

與海外泛藍陣營人士相比,泛綠人士沒有國民黨的權貴氣息和中國氣息。這裡的泛綠陣營人士的政治活動,充滿底層民眾的悲情氣氛,因為他們面對的是一個富有的、被他們認為是外來統治者的國民黨,和海峽對岸強大而野蠻專制的中國共產黨。

他們認為自己是台灣人,或者是華人,絕不是中國人。他們不會去舉辦和參加諸如“祭孔大典”之類的活動,而是每年舉辦“台灣文化節”、“宜蘭童玩節”,把十足台灣味道的媽祖、三太子、布袋戲、民歌小調《草螟弄雞公》、夜市小吃蚵仔煎,搬來舊金山。“宜蘭童玩節”是民進黨舊金山支黨部首席顧問洪順五全資贊助的,而這樣為台灣奉獻的精神在泛藍陣營裡甚為鮮見。

民進黨的誕生是因為國民黨的威權統治,民進黨的台獨主張是因為海峽對岸有一個獨裁專制的共產黨。海外泛綠陣營的存在,向國際社會宣示一種理念:只要中國由集權專制的共產黨統治,台獨就是一項偉大正義而且悲壯的事業。民族主義下的國家統一、領土完整,對於自由、民主、人權和人民的福祉來講,無足輕重。泛綠陣營的存在和奮鬥,是台灣民進黨人對華人世界思想和精神進步的一大貢獻。

海外華人也分“海峽兩岸”

海外的大陸人,凡親共的人士和團體,都贊同和支持海外泛藍陣營,但國民黨卻與他們保持距離,因為親共的紅色標籤令他們吃不消。八九“六四”以後,海外國民黨曾在精神上和財力上支持海外中國民主運動,後來這種支持一年一年減少。近年來海外民運甚至成為他們避之唯恐不及的麻煩,原因當然是國民黨對共產黨的恐懼,同時因為他們自己的基因作怪。

海外大陸人中的民運人士,一般都認同泛綠陣營人士的理念,但鮮少與民進黨交流與合作,生怕被貼上支持台獨、分裂國家的標籤,民進黨人士也甚少與大陸民運人士交流與合作。

--原載香港《動向》月刊2011年11月號

曹長青網站編者按:

程凱先生為中國資深新聞工作者,曾為《人民日報》駐深圳首席記者、《海南日報》總編輯兼黨委書記。

1989年北京天安門事件時,程凱領導的《海南日報》旗幟鮮明地站在學生一邊。據後來該報的“社史”,在李鵬發表講話要戒嚴時,“在程凱親自拍板下”,《海南日報》刊出“趙紫陽,您好!!!”、“反對暴力”等巨幅照片。

六四屠殺後,中共國務院發言人袁木稱天安門沒死一個人,《海南日報》在頭版刊出中國統計會議消息時,以大標題“謊報數字要繩之以法”嘲諷袁木的謊言。

據八九學生領袖、海南高自聯主席林大軍的回憶:“六四運動遭血腥鎮壓後,全國萬馬齊喑,但《海南日報》卻於當年七月勇敢地在頭版右上角刊出民運新聞,報導了‘六四’流亡民運人士在法國成立民運組織的活動,此壯舉堪稱驚世駭俗。”

結果《海南日報》遭整肅,程凱被撤銷黨內外一切職務,後又被開除黨籍和公職。

他逃亡到美國,在洛杉磯出任中國旅美新聞工作者主辦的宗旨為“揭露六四真相、傳播中國真實”的報紙《新聞自由導報》總編輯。

目前程凱為總部在華盛頓的“自由亞洲電台”(RFA)北加州記者。

2011-11-2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