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ZT 把卡扎菲“槍殺”都是慈悲

(美)克瑞翰默



你已聽過俄羅斯輪盤與中國水牢酷刑。現在,又多了“利比亞交火”一詞。這是指用一把手槍頂住頭部,1顆子彈從一邊的太陽穴穿越到另一邊太陽穴時之意。

這是卡扎菲在被利比亞反抗軍俘虜後的遭遇——利比亞新政府稱他是死於“交火”中。極關切卡扎菲死法的人權團體和西方政府義憤填膺。

革命之初,卡扎菲本可以有更好的結局:逍遙法外,尋求庇護(例如在尼加拉瓜)。如果他下台,從而避免後續造成成千上萬同胞喪生的內戰,他是可以享受舒適平穩的退休生活,就像躲在沙特阿拉伯的阿明(烏干達前獨裁者)一般。他不用為自己的惡貫滿盈遭受懲罰。但這將使國家避免血流成河與苦難。

這樣的妥協絕對有道理,甚至很常見。這正是威權轉型民主的國家成立各種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的用意。在後皮諾切特時代的智利與後種族隔離時代的南非,都認為,為了維護新民主政體下的脆弱社會和平,制裁惡人的完整的正義性,勢必得犧牲。

在前壓迫者已同意和平交出權力時,尋求完整的正義可能會再度激起新的內戰衝突。和平比完整的正義更優先。

卡扎菲本可選擇這種和平優先正義的妥協。但相反地,他選擇奮戰至死。他咎由自取。

如果想評斷卡扎菲臨死前遭受的殘酷對待,就必須想到卡扎菲決定戰鬥與殺人一事。他直到最後仍無惡不作,包括轟炸平民、處死囚犯等,這些都讓他死不足惜。

以卡扎菲以前的所有罪狀,仍有可能獲得實質特赦。但他放棄機會而再犯下罄竹難書的新罪行,罪不可赦,因此遭遇死於“交火”的處罰。

所以他被捉到他的人殺掉,沒啥大不了。意大利獨裁者墨索里尼、羅馬尼亞獨裁者齊奧塞斯庫等都是如此,卡扎菲也一樣。面對這個現代暴君給成千上萬的人民造成的難以想像的痛苦,“他”受的罪又算什麼?也许只是一小時的折磨,加上頭部挨的一槍,放諸天下所有正義的標準,這算慈悲了。

此外,卡扎菲的慘烈下場還有一大警示作用:殺雞儆猴。殘暴的獨裁領袖遇上叛亂時仍有選擇,可以下放大權,讓國人免於更多苦痛,然後安享餘年,像阿明一樣,或像更近一點的,流亡沙特阿拉伯的突尼斯前總統賓阿里,否則就只能落得跟卡扎菲一樣,從臭水溝被拖出來,遭受凌虐、嘲笑,然後被槍殺。

這雖不好看,但卻立下先例,而且值得歡迎。舉例而言,這值得敘利亞總統阿薩德想一想,繼續戰鬥與屠殺,等到為時已晚才期待別人給予政治庇護,會連應有的司法程序都等不到。

就稱它為“卡扎菲法則”吧,放棄暴行可全身而退,否則有朝一日會死於“利比亞交火”,然後衣不蔽體的陳屍在冷凍肉櫃中四天,任由民眾觀賞,這是利比亞式的國葬。

——作者克瑞翰默(Charles Krauthammer,港台譯為柯翰默)為《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福克斯電視六點檔政論節目固定來賓)。原文題為Libyan‘crossfire’(利比亞的“交火”),刊登在《華盛頓郵報》2011年10月27日。香港《蘋果日報》2011年11月1日刊出譯文,題為:“扎菲被殺咎由自取” 。

2011-11-0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