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專訪曹長青:人民越勇敢 獨裁者越嚇破膽

希望之聲電台記者靜汝

卡扎菲被擊斃,其獨裁統治宣告結束,數十萬利比亞民眾上街載歌載舞,歡慶這一歷史性的勝利。旅居美國的政論家曹長青指出,利比亞人民的勝利再次印證:人民越勇敢,獨裁者越嚇破膽。下面是希望之聲電台記者靜汝對曹長青先生的採訪。

記者:我們知道, 卡扎菲一直用重金雇人和過渡政府軍作戰,但是我們看到卡扎菲最終還是被擊斃。您認為這說明什麼?

曹長青:這至少說明兩點,第一,光靠金錢收買,並不能長期穩固統治。當人們一旦覺醒,人心改變產生的力量,絕對會打敗獨裁者。在突尼斯如此,在埃及如此,今天又在利比亞應驗了。

第二,據報導,卡扎菲臨死前一天,還在期待,他可以在非洲買到更多的雇傭軍,捲土重來,並相信利比亞人民是被北約和西方欺騙,反抗他的是「一小撮反動分子」。

這幾乎是所有獨裁者的幻覺,他們用宣傳洗腦欺騙民眾,最後自己也被周圍的諂媚者包圍和欺騙,因為誰也不敢跟他說真話,他活在自我感覺良好的幻覺中,被錯誤的信息籠罩,做出愚蠢的決定,最後就「蠢」死了。

伊拉克獨裁者薩達姆當年也是這樣,在伊戰爆發前,他還信心滿滿,認為法國在聯合國會杯葛美國,他們是沒事的。戰事爆發了,薩達姆還以為伊拉克人民會跟他一道抵禦美軍。但事實上,伊拉克人民早就恨透了他,就像今天利比亞人民恨死了卡扎菲一樣。所以無論當年的薩達姆,還是今天的卡扎菲,都根本不瞭解民意是什麼,只活在他周圍那些阿諛奉承的奴才中間,才會有今天被擊斃的下場。

今天中南海的權力者也存在同樣的問題,他們根本不瞭解當今中國民間在發生什麼,人民正醞釀多大的不滿和反抗情緒。所以,今天在利比亞發生的事情,也不是沒有可能在中國發生。

記者:许多國際領導人已經對卡扎菲之死作出反應。祝賀利比亞人民迎來了新時代的開始。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姜瑜21日表示說:我們希望利比亞會儘快走上包容性的政治過渡進程……請問您是怎麼看中共這一表態的?

曹長青:中國官方當然很尷尬,因為卡扎菲是他們的老朋友,是意識形態的戰友,都是獨裁統治。今天卡扎菲被擊斃,胡錦濤可能睡不好覺,兔死胡悲。在這種情況下,你說他們怎麼表態呢?他們不願看到「老朋友」被擊斃,更不願看到獨裁政權被推翻,因為全世界每一個獨裁的倒台都強烈地提醒一次中國人,中國也是獨裁,獨裁也必須推倒。所以可以想見中國官方的窘態。

但過了一段時間,北京出於自身利益,還是會表態的,跟利比亞新政府拉關係,起碼為了那裡的石油和國際面子等。但是,利比亞人民是清楚的,在這場推翻專制的鬥爭中,誰支持了他們,誰暗中幫了卡扎菲,甚至提供軍火等。從最近利比亞過渡政府正式承認敘利亞的反對派陣線為唯一合法政府(可能是全世界第一個承認的),就可以看出,利比亞過渡政府是非分明,堅持道義原則,他們自己還沒有站穩腳跟,就去支持鄰國敘利亞人民爭取自由的鬥爭。這一點,對中南海的胡錦濤們可能更是不祥之兆。所以你說中國官方今天怎麼表態?他們原來挺卡扎菲已醜態百出。

記者:很多中國網友感到振奮,認為卡扎菲獨裁時代的終結是民主革命的直接成果。請問您認為對中國有什麼樣的啟迪意義?

曹長青:卡扎菲被擊斃,標志利比亞被瘋子統治的時代結束了!一位中東問題專家在CNN上評論說,在卡扎菲的42年獨裁中,利比亞好像每天都活在「鬼節」之中,那就是卡扎菲想怎麼就怎麼,裝神弄鬼,恐嚇大眾。

卡扎菲所以敢這樣,因為一切權力都掌握在他手裡,他的幾個兒子主掌精銳部隊、國家情報,甚至連國家足球隊和體育協會,都是他的兒子把持。中國是「黨天下」,利比亞是「家天下」。

但這樣的卡扎菲政權仍然被人民推翻了,獨裁者被擊斃!這裡的關鍵是利比亞人民知道了真相,信息解放了人民,他們不再恐懼,勇敢起來反抗,獲得了勝利!

利比亞人民的勝利再一次證明,正確信息的力量是巨大無比的,無論多麼貌似強大的獨裁政權,在覺醒的人民力量面前,都會迅速土崩瓦解、一敗塗地。卡扎菲政府的高官們也迅速轉變了,例如卡扎菲的駐美大使,就臨陣反戈,支持過渡政府,那麼他就隨之變成利比亞過渡政府的駐美大使了。

中國如果再次發生大規模民間反抗,相信從軍隊到地方,各個階層的中共官員都會倒戈。我認為推翻中共不會發生大規模流血事件,當年鄧小平雖然殺人了,都沒敢正式下「殺人」的命令,只是用個模糊的 「不惜一切代價清場」的說法。而且事後也不敢承認,國內安撫,國外消毒。今天看到中東、北非這幾個獨裁者的結局,胡錦濤、習近平們,更沒有膽量下令殺人。二十多年了,他們都不敢談「六四」,他們敢再屠殺一次?

上次在六四屠殺前我曾發表文章說,共產黨一定會屠殺。這次,我覺得他們絕對不敢。現在的問題是,這種聲音的傳播還遠不夠,需要更多的人有這種自信,堅信你自己越勇敢,獨裁者越嚇破膽。

記者:但也有網友認為,利比亞的未來將處於美歐國家的控制和殖民之下……請問您是怎麼看的?

曹長青:今天西方國家根本沒有控制或者殖民任何的國家,他們那種觀點是被中共宣傳誤導和洗腦的結果。看在眼前的伊拉克和阿富汗就很清楚了,那裡的政府是那裡的人民自己選出來的。

記者:中國一些體制內學者卻對後卡扎菲時代的利比亞政局持悲觀態度。認為卡扎菲的死亡未必意味著走入新時代,更可能是新一輪的歷史回圈。您是怎麼認為的?

曹長青:體制內的學者永遠要死抱舊體制的大腿,沒有什麼奇怪的。歷史是在向前發展的,不管他們怎麼拖後腿。中國那些體制內的學者所以對利比亞政局持悲觀態度,還有兩層意思,一個是,他們不願看到利比亞的變化,他們永遠對變化恐懼,但他們又不敢否定利比亞人民的勝利,所以用所謂「悲觀」來變相詆毀這種「變化」。另外一層意思是,通過對利比亞的悲觀來曲折的表達,中國還是不要迅速變化的好。根本目的是要穩住今天中國的政局,其實就等於要共產黨繼續掌權。

記者:您認為中國和利比亞有什麼不同?

曹長青:當然有很多不同。起碼有兩點很清楚,第一,利比亞沒有那麼御用文人幫卡扎菲政權宣傳,是民眾的常識覺醒主導了後來的起義。第二,當人民起來反抗的時候,從突尼斯到埃及再到利比亞,都沒有聽見有什麼知識界喊什麼「和平理性非暴力」,哪像中國,推翻專制的人民武裝自衛連影兒都沒有呢,異議人士民運領袖們就都在那喊和平理性非暴力,甚至高呼「我們沒有敵人」,那沒有敵人,就跟共產專制和平共處吧。所以,結束共產黨的前提,是先結束錯誤的認知、錯誤的信號,結束悲觀,結束哀樂;而是吹響推翻暴政的衝鋒號!

——原載「希望之聲電台」2011年10月21日

http://soundofhope.org/programs/1008/201517-1.asp

2011-10-2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