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911的沉重代價帶來什麼?

曹長青

在911週年之際,回首這場大災難,更讓世人看清其“不可承受之重”。美國《Newsmax》雜志曾刊出“恐怖襲擊的損失統計”,列出了具體數字:

911襲擊那天,有近三千人遇難;隨后的反恐戰爭,有六千多名美國軍人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陣亡,受傷四萬五千多人;另有十二萬六千多名伊拉克和阿富汗平民喪生。

除了無法估量的生命代價,美國的經濟損失也是巨大的:

四架被劫持而撞毀的飛機(兩架撞世貿,一架撞五角大樓,一架空中墜毀),價值4.18億美元;

紐約兩座世貿大廈總值:220億美元;

修復五角大樓:50億美元;

對遇難者家屬的照顧費用等:201億美元(這個額度跟兩座世貿大廈總值差不多,由此可見美國對遇難者家屬的實質性關照);

因911而導致的保險金損失總額:196億美元;

911那天由於空中管制、飛機停飛及改向等,導致的整個美國的生產損失是:150億美元;

清理整個世貿遺址的費用:90億美元;

911當天,美國股市停盤。9月17日重新開盤,那一天道瓊指數暴跌684點,創了股市單日降幅的記錄。那個星期,美國股市損失了1.4兆美元(一兆等於一萬億美元);

美國聯儲會在911股市開盤后三天內,向股市注入了3000億美元流動資金,以求穩定股市。

紐約市由於911襲擊而造成的生產損失:720億美元;

根據布朗大學的研究報告,911后美國進行的伊拉克和阿富汗等戰爭,總代價是:2.8兆美元;

根據各方的報告和研究,911事件造成的整體經濟損失,包括當天的損害,清理世貿遺址,強化安全,對遇難者補償,軍事反恐等,總額高達7.33兆美元!這接近於美國國民生產總值(2013年16.8兆)的一半!

美國付出這樣巨大的生命代價、經濟代價,換回的是什麼?起碼換回了兩個“無價”:

第一是過去這些年來美國本土一直安全。不是恐怖分子不想再襲擊美國,而是伊拉克和阿富汗這兩場戰爭,重創了恐怖分子,全球反恐取得成效,使恐怖分子更難襲擊美國。美國的安全,是最大的成效和回報。

第二是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民主選舉,震撼、刺激了整個阿拉伯世界,從而導致突尼斯、埃及、利比亞的革命,以及敘利亞、也門等國人民的民主呼聲!這個巨大的“回報”更是意義深遠!

對這一點,1945年在黎巴嫩出生的中東問題專家、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學者阿賈米(Fouad Ajami)在《華爾街日報》撰文“從911到阿拉伯之春”做了深入闡述。

阿賈米對中東事務有深入研究,他是“中東和非洲研究”(ASMFA)創始人,《中東季刊》社論委員,目前是胡佛研究所“伊斯蘭主義和國際秩序”研究項目的共同主席。

在911事件發生后,阿賈米曾到埃及和沙特阿拉伯等國考察。他說有個阿拉伯語shamata(相當德語schadenfreude),可形容當時阿拉伯人的情緒。這個詞的意思接近中文的“幸災樂禍”。不僅普通的穆斯林,就是那些接受過美國教育的富有的阿拉伯商人,也對本拉登“崇拜有加”,認為他報復了美國。阿拉伯的知識精英,也幾乎眾口一詞,用“但是……”什麼的,來強調美國遭受重創是有原因的。

“陰謀論”更是阿拉伯媒體的熱衷,什麼世貿大廈是美國人自己炸的,911那天成千的猶太人沒去世貿上班等。反正整個中東的主導情緒,是對美國人遭受巨大災難幸災樂禍,感到高興!

這位中東專家說,阿拉伯媒體不去強調中東地區、穆斯林世界的真正困境——政治上的專制、經濟上的貧窮,社會的巨大不公;而是煽動民族主義情緒,把矛頭轉向美國,反西方。

他說,911之前,美國對中東事務基本是不直接涉入的。但911改變了這一切,美國打了兩場戰爭,終結了伊拉克的薩達姆和阿富汗的塔列班。當時布什總統明確提出,美國對外政策是“向全球推廣民主”,把它作為結束恐怖主義的根本手段和目標。

阿賈米是美國的中東裔學者中最支持打伊拉克戰爭的之一,他認為伊拉克戰爭是“高貴的努力”(a noble effort):铲除那裡的專制,向中東推廣民主,對阿拉伯世界將產生重大影響和作用。

今天的事實已證明,整個中東的變化,就是從伊拉克和阿富汗有了選舉之后發生的。

阿賈米認為,突尼斯革命,埃及趕走獨裁者,利比亞人獲得自由,以及整體中東局勢的變化,都跟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有直接關系”,都是布什總統的“向世界推廣民主”的總體戰略的效果。

他說,中東和北非發生如此巨變,“不是因為美國的坦克,而是埃及人、突尼斯人、利比亞人,他們戰勝了自己的恐懼,他們走向街頭,不再懼怕,于是創造了令人驚奇的事情。”

對正在浴血奮戰、爭取自由的敘利亞人民,阿賈米說,“阿薩德政權的面具終於脫落了……”他對敘利亞的民主前景充滿信心。

911,美國付出了慘烈的代價。但是,如果沒有這個“重創”,美國就不會打這兩場戰爭。美國作為一個民主國家,任何重大軍事行動,必須有民意基礎。即使當年的二戰,納粹德國和日本軍國如此囂張,美國的民意,仍然是多數不同意參戰;直到珍珠港遭到襲擊,美國的民意才大翻轉,支持對日本宣戰。

今天,這場911襲擊,也使美國民意大翻轉,當時眾議院以420比1、參議院以98比0的絕對壓倒多數授權總統採取戰爭手段、使用任何武器打擊恐怖份子。當時盖洛普民調,88%的美國人支持打伊拉克戰爭。

今天,這兩場戰爭的效果已摆在眼前:那裡的專制政權被結束,那裡的人民(五千萬)有了投票權,那個選舉的“信號”,傳向了整個中東,由此發生了多米諾骨牌效應,使整個中東甚至北非,都發生了變化!

今天,這個中東北非的革命余波,已震盪到中國,對13億中國人的巨大心理影響也是不可估量的。正如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時,人們還無法想像它對整個中東和北非的衝擊。今天,中東北非的變化,對中國等產生的深遠意義,也是人們現在沒法充分想像的。

但是無論中東人還是中國人,只要是人,內心渴望都是自由!所以,中東民主浪潮風起雲湧的今天,必定是中國的明天!

2015-09-1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