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911十周年美國價值進入中東

曹長青

911恐怖襲擊事件,轉眼就是十年了!十年,是個不短的時間段,但任何經歷那場大災難的人,恐怕都會記憶猶新,因為它太令人震驚,太令人悲痛,更令人憤怒!

在我一生中,至今有過兩次這種情緒,一次是1989年天安門屠殺是時候,那時我已在美國,從電視上看到端著刺刀的中共軍隊和把人壓成肉餅的坦克,真是憤怒得肺都要氣炸了。再就是十年前的911那天,看到恐怖分子居然用劫持的民航飛機把世貿大廈轟塌的情形,那種震怒,是沒有語言可以表達的。

那是一輩子都沒法忘記的經歷,也我一生中最長地、連續幾十個小時地坐在電視機旁,觀看人類史無前例的邪惡。設身處地地想一下,當人決定從上百層的高樓上跳下去的時候,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悲慘。從跳的一刹那,到落地,起碼有一分鐘吧,什麼樣的死刑懲罰有這麼殘酷?

當完全從事商務活動,代表著人類的創造精神、自由貿易精神和富裕繁榮生活的世貿大廈被這樣撞毀,當平靜地工作的人們被這樣殺死,西方左派還不承認這是在挑戰我們的生活方式的話,他們就在事實上成為了恐怖主義的幫兇!

911事件後,我寫了幾篇評論,堅定地支持美國铲除恐怖分子的反恐戰爭。留心我文章的讀者可能注意到,我可能是華人中就反恐問題寫過最多評論、最支持布什政府軍事铲除伊拉克和阿富汗政權的作者。

911十年了,今天回過頭來看,美國打的這兩場戰爭,铲除薩達姆,結束阿富汗的塔列班,都是完全正確的決定。

不管今天有多少左派,多少頭腦不清的人反對那兩場戰爭,但只要舉出一個事實,就可以證明這兩場戰爭的正確性,那就是過去十年,美國沒有再遭到恐怖襲擊。

不是恐怖分子不來襲擊美國,而是通過這兩場戰爭,無論從心理上,還是實際能力上,都重創了全球的恐怖分子。因為這兩場戰爭铲除了恐怖分子的基地,包括支持恐怖分子的薩達姆政權。所以美國的安全,是這兩場戰爭的直接結果之一。

反恐,是一場非常艱難的戰爭。因為這跟兩次世界大戰和冷戰完全不同。比如二戰面對清晰的德國和日本,冷戰面對蘇聯,那是一個國家,一個政府,雖然蘇聯有核子武器,但如果它敢用,就會遭到美國的反擊,蘇聯就可能從這個地球上消失,當然美國也會遭到重創。所以美國採取遏阻政策,威懾阻止蘇聯,不讓它有幻想輕舉妄動,而且產生了效果。

但今天的恐怖分子就不同了,它不是國家,它沒有政府,它是分散的,不再是公開的單一目標。另外,你採取威懾作用也不靈了,因為它採取自殺同歸於盡的方式,它不怕死,它來找死。對不怕死的,你還怎麼威懾恐嚇呢?

恐怖主義的第二個和常規戰不同的是,它比野獸還殘忍,不是不惜屠殺平民,而是專門用殺害平民的方式來進行襲擊。最近美國前副總統切尼出了本新書,他在接受福克斯電視採訪的時候說,如果那19個劫持飛機撞毀世貿大廈的恐怖分子拿到了核子武器,他們會不用使用?切尼說,他們一定會使用。我完全認同這種看法,恐怖分子拿到任何武器,他們都會用,不論是原子彈還是毒氣。這是一批人類罕見的亡命徒,更是罕見的邪惡。所以反恐戰爭,是人類一場新型戰爭,是一場最艱難的戰爭。

但是,僅僅铲除恐怖分子是不夠的,關鍵是要铲除產生它的溫床。那麼什麼是它的溫床?西方的左派強調說,原因是貧窮,只要美國等西方國家向中東和穆斯林國家提供更多的錢,更多的經濟援助,降低那裡的貧窮,才能解決問題。但這是完全不著邊際的說法。因為事實是,恐怖主義的頭子本拉登,絕不是窮人,更不是因為貧窮,才起來搞恐怖主義的,本拉登是億萬富翁,他們是因為意識形態,是因為他們的極端伊斯蘭主義。而美國被視為是阻止極端伊斯蘭主義征服世界的最大障礙,正如意大利名記者和作家法拉奇說的,這些拉登和伊斯蘭們,要摧毀的是美國的文明,而美國倒了,歐洲就倒了,世界就倒了。所以法拉奇勇敢地說出真實:跟極端伊斯蘭的這場戰爭,是保衛西方文明、捍衛我們的生活方式的戰爭,是我們自由人的生死存亡的選擇!

所以,恐怖主義的興起,根本不是貧窮這兩個字可以簡單概括的,更不是西方多掏錢就可以解決的。意識形態是它的主要原因,那就要從意識形態上入手解決。

首先的當務之急,就是铲除那些支持恐怖分子的獨裁政權,只有獨裁政權垮台,民主和自由的思想才可能傳播進去。所以,推翻獨裁政權,是戰勝恐怖分子的最根本的手段,也是唯一的道路。而不是靠什麼撒錢、國際援助的夢想能解決的。撒錢的結果是什麼?我們看剛結束的利比亞獨裁政權就很清楚,就是給獨裁著們做鍍金的沙發、頭像,讓獨裁者們享盡奢華,在鎮壓本國人民的同時,禍害全世界。

為什麼說民主是解決極端伊斯蘭主義的根本手段和方向呢,我們看土耳其,它是穆斯林國家,信仰伊斯蘭的在人口中占多數,但是土耳其一直不是恐怖分子的老窩,反而是西方的盟友,早在五十年代就加入了北約,並參加了韓戰,跟美軍並肩作戰,成為西方軍事集團中的一員。為什麼會是這樣?就是因為土耳其是一個民主國家。所以民主制度,是對付極端伊斯蘭主義的最有力武器。

我們再來看印度,有一億兩千萬穆斯林,但是印度更沒有支持恐怖分子,因為印度按人口是全球最大的民主國家。

我們再來看印尼,它的穆斯林人口全球最多,超過兩億人。但是印尼也沒有成為恐怖分子的基地,也是因為印尼走向了民主,近年印尼的選舉更加成熟,國家穩定,而且也成為西方的盟友。所以,關鍵是要使穆斯林國家進入民主的行列。

而布什和切尼當年領導的伊拉克和阿富汗這兩場戰爭所以說在正確的方向,因為第一,铲除了那裡的獨裁政權,切斷一條對恐怖分子在精神和物質上直接支持的動脈。第二,這兩個國家實行了民主選舉,這對整個中東地區,包括北非國家,都產生了無法估量的巨大心理影響!

伊拉克人民可以選舉了,阿富汗那些戴面罩的女性可以投票了,他們能,為什麼我們不能?這個信號,像閃電,像霹靂,強烈地震撼和影響整個穆斯林世界!

今天突尼斯的革命,埃及趕走獨裁者,利比亞人民獲得勝利,敘利亞人民的浴血奮戰,都跟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選舉,有重要的、直接的精神聯繫。甚至可以說是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選舉制度直接在中東和北非導致了多米諾骨牌效應!

這個效應,還在擴大,在利比亞人民獲得自由之後,這股旋風很快就會把敘利亞的獨裁者刮下台,而敘利亞倒台,就直接影響到伊朗,那就是整個中東要地震,把獨裁政權整個翻個個。

而中東的變化,北非的變化,毫無疑問,正直接影響著全球最大、最後一個頑固的共產政權,那就是中國!從胡錦濤當局對北非中東革命這麼擔憂,這麼慌張地在國內更採取高壓政策,就更可以看出他們是多麼恐懼。

所以,911事件發生後這十年,是人類重要的十年。美國付出了三千多平民和四千多士兵的生命代價。這個事件也成為一個改變世界的導火索,它改變了中東和北非,並將最終改變中國。

而這個變化,這個全球走向民主的大趨勢,是對那些911亡靈的最好祭奠。他們的無辜遇難,引導了一場結束恐怖主義的戰爭、一股推翻獨裁政權的滔天巨浪,它也把以美國為代表的自由世界的力量往獲得全球勝利的方向推進一大步。所以,我們永遠不會忘記911!永不忘記!

2011年9月10日

2011-09-1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