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默多克頂起西方“右邊天”

曹長青



媒體巨子默多克(也譯梅鐸)“新聞集團”屬下的《世界新聞報》因“竊聽”事件而掀起巨浪,不僅西方左派媒體幸災樂禍、不遺余力報導、攻擊,中國官媒也批判這是西方墮落,台灣、香港、海外的華文媒體更是人云亦云,甚至反共人士也跟着痛批默多克。但是這些批判,西方左派是心知肚明,在玩左右派的對弈。而華文媒體則是對西方左右的對博,尤其對默多克在捍衛西方文明上的巨大作用和貢獻,極端的無知。

《世界新聞報》用竊聽方式挖新聞,當然是錯誤的。但這個事件的處理方式,恰恰體現出西方制度的優越性:記者雖是“無冕之王”,但英國國會舉行了該事件的聽證會。新聞監督政府,國會又有權問訊媒體,構成權力平衡。英國警方也抓了《世界新聞報》主編,以法治“報”。而默多克本人,不僅到國會回答質詢,並公開認錯道歉;甚至採取了壯士斷腕般的自責措施,把有168年悠久歷史的《世界新聞報》給關掉了!

在西方很多報紙因經濟不景氣而倒閉之際,《世界新聞報》的發行量仍是全英第一,是盈利的報紙!英國《衛報》、《泰晤士報》、《每日電訊報》和《獨立報》等四家大報的總發行量還不到180萬份,而每期《世界新聞報》發行高達280萬份!但默多克卻把它關掉了!有行內人士認為,這樣處理太過嚴厲,因為可撤換報紙主管,改變編輯方針,沒必要把一個盈利的老牌報紙一下子毀掉。但這個“關報”之舉體現出默多克的負責和決心!

俗話說“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媒體也如此。但關鍵是出了問題後怎樣處理,如何改正。默多克對整個事件的處理態度是嚴肅、負責、有擔當的。

但是,即使默多克關閉了《世界新聞報》,並放棄收購英國天空電視全部股權的決定,媒體上對他的攻擊仍沒有、也一直都不會停止。不瞭解西方左、右派的對戰,就根本無法弄清楚:這背後的強烈意識形態之爭,是西方一場看不見硝煙、卻每天都在激烈進行的戰爭!

羅斯福是左派源頭之一

西方左右派之爭在美國最為典型,在三十年代左翼羅斯福總統上台推行“新政”後更為明顯。羅斯福利用美國出現“大蕭條”經濟危機,全力推行社會主義政策——大政府,高福利,高稅收,國有化,擴大政府權力。新政獲得左翼主導的知識界歡迎,因為它的旗幟是均貧富、社會平等。這種口號本身就佔據道德高地,符合知識份子要建立“理想國”的烏托邦幻想。

但“新政”遭到右派的抵制,認為它是摧毀資本主義、剝奪個人權利、抵觸美國建國先賢在《獨立宣言》中確立的人的三大權利——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權利(“追求幸福”主要指個人發財致富的私有財產權)。這三大權利,都是指個人,而不是群體和政府。

但由於發生二戰,在經濟和戰爭內外雙重壓力的特殊環境下,羅斯福得以連任四屆總統(死在第四屆任內),獲得美國有史以來最長的總統任期(權力),所以得以把名為“新政”的社會主義政策全面推廣。今天美國的很多“大政府”福利制度,都是新政的產物,所以說,羅斯福是導致美國政府左傾源頭之一。

右派為什麼強烈反對社會主義?因為社會主義被視為共產主義的初級階段,二者的理論根基和核心目標都是均貧富的烏托邦。共產黨用“人民”名義均貧富,剝奪個人財產,以及政治自由。西方左派政府,則以“公共利益”名義,高稅收的手段搶劫個人財產。共產黨用暴力建立“共產主義天堂”。西方左派政府則用“不繳稅進監獄”的“軟暴力”推行“社會主義理想國”。兩者都是用群體名義剝奪個體權利,本質是一場集體主義(collectivism)要摧毀個體主義(individualism)的戰爭。

大於權利的“善”是偽善

雙方都有自己的理論基礎。左派經濟學家、曾風行一時的凱恩斯,崇拜馬克思的《資本論》,為羅斯福的新政提供了主要理論。連近年獲諾貝爾經濟獎的《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克魯格曼(Paul Krugman),至今還動不動引用馬克思語錄,有人統計其引用次數之多,全美第一。

左右派理論在學術界比較有代表性的是哈佛兩位教授,左翼羅爾斯(John Rawls)寫的《正義論》強調“善大於權利”;簡單概括就是,為多數人利益可以剝奪個體權利,劫富濟貧是應該的、道德的。哈佛另一位教授諾奇克(Robert Nozick)則針鋒相對反駁羅爾斯,認為“權利大於善”,如果可以用多數人的名義、以公共利益的名義、以國家和人民的名義剝奪個體財產和權利的話,最後將走向集權社會。諾奇克比喻說,難道盲人就得把別人兩只眼睛“均”去一只,才算“平等”?這不僅完全不平等,更不道德。

比諾奇克更鮮明、強烈、深刻的是女哲學家、作家安蘭德(Ayn Rand),她全力為資本主義正名,強調“個體權利”不可剝奪。資本主義是為自由競爭、個體權利的實現提供最合理平臺的制度。而一個能保護個體權利的制度也是最道德的制度。

左派強調“善大於權利”,表面好像很占道德高地,但離開捍衛個人權利的“善”,不僅一定是“偽善”,而且其實質是“惡”!因為它以多數的名義、公共利益的名義,剝奪個體權利,走向以集體主義為核心價值的社會;其結果就是毀滅每一個具體的個人。共產蘇聯和紅色中國的實踐,已經清晰地展示了這種集體主義走向極權專制的“惡”。

在今天的西方,一個最令人痛心和不可思議的現象是:共產主義好像從來就沒有發生過。西方左派高舉同樣的旗幟——劫富濟貧,雖然和共產主義一步到位的打土豪分田地、直接沒收富人財產稍有不同,他們是通過政府的高稅收,一步步把私人的資金、財產變相地轉移到政府手裡,政府擁有控制和重新分配這些財富的巨大權力,這在本質上、方向上、結果上,都和共產主義是一樣的。政府越大,就越成為吃掉個人的魔鬼,個體的力量則完全無法抵禦了。

左派恐懼“絕對自由意志論”

今天在美國風起雲湧的“茶黨”運動,其旗幟就是反對大政府,反對剝奪個體權利,反對建立在集體主義根基上的福利社會主義,捍衛個體自由。他們中多信奉“絕對自由意志論”(libertarianism),即推崇小政府、闊斧砍稅、控制赤字,保護個人權利,尊重個體自由意志的價值。很多茶黨集會,都高舉安蘭德的畫像,把這位八十年代去世的美國暢銷書作家(代表作《阿特拉斯聳聳肩》和《源泉》)和客觀主義哲學創始人視為精神領袖。在美國,正有越來越多的人自豪地宣稱自己是“絕對自由意志論者”。

媒體巨子默多克所以捲入西方左、右派戰爭之中,因他也是一位“絕對自由意志論者”,信奉“自由資本主義”,認為“世界上沒有任何一種社會模式,可與講英語的國家發展起來的模式相媲美。”他建立的龐大媒體帝國,就在努力宣揚這種價值,所以被左派視為一大威脅。這次全球左派一哄而起,借新聞集團旗下報紙出錯之際,恨不得把他轟垮、幹掉。

默多克個人的信奉,並不足以引來左派的槍林彈雨。重要的是,他擁有全世界最龐大的媒體帝國,雄踞美國、英國,澳洲等地,佔有巨大的話語權,對英語世界的政治、經濟、文化和新聞等具有不可估量的影響力。而今天,英語又是全球最主導話語權力的語言,這才是左派們最恐懼的。

媒體天才 一紙風行

澳大利亞出生的默多克沒有顯赫世家和富豪背景,他父親是個戰地記者,五十年代臨死前為兒子買個小報作為“遺產”。當年才二十出頭的默多克很快就展示出媒體天才,不到幾年就使這張小報盈利;十年後就創辦了全國性大報《澳大利亞人》。經過不斷擴展收購,默多克現在擁有澳大利亞70%的報紙。在一個無數人想辦報、抓媒體的時代,一個白手起家的人,締造了如此的媒體帝國,這本身就是傳奇。

正因為默多克本人信奉“絕對自由意志論”,所以他的媒體,基本都是右翼觀點,提倡小政府、市場經濟、減稅、個人對自己負責(而不是躺在福利上吃別人的財富)等價值,這對澳大利亞保守派的霍華德總理能夠連任三屆12年,成為澳洲戰後執政最長的內閣之一,起到了相當大的支持作用。

默多克在六十年代末到英國發展,收購了頻臨破產的《世界新聞報》。他就有這種起死回生的本事,把這張報紙辦到盈利、且發行量全英第一。隨後又收購同樣要關門的《太陽報》,也是同樣故事,《太陽報》冉冉升起,發行量劇增、盈利,並改變原來左翼立場,成為最支持當時的保守派首相、大刀闊斧推行資本主義的撒切爾夫人的報紙。撒切爾連續執政11年,在英國擊敗左翼工會勢力,推行市場經濟,獲得巨大成就,這跟默多克的報紙支持有相當的關係。默多克購進英國最老牌報紙《泰晤士報》等媒體後,對英國報紙的佔有率達40%。後來又拿到英國“天空電視”近四成股權。英國是歐洲英語世界的中心,默多克的媒體,影響了整個歐洲。

不可想像沒有“福克斯”

冷戰結束後,美國成為唯一超強。默多克又到美國收購了《紐約郵報》,現發行量已排全美第五(《華盛頓郵報》降為第六)。在紐約這個左翼大本營,默多克右派觀點的《紐約郵報》發行量居然超過了左派旗艦《紐約時報》,成為當地第二大報(第一是《華爾街日報》)。後來更引起全球媒體關注的是,默多克的新聞集團購進了世界最著名的商業金融報紙《華爾街日報》,並把它的發行量提升到全美第一。在美國經濟衰退、很多報紙發行量暴跌、被迫關門之際,默多克的報紙卻訂戶增加,簡直是奇跡。這更成為左派嫉妒、痛恨、發泄怒氣的對象。

默多克在美國的另一壯舉,是購進了有線電視福克斯。福克斯比CNN晚成立16年,卻在10年前收視率就超過CNN,成為美國最受歡迎的有線電視。今年第一、第二季度前12名收視率的節目,全部是福克斯台的,可見它在美國政治、經濟和文化中的影響作用。這也是左派們嫉妒、痛恨默多克的地方,因為這原來都是他們的地盤。

美國左翼一直主導媒體,除《華爾街日報》,主要大報都左傾。全美三大無線電視台也都偏左。《紐約時報》和MSNBC(以前是CNN)是左翼在報紙和電視中的兩個旗艦。更不要說大學校園、研究所、出版和演藝界等,更是左傾知識份子主導。2008年美國大選前MSNBC.com對144名主流媒體記者做的民調顯示,125人給民主黨捐款,只有17人捐給共和黨,比例是七比一。當時表態支持奧巴馬的全國大報有178家(發行總量2764萬),只有58家支持麥凱恩(發行總量454萬)。

在這種左傾氛圍下,福克斯電視異軍突起,打破了三大台壟斷美國電視業的格局,給了推崇資本主義的右翼一個言論天地,平衡了左翼的聲音,對美國政治產生了重大影響。難以想像,如果沒有福克斯電視,會是一副多麼可怕的景象:在羅斯福的隔代傳人奧巴馬領導下,在MSNBC等左瘋啦啦隊的助陣下,美國昂首闊步邁向 “社會主義新美國”。

美國文明將被世界分享

瞭解了這些背景,就知道默多克在捍衛資本主義、傳播保守派價值方面,在美國以及整個西方世界,扮演什麼角色,起到多麼舉足輕重的作用!

在美國新聞史上,《時代》週刊創辦人盧斯建立過媒體帝國,當時擁有四本週刊,發行量占美國成人讀者的二成,被視為史無前例。但今天默多克的媒體帝國,遠遠大於盧斯的世界。但這兩位美國媒體巨人,有驚人的相似之處,他們都是“理想型”的,都有用“美國價值”改變世界的雄心和能量。

盧斯在四十年代曾發表《二十世紀是美國世紀》的演講,強調以市場經濟和個人權利為核心的美國價值將走向世界。他的媒體帝國強力抵制羅斯福的社會主義新政。盧斯甚至說:“痛恨羅斯福是我的責任”。

默多克也具有盧斯般的理想精神。《紐約時報》曾引述“時代華納”主席帕森(Richard Parson)的評價:默多克“是十八世紀的人,他認為這個世界仍在塑造,他將參與這種巨大的工程,在其中佔有一席之地。”

默多克跟盧斯一樣,認識到美國價值的重要性。他認為:世界正走向現代化,並且越來越美國化。美國已成為“世界最大軟體製作中心”,向外傳播美國的“軟力量”——美國價值、美國文化、美國精神。他還跟盧斯同樣,認為美國將“統治”世界,“但不是從版圖和征服的沙文主義角度,而是從價值的角度,認為美國文明代表迄今人類社會能達到的最高水準,將被世界分享。”

當年盧斯還以堅定反對共產主義著稱,是西方最強烈反共的媒體名人。但默多克謀求到中國開闢市場的一些妥協,被批評不堅持原則。但默多克在演講中曾說,“傳真機讓異見人士得以避開政府控制的印刷媒體。直撥電話使政府難以控制人與人之間的聲音交流。而衛星廣播讓许多封閉社會中渴求信息的民眾能夠繞過國家控制的電視頻道。”他要進入中國,希望撬開這個“封閉”,給人們提供“渴望”的信息。但是共產黨早就看透默多克,知道他信奉的資本主義和個體權利等價值,會從根基上威脅極權統治,所以絕不讓他的媒體進入中國。近年默多克已完全放棄這種努力,他的傳記作者說,默多克承認“外來者在(中國)這個市場很難有所作為”。

被歷史銘記的媒體帝國

盧斯活着時,被左派痛駡圍攻;至今左派主導的美國媒體和知識界,仍刻意忽視和貶低他的價值。今天默多克同樣,也因其右翼經濟理念和在資本主義社會中極強的競爭力,而遭到左翼和無能者的無情攻擊。所以這次新聞集團屬下《世界新聞報》出事,左派們乘機大做文章,指望這個媒體大廈從此一蹶不振,甚至倒塌。

但正如《富比士》雜志創辦人富比士所預測的,默多克的媒體帝國不會垮,他會度過這場危機。不僅因為他所追求的經濟理念符合人類的方向,更因為有無數和他理念相同的人心,這是支撐默多克的媒體帝國的基礎。

默多克的歷史地位,其實今天就可論定,他將超過盧斯,成為美國以至世界的媒體傳奇。盧斯當年創辦四本週刊,主導過美國媒體風潮。但今天默多克不僅有美國的第一大報、收視率第一的有線電視(共擁有35家電視台),占美國四成的電視市場;還在英國擁有四成報紙,還有大出版社哈珀科林;在澳洲報業更超過六成;甚至觸角進入美洲亞洲;在拉美與三家電視合作播送節目;在印度有EETV,通過七種語言、40多頻道向亞洲53個國家提供節目,覆盖全球約1/3的人口,是人類有史以來規模最大、最國際化的媒體帝國。

在美國為代表的西方這場資本主義對社會主義、中產階級對精英主義、常識對意識形態的戰爭中,媒體就是號角。默多克像盧斯一樣,把資本主義的價值、中產階級的常識,用媒體的號角傳播出去。這種艱難的、英雄般的努力,將和資本主義的勝利連結在一起,被歷史銘記。

——原載台灣《看》雙週刊2011年8月

2011-08-0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