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基辛格《論中國》誤導西方

曹長青



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剛出版一本近600頁的新書《論中國》(On China),被大西洋兩岸媒體關注,英國《衛報》和美國《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等都發表了書評。但對這位“中國通”的大作,卻給予很多批評。這本書再次展示,西方的所謂中國通,大多都是“中國不通”。

基辛格的《論中國》起碼有四點值得討論和批評。第一,他用中國文化來解釋共產黨在中國的崛起,強調中國歷史如何影響了北京的外交和對西方的態度,要懂得中共領導人,就必須懂得中國這種歷史。

基辛格在書中大談中國古代和近代歷史,但正如《紐約時報》的書評所指出的,基辛格所寫的中國歷史文化基本都是從漢學家那裡扒來的。他炫耀或假裝自己是個“中國通”,但他這種論述,恰恰證明了他不瞭解中國政治,也不深知中國文化。雖然中國兩千年的封建專制歷史,是中國至今仍獨裁統治的原因之一,但共產主義在中國的出現跟中國歷史、中國傳統文化都沒有直接的關係,而是蘇聯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中國送來的馬克思主義。共產勢力在中國的出現和崛起,更多是一種舶來品,而不是中國文化自身的必然。從中國歷史和文化傳統來看,如果至今仍延續獨裁統治的話,基本上應該是蔣介石模式的,再進步一點的話,是新加坡模式的。而基辛格強調共產黨跟中國文化歷史的關係,等於證明了,他實在不懂中國的文化歷史。他懂不懂共產主義,也令人完全懷疑。

●打開中國大門的神話

第二,基辛格這本書和他1994年出版的那本《外交》(Diplomacy)一樣,又是炫耀他當年秘訪北京、打開中國大門的“政治遺產”。但有點政治頭腦的中國人都知道,尼克松和基辛格1972年的中國之行,只是強化了共產黨的統治,增加了中國人對毛澤東的崇拜,以及對共產洗腦的確信:你看,連全世界頭號帝國主義的總統、國務卿都來朝拜我們的毛主席了!而根本不存在“打開中國大門”。

1972年,正值文革尾聲、毛的聲望最低潮之際。毛發動的那場文化大革命,敗象已十分明顯:國家一片混亂,經濟到崩潰邊緣,人民私下怨聲載道。連毛的“最親密戰友”林彪也叛逃墜機身亡(據說毛從此一蹶不振)。毛曾自豪地說,他一生做了兩件大事,一是把蔣趕到了台灣,二是發動了文革。但文革的失敗,大概連他自己也感覺起碼錯了一半。

但就在這種時刻,美國總統來朝拜了,等於給毛注射了一支政治強心劑,增加了毛的帝王自豪感和共產中國的合法性。除此之外,在中國國內,毛在政治上的清洗和鎮壓,經濟上的完全國家壟斷,思想文化上的鐵壁銅牆式的控制等,都沒有絲毫的改變;談不上在任何一點上打開了中國的國門。在國際上,毛一如既往地聯合古巴、朝鮮等共產小惡霸。

而尼克松和基辛格則通過這個虛假的“打開中國大門”,在美國和國際社會撈取了更多的政治資本。十分荒謬的是,直到今天,美國和整個西方,就愣是承認了這個壓根不存在的“尼克松打開了中國大門”的虛幻。這個眼睜睜看著是神話的東西,美國居然沒有“中國專家”去戳穿,足以令人目瞪口呆。

難怪基辛格至今仍在吹噓他們打開了中國大門。設在加州的尼克松圖書館,還單設展廳,裡面有尼克松和毛澤東會面的塑像,把這作為尼克松最輝煌外交成就。居然沒有人提一個問題:去朝拜專制,給獨裁者下跪難道不是天下最容易做的事情嗎?今天如果美國總統奧巴馬要帶著希拉里去德黑蘭朝拜伊朗總統艾馬丹加,難道不是全世界最容易的“外交”嗎?

●諂媚獨裁者的下賤

第三,基辛格的這本《論中國》仍是大談他當年見到毛澤東的場面,描繪這些獨裁者時,說好話,美言,正面評價。例如,他吹捧毛是“哲學王”;歌頌毛的《矛盾論》是“出名的戰略”,甚至說“這是為了從孔子的大同理念中演化而來的終極目標服務的。”毛怎麼會跟孔子有“共同理念”,這都是哪對哪呵!基辛格好像根本不知道,毛是最痛恨孔子的,別說文革中掃四舊、批孔,即使批判林彪,都跟孔子連到一起,叫做“批林批孔”。

正因為對毛的本性是如此無知,基辛格才這樣說,如果中國能保持統一並在21世紀成為超級強國,人們會像對秦始皇那樣來看待毛,那些暴虐,會被一些人視為“必要的邪惡”。事實上,有誰會這樣認為呢?狡猾的基辛格是在表達他自己的想法吧?如果是這樣,不知作為猶太人的基辛格先生是否認為,希特勒屠殺六百萬猶太人也是“必要的邪惡”呢?希特勒是要阻止猶太人中的“赤色共產主義”傾向呵。

對毛的共產夥伴和幫兇,基辛格也是推崇備至,讚美周恩來“在談話時帶有孔聖人般自然的優雅和過人的智慧。”甚至美化下令六四屠殺的鄧小平——這個“有著憂鬱眼神的勇敢小個子”在中國確立了“秩序、專業和效率”的價值觀。

美國2008年通過《政府公開法》後,使尼克松和基辛格當年跟毛澤東的談話記錄被公開,人們更從中看到,這些美國高官當年諂媚中國獨裁者的醜態。例如,尼克松當面奉承毛澤東說,主席改變了世界。毛澤東在回答一個問題時,用英文寫了“Yes”,基辛格還討好地向毛澤東要了這個紙條,說是要永遠保存。真夠自我作踐的。

雖然英美的書評對基辛格們所謂打開中國大門的神話缺乏認知,但他們起碼知道,不能這樣諂媚獨裁者。《紐約時報》的書評委婉指出,“基辛格對毛澤東時代的領導人的描述露出帶有欣賞的親密。”

●好像是中宣部官員寫的

第四,基辛格再次展示他一貫的小聰明,或者說權謀。在《論中國》中,基辛格大談計謀、戰略、或者說權術政治,用他自己的說法,是現實政治。事實上,基辛格是西方典型的玩權謀的政治人物,他看重的是利益,善於妥協和交易,強調什麼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種只要利益、不要原則的邏輯。事實上,以基辛格為代表的、美國自從冷戰期間直到今天都仍然在實行的所謂“聯合小邪惡,對付大邪惡”的外交政策,已經無數次砸了美國自己的腳。當年美國為了反對蘇聯入侵阿富汗,曾給予塔利班支持,結果現在塔利班成了美國最兇惡的敵人。基辛格成為美國外交史上一個里程碑式的人物。事實上,基辛格路線,給美國外交政策所帶來的負面作用,遠超過正向作用。

正因為基辛格的思路是建立在權謀、權術之上,而不是堅持原則,在原則上扎根,所以,在他的《論中國》這本新書中,對中共的極權統治,對毛澤東時代造成的大眾死亡,都是輕描淡寫,一筆帶過,甚至對共產黨軍隊在天安門廣場對學生和市民的六四屠殺,也為中國政府辯解說,學生佔據首都中心廣場是一種策略,來顯得政府無能和軟弱,並“誘惑”當局魯莽行動等等。

連《華爾街日報》的書評都指出,基辛格這本新書的“最後一章是最薄弱的”。因為基辛格對當今中國的惡劣人權現狀完全回避,只是強調中國的穩定和發展、中國的繁榮和大國崛起等等。這種邏輯和調子,給人的感覺,好像這本書是共產黨的中宣部官員寫的,非常適合給中國人進行洗腦用。

●靠中國吃飯的美國政客

基辛格的新書,談論中國的角度,很明顯地站在在中共掌權者一邊。他明確說,跟中國打交道,不能太強調人權、民主,強調這些價值,會把跟中國領導人的關係搞壞了。甚至他還把美國向全球傳播民主價值看作是推動美國外交的絆腳石,提出要“不帶感情的權力政治”,等於說白了,就是外交不要帶感情,不要想到人性,不要民主,不要想到專制國家的人民沒有自由等等。

88歲高齡的基辛格,還要跟中共拉關係。他說,過去四十多年,他去了中國超過五十次。西方媒體說,基辛格是靠中國吃飯的,有報導說,基辛格任董事長的商業顧問公司,90%的客戶都是跟中國做生意的歐美公司。

基辛格跟尼克松一樣,都是共和黨人,在美國的政治光譜中是右派。但這次他出書,不僅左派的《紐約時報》的書評批評他,連右派《華爾街日報》對他也不客氣。他姑息中共,犧牲原則,整天玩策略計謀,損害原則理念。這種只管輸贏、不問是非的政客,美國的左右兩派都不喜歡他。這種權術之路,在特殊的機遇下,可能給政治人物帶來光環,但卻不會給健康的民主社會帶來正向價值。所以,從長遠來看,基辛格之路,只能是一個引以為戒的負面教訓。

——原載《看》雙週刊2011年6月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2011-06-1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