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桑蘭的證人路平在中國行騙

曹長青

中國古語說,人以群分、物以類聚。這桑蘭案,真是絕了,竟然把流氓惡棍們集中到了一起,演出了一場曠世的小醜鬧劇。

這裡先不提那對敲詐夫婦黃建、桑蘭了,他們原來的那個代理律師海明,已被證明是個惡棍。真是老天有眼,海明后來竟然被桑蘭黃建告上了法庭,他們兩家干上了,互相揭發大批判,那勁頭簡直像個“迷你型文革”,還很受廣大群眾歡迎呢。我早就預言,桑蘭跟海明,遲早會打起來,因為都是流氓惡棍。他們兩家打,就像希特勒跟斯大林打,同歸于盡,是最完美的結局。

海明跟桑蘭鬧翻了,這個案子居然還有人接手。有同樣基因的律師出現在佛羅裡達奧蘭多市,他叫徐曉冰,居然接過桑蘭案,當上了“海明第二”,繼續幫桑蘭“濫訴”。

海明當年接桑蘭案,是想出風頭,開始就用美國種族歧視桑蘭什麼的做賣點。現在這個徐曉冰,律師生意慘淡,可能想賺幾個銀子。他在佛州奧蘭多的律師所,不僅開在街對面是0.99美元廉價商品店的低收入區,而且窮到廣告似乎都做不起,在像“工地倉庫”般的木板房子的律師所外牆上,用繩子吊個帆布條幅,就當廣告了,上面寫著,打離婚案,辦遺囑,辦綠卡等等,只要250美元起價。這也太掉價了吧?紐約那些再唬牌的華人律師,也沒寒磣到徐曉冰地步吧?所以網民早就把徐曉冰嘲諷為“徐笑柄”了。

人們今天嘲諷痛罵惡棍律師海明、惡心律師徐曉冰的時候,可別忘了,這個桑蘭案裡,還有個非常特殊的自稱“證人”的路平呢。這個老頭子現在哪裡去了?

今年應該78歲的美籍華人路平,當時曾跳出來,跑到海明的律師所,信誓旦旦地說,他曾親眼看到“被告”劉謝夫婦的兒子薛偉森“性侵”桑蘭,他還有桑蘭的血跡和錄音呢。(十多年前路平就知道保留血紙什麼的,這老頭子可真有心計呵。看來各種帶血的東西都不能扔呵,說不定哪天派上用場,血中生財呵!原來“血汗錢”還有這個意思,路平對中文有貢獻呀!)

但這個證人路平說的是真的嗎?如果沒有心理疾病,天底下有誰會把一個女人(還是癱瘓)的那種血紙一直保留著?他也不怕腥臭出毛病來?

剛從媒體上看到“路平”這個名字時,就覺得有點眼熟。后來看到路平在記者會上的錄影講話,完全確定了,這世界真是很小,這個路平,居然還跟我打過交道呢。

先說他的所謂證詞,本應是交給法庭,由法官和陪審團裁決其可信度。但路平和桑蘭律師卻高調開記者會,公布證詞。既然這樣,他這個證詞就成了公眾討論的題目,誰都可以根據常理,來評論他的“證詞”是否可信。

首先,有點常識的人在第一時間都會質疑,為什麼路平當年不告?美國有言論和新聞自由,並是法治國家,怎麼路平一直不吱聲,十多年后才出來嚷嚷?他當年不替一個未成年的小女孩討公道,現在冒出來什麼意圖?

其次,當時桑蘭住在薛偉森家裡,如果薛有不軌想法,那麼在自己家裡,什麼時候都有條件,為什麼偏偏要等到“路平醫生”來的時候,當著他的面做出格的活動?編故事也要符合基本邏輯吧?

第三,路平說他到薛偉森家時,看到薛正在沙發上摟著桑蘭,上面盖條毛毯。然后聽到桑蘭說,怎麼有血了?既然是盖著毯子,那下面發生什麼事,路平是怎麼“目睹”的?他有透視鏡?

第四,當時並不是桑蘭和薛獨居,桑蘭的父親、母親都在那裡住。在這種狀況下,如果薛偉森真的“性侵”,怎麼會在大白天,還是在客廳?難道路平想證明薛偉森是弱智者?而且,桑蘭父母在干什麼呢?他們縱容薛偉森性侵桑蘭?

第五,基本常識,在美國一個二十出頭的小伙子,從《紐約時報》的報導照片來看,形像個頭都不錯,他要想找個女孩子,或僅僅解決性問題,實在輕而易舉。在美國,連高中生有女友和性生活都司空見慣,薛偉森會去“性侵”一個下身毫無感覺的癱瘓人?

第六,路平說至今保留有桑蘭的“血跡”。他怎麼得到的這血跡?怎麼能證明是“性侵”造成?而且一個老男人13年保留一個女孩子的“血跡”?這個行為本身不是怪異、不是病態嗎?事實上,這整套說法都令人懷疑:是不是全是虛構的?

這種質疑不是空穴來風。路平有過憑空撒彌天大謊的前科。

從網上看到的路平就桑蘭案的談話表明,他當時和桑蘭的義務監護人夫婦(劉國生、謝曉紅)發生爭執,被終止對桑蘭的推拿(所謂治療)。所以不排除路平出來“作證”是挾怨報復。就像那個新華社記者楊明,明顯因為當年想采訪桑蘭不順(他自己撰文說),就利用此機會泄泄當年之憤,在完全沒經法律程序的情況下,就在媒體上白紙黑字、用文學描述手段給薛偉森定罪了。難道不擔心薛偉森跟他們打誹謗官司嗎?

十多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你說,他說,沒有旁證,很難裁決。一般遇到這種情況,如果打到法庭,當事人的歷史,說話做事是否誠實、靠譜,就成為重要的參考。

我起碼了解這麼一件事:大概是十多年前,路平在紐約曾參與民運活動。要跟民運領袖王若望合搞一個“中共冤錯假案索賠委員會”。但很快他們就分手了,因路平做事太離譜。他張羅的那個組織,公布了一批“顧問”名單,把達賴喇嘛也列上了。我當時看到這個消息,就感覺不是那麼回事,因為達賴喇嘛不可能給什麼中國人的民運組織做“顧問”。后來一打聽,藏人根本不知道有這回事。這就是路平的做事風格,屬膽大包天類型。敢在達賴喇嘛這種人物毫不知情的情況下,隨便就拉到他的“顧問團”裡,比海明的“聯合國律師軍團”更有氣魄,更敢騙。

估計他當時列出的“顧問們”都是這麼來的。顧問中還有個紐約的女作家莫利人,她既不認識路平,更不知道為什麼被列到了顧問名單裡,所以很生氣。由于該組織是打著王若望的旗號,所以她就跑去跟王若望抗議了一頓。寫到這兒,再次感嘆世界真是小,那個當年被路平強加的“顧問”,就是今天桑蘭案被告律師莫虎的姐姐。

世界不僅小,而且滑稽。1994年5月,我在北美《世界日報》周刊發表了一篇長篇調查評論文章“周恩來的私生女是真是假”,揭露《叫父親太沉重》作者艾蓓冒充周恩來私生女一事。這個叫路平的人,大概是從王若望那裡拿到了我的電話,所以看到我的文章后,給我打了過來,說他拿到報紙后,認為這文章不能隨便讀,他特地去買了罐啤酒和花生米,然后坐下來好好品嚐。品嚐完之后,就來跟我這兒叫好。但不知這路平老先生意識到沒有,他當年是為我揭露艾蓓撒謊而叫好,但后來他自己是否也去撒彌天大謊了呢?

路平后來還搞過什麼組織,就不清楚了,只是后來從網上查到些報導,例如2009年8月,路平參加民運人士在紐約為司馬璐舉行的90歲祝壽會並講話。2009年9月底,被毛打成大右派、后旅居法國的民運名人林希翎去世,《北京之春》編輯部給她舉行了一個追思會,從報導上看,有14人參加及發言,其中就有這個路平。該刊報導說,“林希翎生前好友路平”在發言中“回憶了與林希翎的共同經歷,贊揚了林希翎與專制制度鬥爭的勇氣。”事實上,那個林希翎,品質惡劣超過海明,精神症狀也超過海明,一個嚇死人的可怕女人(我會另寫長文評論)。

海外民運搞得一塌糊塗,除了客觀原因之外,大小林希翎品質的人“胡鬧”是一個不小的原因。這個路平,從幾件已知的事情上來看,也在林希翎的路子上。

路平出來為“桑蘭被性侵”一事作證之后,被網友查出來的他的資料令我震驚,因為這次他絕不僅僅是搞組織拉大旗做虎皮的不靠譜了,而是回中國撒彌天大謊去了。

路平在山東滕縣(現為滕州市)出生。1988年從中國來美。2008年,路平曾回到山東,去了滕州市東郭鎮。據當地蓮青山旅游網的報導(注1),這位路平居然搖身一變,成為“在美籍華人中其經濟實力頗具影響”的“實業巨子”。這個頭銜可是嚇人的,得是李嘉誠、包玉剛之類,才被華人媒體捧為“巨子”。這沒有什麼人聽說過的路平,怎麼成為“巨子”了?

那這位“路巨子”辦什麼大企業?這篇報導說,路平在“紐約開一家頗具規模的私人醫院”,還注冊有“一家出版公司”,還開辦“一家文物收售中心”。他住的房子就更闊氣了,是“一處千畝地的莊園”。這位美國的“實業巨子”路平還是“醫學博士”,並是“哈佛大學、哥倫比亞大學兩處名牌高校的客座教授”,“作家、學者、書法家”等等。

我在美國住了20多年,別說沒見識過,都沒聽說過,哪個八十年代末(已經50多歲)從中國來美國的華人有這麼大的“成就”:既是企業巨子,又是教授、醫學博士,還開私人醫院,辦出版公司,住一千畝地的莊園!

都不用調查,僅憑常識,就知道這路平是在漫天胡吹。因為根據東郭鎮政府旅游網這篇報導,路平原為上海外語教育出版社主編,1988年到美國。那他靠什麼資本成為“實業巨子”的?哪方面的企業? “注冊的出版公司”在哪條街?他的“文物收售中心”在多少號?路平沒有在美國讀過醫學院,他的“醫學博士”在哪兒拿到的?他在美國連醫生執照都沒有,那間“頗具規模的私人醫院”在哪兒開的?至于“哈佛大學、哥倫比亞大學兩處名牌高校的客座教授”,他是哪年哪月,在這兩所大學教的是什麼課程?

路先生到底是跟東郭鎮的官員喝假茅台喝出了毛病,還是在山東蓮青山夢游時說胡話被報導了?

就連路平在中國時的“上海外語教育出版社主編”也是編的。因為我直接打電話到該出版社調查,該社編輯部金主任特意到人事處問詢,然后她答復說:路平只是在該社短暫地做過編輯,“沒有行政職務,社裡只有社長和總編,沒有主編這個設置。”

我在那篇評艾蓓冒充周恩來私生女的文章中感嘆過,艾蓓敢撒彌天大謊,是那種撒謊如撒尿般隨便的共產文化產物,他們已不知道謊言和真實的區別。現在,艾蓓有了路平結伴,還有海明壯膽。路平能跟海明“唬”到一起,並非偶然,實是“謊以類聚”。像海明的紐約大學(NYU)教授、美國國會頒獎等等,都跟路平同樣,誰是小巫,誰是大巫,都很難區別了。

至于路平在美國住在“千畝地的莊園”,更是謊撒到天邊。別說路平沒有任何莊園,他根本就是靠美國救濟生活呢!據紐約《世界日報》2008年5月4日發表的該報記者曾慧燕寫的報導(題目:生根、歸根?)(注2):路平曾在中國被騙。當時路平回到山東,用3萬美元跟人換25萬人民幣,結果錢被騙去。路平在這篇報導中傾訴,那3萬元是他的全部養老金。他回到美國后,當時“正在申請紐約曼哈坦的老人公寓”。

這路平真夠絕的,我既沒見識過哪個華人有“千畝地的莊園”,也沒聽說過誰來美國20年,還“窮困潦倒”到只有3萬美元。這個路平是可以把兩頭的路都踩平的!往左往右,都可以把謊撒到頭。

后來看到路平在網上說,他一度“甚至連房租都交不出,曾慧燕得知后立即雪中送炭,寄來千元美金為我解決燃眉之急。”這世界日報記者太慷慨了,怎麼資助起美國華人中的“企業巨子”了?

這桑蘭案真是大謊套小謊,大惡棍、小潑皮,一天一場戲。桑蘭、黃健、海明,70多歲的老騙子路平,還有“海明第二的徐笑柄”等,簡直是由潑皮、無賴、騙子組成的“桑蘭惡棍團”小醜鬧天下。

桑蘭告CNN索賠多少億美元,根本沒打到法庭那一步,就撤案了。因為她沒有任何證據。她告美國所有機構的案子,最后都撤銷了,只剩下告當年曾照顧過她10個月、被她一口一個“恩人”感激的劉國生、謝曉紅夫婦了。只是因為她在劉謝家住過,后來又跟黃建(2008年)來紐約住在劉謝家,知道人家有大房子,生活比較富裕,就動了敲詐之心,想通過咋咋呼呼(在媒體上)打官司,用黃建的話說,“嚇死劉國生他們”,來敲出幾十萬美元來(據說桑蘭黃建一直希望庭外和解,就是要劉謝拿錢出來摆平,有錢能使“桑”推磨,叫劉謝“花錢消災”,息事寧人)。

劉謝夫婦當年幫了桑蘭,桑蘭卻演出現代版的“農夫與蛇”,被網友稱為“農夫與桑”。可想而知,劉謝夫婦怎麼能接受這種恩將仇報的敲詐,實在咽不下這口氣,畢竟這是在美國,不能就這麼被人“綁票”了。他們是寧可被“撕票”,也要把官司打到底。可能也真被撕去不少銀子,那個莫虎可不是徐曉冰那種“廉價律師”呵。

可如今桑蘭對劉謝的案子,也突然宣布撤訴了。明眼人都能看清,因為案子到了取證階段,桑蘭黃建什麼證據都拿不出來,桑蘭又恐懼接受被告律師莫虎的“取證”(depositions),她要回答各種問題,這個一貫撒謊的心靈殘疾者,哪敢面對真實啊,所以趕緊撤訴了。

桑蘭的這一堆起訴,一個案子也打不到法庭上,不知會讓多少想看熱鬧的人失望呢。

但路平案倒真有可能打到法庭,因為他對薛偉森的指控是“強暴”,且不說薛偉森是一個普通人(private person),即使他是一個大名鼎鼎的人,你誣告“強暴”,而且是公證后交給律師,作為法庭證詞用,那麼等于是“偽證罪”,會被法律追究。因為從路平公布的內容來看,他什麼實質性的證據都沒有,桑蘭的那堆“血紙”,也可能是瞎說,到了法庭,他也拿不出來。而對薛偉森一方來說,僅僅網上,就有大量過去這些年他們(跟桑蘭)友好互動的證據,2008年桑蘭黃健來美國還住劉謝家,他們的兒子還陪桑蘭去游玩。這本身就推翻強暴一說,等于路平做偽證。

現在桑蘭主動撤訴了。桑蘭當年高調到美國打官司,被告多達20多名,索賠天文數字的21億美元,現在所有的案子都自己撤了,桑蘭這不是有意詐騙了一圈嗎?無怪中國網民說,做人不能太桑蘭,防火防盜防桑蘭!

桑蘭撤案了,但原來被告劉謝的兒子薛偉森起碼可以在美國起訴路平,告他“誹謗”呵。路平要想躲官司的話,大概只有一個路子,就是逃回中國了。但這位“路博士、平教授”經過這次網路曝光之后,還有中國人會買這位“實業巨子”的賬嗎?

(注1:“美籍華人路平先生到山東蓮青山地質生態公園觀光考察”:http://www.tzdongguo.gov.cn/lydt/t20090613_76660.htm)

(注2:美國《世界日報》記者曾慧燕報導:“生根、歸根?”http://www.epochtimes.com/gb/8/5/5/n2106203.htm)



2015-11-2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