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給一人辦報等於報喪

曹長青



六四事件22周年了,按當時中共紅十字會黨組書記譚雲鶴的說法,“六四”也有713名學生和市民被打死。但這麼人命關天的事,在當今中國五千多家報紙、電視電台上,卻連一個字都不提,好象這件事壓根就沒發生過一樣。

今年是辛亥革命百年,但跟一百年前相比,中國的新聞自由不僅沒有進步,反而是倒退了!

清末時,中國開始出現報紙,清政府也隨之頒佈了《大清報律》等,目的是想控制。但學者研究認為,這些立法還是相對比較開明的,促進了中國報刊的“短暫繁榮”,因為報紙可以跟政府打官司了。在清朝結束前的13年中,只有30家報刊被當局查封(平均每年不到3家)。而今天中國政府動不動就全國“整頓報刊”,一次就查封幾百家。去年的整頓,只山東一省就封掉32家報紙,比清王朝13年查封的總和還多。

在過去一百年中,中國有三個時期新聞控制最嚴,標志都是為一人辦報,為一黨宣傳。第一個是袁世凱稱帝遭全國反對時,袁政府頒佈《報紙條例》,對媒體嚴厲鎮壓,有60多記者被捕,至少24人被殺,全國報紙由500家凋零到130多家,史稱“癸醜報災”。

當時有一家日本人在北京辦的《順天時報》敢登一些不同聲音。但袁世凱兒子由於不想讓父親看到那些反對的聲音,居然買了套印刷設備,親任主編,辦了張假《順天時報》,刊登歌頌帝制文章,欺蒙他父親。這張“一人報”袁世凱當然喜歡,認為帝制是人心所向。但好景不長,袁的家人有次到外面買食物,包裝紙是一張真《順天時報》,袁世凱看後才知道,原來天下一片討袁聲。於是袁登基當皇帝才83天就在全國罵聲中“退位”,之後76天就死了(才57歲)。史家認為他“氣結而亡”。袁斷氣前說了四個字“你害了我”,據說就是指兒子辦“一人報”(袁曾說這是“欺父誤國”)。

中國新聞控制的第二個嚴厲期,標志也是辦“一人報”。曾任國民黨《中央日報》副總編輯的陸鏗曾說,1946年他們給蔣介石辦過“一人報”。當時蔣住廬山,南京出版的《中央日報》經上海到九江,再用馬匹或轎夫送到山上,已經很晚,蔣對此“不悅”。於是《中央日報》決定在山上專為蔣辦張“廬山版”,由陸鏗主編,幾十人在山上聽電台收稿、編輯,這樣蔣就可及時看到報紙。當然這張“一人報”跟袁世凱兒子辦的不同,蔣總裁事先是知道的。但相同的是,也是刊登權力者喜歡的東西,當時大權獨攬的蔣總裁也儼然是“皇上”。

據新聞學者的研究,當時蔣介石國民政府頒佈的新聞法令有40多個,其中半數是為新聞檢查而設。只是陸鏗為蔣在廬山辦“一人報”的1946年,蔣政府就以“重新登記”為名查禁報刊,只是重慶、北京、昆明三地就查封了143家;新登記報刊的資本額,比原來提高五萬倍,以此增加辦報難度。

中國對新聞控制的第三期,也是最嚴厲期,是共產黨在中國掌權建政之後。中共通過國有化,把所有報紙變成國營,完全被政府掌控。在清末,中國除了一份《直隸官報》,其他報紙都是民營的。在袁世凱稱帝時,中國的報紙也幾乎都是私營。連袁的兒子都沒法辦份官報與之抗衡,只能辦假報。在蔣的民國時代,除了《中央日報》等,大部分報紙也是民營的,所以蔣政府才要通過巨額資本、繁瑣登記、尤其是新聞檢查等,來限制媒體。但到了共產黨時代,這些都不需要了,國有就是党國所有,甚至都是黨報了,黨當然可隨心所欲。一位《人民日報》副總編曾說,這張中國最大黨報除了出版日期,其他都是假的。話雖有點誇張,但說出了黨報的本質。今天六四事件22周年,中國大小報紙一個字都不登,不就再次證明這種“本質”嗎?從這個意義說,中國的報紙也是“一人報”,是給胡錦濤看的,得符合他的共產黨意識形態。袁的兒子當年辦的是假《順天時報》,今天中國的報紙是真的《順黨時報》。

但“一人報”無法長久,甚至等於“報喪”。袁世凱鎮壓新聞,但從當上總統到皇帝到死,前後才四年。蔣介石從“辦一人報”、嚴控輿論,到被打敗逃到台灣,只有三年。

今天則到了互聯網時代,手機、推特、臉書、博客等,等於每個人都可以辦張報紙,辦個小電台,把北非、中東等民主變革的真實信息,像袁世凱家人外面買食品時包裝的真報紙一樣,傳進中國。胡錦濤的黨報們雖然還在吹謊言氣球,但不管其多麼龐大,在真實的針尖下,都會被扎得“漏氣細無聲”。這個網路的科技革命,給“革”專制的命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武器。所以,也只看“一人報”、只聽讚美聲的胡錦濤們,當然也不會逃脫袁世凱、蔣介石“皇朝被結束”的下場。

2011年6月9日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2011-06-0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