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美國對中國的幻覺

曹長青



美國研究共產主義的專家們好像總是在驚訝,當蘇聯帝國崩潰時,成百上千的美國專家們,沒有一個人預測到70年歷史的共產政權會在三天內結束。

當天安門屠殺發生時,他們再次驚訝。《紐約郵報》的專欄作家科派崔克(Jeane Kirkpatrick)當時在該報寫道:“為什麼那麼多專家對那個那麼多人的國家的事情知道得那麼少?為什麼他們對天安門事件毫無預測?為什麼他們要驚訝?”美國的專家學者們無法理解,為什麼他們熱愛的鄧小平——兩次被《時代》週刊評為“年度風雲人物”——會在天安門廣場殺害年輕的學生們。

被稱為中國問題“專家中的專家”的費正清面對“六四”更是困惑,嘆息說,“中國確實是獨特的,深不可測的。”

后來,當鄧的接班人江澤民利用北約誤炸中共使館事件煽動反美、嚴厲鎮壓異議聲音時,美國輿論又是驚訝,《華盛頓郵報》的社論題目是“中國的真正面目”,該報資深專欄作家何格蘭(Jim Hoagland)的專欄標題是“務實面對中國”,《華爾街日報》社論的標題是“中國的另一副面孔”。這些標題反映出,他們無法理解為什麼朗誦林肯的演講詞、總是滿臉堆笑的江澤民,真正的“臉孔”會是這樣丑陋。

這太多的“驚訝”和“不解”背后,是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和美國政府對紅色中國長期的浪漫、天真、一相情願的幻覺。這種幻覺有著長長的歷史,一篇短文難以全面回顧,這裡只摘引幾個大的事件,看看美國政府是如何“幻覺”的——

●調解國共兩黨,馬歇爾的天真

在二戰剛剛結束時,美國五星上將喬治.馬歇爾將軍去中國,八次上下廬山(蔣介石當時在廬山),勸說國民黨跟共產黨和談,建立類似美國的共和黨和民主黨這樣的兩黨輪流執政的民主政府。馬歇爾的調解當然失敗了,因為共產主義的歷史上,從沒有一個共產黨會真正和其他政黨分享權力,共產党人的夢想就是奪取權力,建立一党專制的烏托邦社會。

馬歇爾和美國政府的調解努力顯示,美國人根本人沒有懂得共產主義。這種企望國共兩黨成為美國的民主黨和共和黨那樣的合作關系,本身就是一個幻想,像一個笑話。

●尼克松打開中國大門的神話

但美國人沒有從馬歇爾那裡得到教訓,于是就出現了尼克松打開中國大門的神話。被“水門事件”釘在丑聞十字架上的尼克松,幾年前去世時,被兩黨歌頌為曾取得外交成就,尤其是“打開了中國的大門”。但是,至今沒有美國學者嚴肅地挑戰尼克松打開了中國大門的神話。

1972年,尼克松和他的權謀家基辛格訪問了中國,在之前一年,毛澤東的接班人林彪叛逃墜機身亡。此后不久,中國就開始了批判林批孔運動。尼克松的訪問對中國的清洗運動為主軸的政治局面,沒有絲毫影響,對中共的內外政策,尤其是對內部的專制統治,毫無作用。它僅僅是增加了毛澤東的帝王自豪感和共產中國的合法性。尼克松的“打開中國大門”之說,只是一個自欺欺人的神話。

尼克松的訪問,結果是使北京進入聯合國,美國的老朋友台灣被取代。這個所謂的“打開大門”,實質上是尼克松所代表的美國政府向紅色中國的“投降”,沒有獨裁者會拒絕敵人的投降的。尼克松把北京迎到聯合國,沒有任何先決條件,即使連要求北京放棄武力犯台的承諾都沒有提出。北京成了聯合國中“合法”的穿著“新衣”的“皇帝”。

嚴格地說,激進的文化大革命只有到了1976年毛澤東死亡才正式結束,而在這之前,中國的政策絕沒有因為尼克松來“打開大門”有任何改變。那麼,尼克松的所謂“打開了中國的大門”實質成效在哪裡?

無論是在美國后來解密的資料,還是中共《人民日報》,都曾刊載了相同的故事,尼克松和基辛格在見到年邁的毛時,尼克松一口一個“主席”,並諂媚地說“主席改變了世界”。基辛格則向毛匯報,他在哈佛教書時,怎樣要求學生讀毛的書。那份低三下四,更助長了毛澤東的獨裁和不可一世。因為連自由世界的領袖們都不僅前來朝拜,還要像周恩來們一樣吹捧他。而尼克松的訪問,最大的成果是,給了毛心理上的滿足感,給了他的政權合法性,從而中國被統治得更加封閉和專制。

●卡特的一相情願

1978年卡特政府和北京建立外交關系成了尼克松訪問中國的必然結局。在中美建交第二年,中國確實開始至今還在進行的經濟開放改革。但這個開放改革,並不是美國和北京建交促使的,而是中國內部自身政治、經濟變化、中共超級領導人鄧小平擁有絕對權力以及他的個人理念的混合結果。

鄧的改革基于兩個動機,一是挽救中國共產黨。由于毛澤東的激進的文化大革命,使中國的經濟處于崩潰邊緣,而且曠日持久、沒完沒了的政治運動,已使絕大多數中國人,包括知識份子、共產黨員,甚至一些上層領導人都感到厭倦。在這種情況下,只有開放經濟,才可能避免當時有著十億人口的中國的崩潰。鄧小平在他后來的講話中不止一次的強調,如果中國不進行開放改革,就會重蹈蘇聯垮台的覆轍,共產黨就會在中國被結束。因此,鄧的中心想法是通過開放經濟,維持共產黨和他本人的絕對權力和統治。

第二,中國的改革和鄧小平的個人氣質和理念有關。鄧雖和毛一樣都是經過長征的同時代共產黨人,但鄧不像毛那樣充滿革命浪漫情懷和激進的幻想。和詩人毛澤東相比,他更是一個實用主義者。這也是為什麼他被毛打倒過三次的原因之一,因為在毛的眼裡,鄧是個“走資派”。

正因為鄧有這種特質,因此,當毛去世他獲得權力后,就開始實行他的理念,即政治上保守主義,在經濟上務實主義。由此開始了中國至今還沒有結束的經濟改革和政治保守的雙軌制度,鄧稱之為“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中國的這種政治和經濟變化,和尼克松“打開大門”以及后來卡特政府的“建交”都沒有直接的重大關聯。

尼克松和卡特雖然所屬兩個黨,但有著共同的想法,即想通過討好中國的統治者,對北京實行綏靖主義,來促使紅色中國進入國際軌道,成為文明社會中的一員。1978年鄧小平第一次訪問美國時,他不僅被帶上了牛仔帽,而且被帶上了“偉大的改革者,中國的戈爾巴喬夫”的桂冠。但讓尼克松和卡特們跌破眼睛的是,鄧小平給予西方這種期待的回報是,天安門屠殺。

當機槍在北京長安街掃射學生的時刻,美國總統布什幾次打電話給鄧小平,試圖說服他不要開槍殺人,但鄧連電話都不接。布什把一個專制政權的首領當做了法治國家的領導人來看待,還試圖說服,顯示這位卡特的繼任者仍是對共產黨世界一頭霧水。

●克林頓的天真和愚蠢

克林頓時代則把這種“幻覺”推向了高潮。在天安門運動時,鄧小平廢黜了他親手選定的第二個接班人趙紫陽,把一個留學蘇聯的工程師、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攫昇為中共中央總書記。對于這種破格提拔,江澤民本人都感到惶恐。他在鄧小平等元老面前的唯唯諾諾,使人們相信,他只是一個傀儡和政治過渡人物。當鄧小平去世后,西方很多專家們猜測,這位來自地方的技術官僚會步當年毛澤東選定的接班人華國鋒的后塵,在毛死后不久就被權力鬥爭的浪潮淹沒。

但江澤民倖存了,而且越來越變成了鄧小平第二,成為一個十足的獨裁者。江澤民的權力穩固有很多原因,其中一個是克林頓邀請他到美國訪問,為他在黨內權力鬥爭造了勢,使他嚴然像一個“世界舞台上的領袖”,而不是苟且于權力角鬥機中的政治小丑。

江澤民訪問美國,尤其是美國總統克林頓回訪了北京之后,中共喉舌《人民日報》曾刊出“民謠”:“毛主席統一了中國,鄧小平領導開放改革,江澤民使我們和美國平起平坐。”它透露出,不僅中共的官僚們,連一般民眾,也由于江澤民訪問美國,和華盛頓改善了關系,而對這位原來被視為無能的過渡政治人物刮目相看了。克林頓試圖和紅色中國建立“戰略伙伴關系”的綏靖政策,幫助了江澤民在黨內鬥爭中獲得優勢,鞏固個人權力。

克林頓在訪問北京時,對台灣說了“三不”。這是自尼克松政府和中共政權接觸以來,美國行政部門向北京的最嚴重的傾斜。它打破了連尼克松和基辛格等權謀政客還試圖保留的在北京和台北之間的戰略平衡——和北京建立外交關系;通過“台灣關系法案”明確美國對台灣的協防責任,由此構成兩岸政策的平衡。

正是克林頓政府對北京的一面倒的傾斜,導致台北提出“特殊兩國論”,明確台海兩岸的定位,而試圖摆脫在北京和華盛頓的“一個中國”政策的兩面擠壓下,國際生存空間縮小的艱難局面。兩國論在台海兩岸以及美國都掀起軒然大波,並導致中共對台灣文攻武嚇,它很大程度上是克林頓的一味討好北京的政策導致的。

●綏靖還是遏制

在美國,也有對克林頓的北京政策的批評,提出要遏制中共,否則自由世界可能會重復當年英國首相張伯倫對納粹德國採取綏靖主義的惡果。但克林頓和他的政府有一個看起來很有力的理由自我辯護——如果對中共施壓,中國就會倒退回閉關鎖國的原來狀態中,連目前的這點開放局面都無法保住。

但是,這個設想不是建立在事實上的。中南海領導人所以要在中國進行經濟改革,主要的動力來自挽救中共政權不要步蘇聯的后塵,用經濟改革和開放,提供民眾的生活條件,來緩解社會沖突,降低人民的不滿,“用提高生活水平來換取民眾的沉默”,由此維系專制的繼續。正由于中共領導人是以這樣的動力來進行經濟開放,因此無論國際社會如何施壓,它都不會倒退到毛時代,因為以今天全球共產主義崩潰的大勢所趨,中共領導人做那樣的選擇等于是自殺。

正是由于這樣的原因,即使鄧小平下令了“六四”屠殺,遭到國際社會經濟制裁,鄧政權最有機會、最有可能倒退到毛時代,但鄧不僅沒有那樣做,反而用“南巡講話”繼續經濟開放政策。其目的是維持和強化共產黨的統治權力。

現在的問題是,不清楚的是美國政府,那種長達半個多世紀的對共產主義的幻覺,在麻醉著美國一屆屆政府和決策者,使他們繼續對紅色中國做出錯誤判斷,實行不切實際的政策。這種帶有綏靖主義色彩的政策只能給予中國的獨裁者們更多的合法性,推遲共產主義在中國的結束。從半個世紀前的馬歇爾將軍到今天的美國政府,事實證明,在這種幻覺下制訂的對中國政策從來沒有真正的效果。

充滿戰爭和共產主義瘟疫的血腥20世紀結束了,美國政府對紅色中國的天真浪漫情懷會隨著這個世紀結束嗎?

(編者注:這是一篇舊作,但今天的美國政府,仍對北京充滿幻想。而且奧巴馬的幻想力更強,這也是中共更加囂張、肆無忌憚地踐踏人權、鎮壓異議聲音的原因之一。)

曹长青的推特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2014-06-1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