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瑞典模式”再次成為樣板

曹長青

瑞典是北歐的小國,人口只有840萬,是台灣的三分之一左右。但瑞典的經濟模式曾被全球關注,因它走了一條獨特的道路,既不是美國式的原本資本主義,也不是中國式的國家計劃經濟,而是被稱為在這兩者之間的第三條道路:福利社會主義。

美國三十年代經濟大蕭條時,左翼羅斯福總統乘機推行實質為社會主義的“新政”,直到他去世為止。左翼經濟學家凱恩斯則為這種國家幹預經濟學提供了理論基礎;瑞典的“福利社會主義”是新政和凱恩斯主義的全面化。因瑞典熱衷福利社會主義的左翼政黨,在過去74年中執政了65年。

所以福利社會主義,主要特徵是三高一平:高度國營化,高稅收、高福利,追求社會財富均等(分配)。在七十年代,瑞典的“第三條道路”全球聞名,被視為是美國資本主義的替代方式,有人性的資本主義。

●敵視商界的國家

但是,要達到三高一平,政府就必須主導經濟、控制社會(以全面提供服務為名),把人從搖籃到墓地都包攬起來。這一定產生惡果,因為政府要提供“高福利”,只能提高稅收。羊毛出在羊身上,當中產階級、富人和企業的資金都被政府的“高稅收”強行收繳,他們就沒有資金擴大再生產,就無法再招工和擴大企業規模。七十年代,瑞典是全球“臭名昭著”的敵視商界的國家,制定了繁瑣的規章限制企業。1979年,瑞典的最高稅率達到87%的頂峰!

高稅收、高福利,直接導致經濟活力下降,人們的生產積極性降低,很多企業外移,到勞工成本低、稅率低的國家開工廠。這些連鎖反應到一起,導致整個社會的經濟滯緩或危機。

瑞典就是這麼一路走過來的。七十年代瑞典的國民生產總值(GDP)增幅下降了一半以上。政府包攬越多,就越需要設立更多部門來負責“分配”和“管理”。結果出現一高一低:政府的開支越來越高,1995年瑞典政府開支占到GDP的66%;同年政府的債務占國民生產總值的80%!從1970到1988年,連續18年瑞典政府在赤字下運作。為此不得不舉債維持,僅僅是債務的利息,就大到占政府支出的七分之一,是僅次於社會福利開支的第二項支出。

高稅率自然造成勞動成本增高,結果瑞典在國際上的競爭力下降,政府效率低下(政府越大,官僚氣越盛)。據瑞典經濟學家卡瑞森(Nils Karison)2004年的報告,自1950年以來,瑞典的私營領域沒有增加新的就業機會(而同期美國的私營領域增加了六千萬個工作機會);在斯德哥爾摩股票交易市場的前50個瑞典大公司,沒有一個是1970年以後產生的。

●社會主義是否死了?

卡瑞森在報告中毫不客氣地指出,瑞典所代表的北歐社會主義模式已完全失敗,“其結果令人震驚卻很少世人知曉”。他說,瑞典模式給世人的教訓是,如果想創造一個人道、有同情心、繁榮的社會,僅僅有好的願望是不夠的。

後來在布魯塞爾召開的《社會主義是否死了?》的研討會上,多數學者都以瑞典模式為例說,社會主義至少在全球有思考能力、有理性、有資訊的人民中已經死了。那些還信奉它的人,“是對所有形式的社會主義(共產主義,費邊主義,國家社會主義,法西斯主義,烏托邦公社)失敗的歷史無知。”

但是,瑞典畢竟是民主國家,人民手裡的選票,對政府的錯誤政策有一種決定性的改變作用。早在九十年代,即使還是在左派執政時,他們就已感覺到非改革不可了。而所謂改革,就是從原來的“福利社會主義”改走原本資本主義道路。這跟英國工黨領袖、後來做了首相的布萊爾走所謂“中間道路”是一樣的,就是以所謂中間的名義、體面地放棄原來的左傾經濟政策,而走向自由市場經濟。

2006年,瑞典發生“政治地震”,長期執政(65年)的左翼政黨在大選中失敗,強調市場經濟的保守派上台(2010年又連任)。瑞典發生了全面的經濟變革:稅率被降低,社會福利被控制,對企業的規章限制被取消,遺產稅、贈與稅被廢除。原有的改革在繼續,新的變革在發生。這些往資本主義方向的改革,導致瑞典起碼在三個方面發生了令全球矚目的變化:

●瑞典的三個“驚人”

一是政府赤字被控制。原來赤字占GDP的76%,現降至36%。預計在2013年降至26%。相比之下,左派總統歐巴馬主導的美國,政府債務總量已達到15萬億美元,占GDP的比重超過了百分之百!

二是失業率下降。瑞典目前的失業率已降至7.1%,遠低於歐元區的平均值10.1%,也低於美國的8.8%(今年三月底的最新統計)。

三是經濟強勁增長。在全球經濟衰退的復蘇中,瑞典的恢復是全球最快的之一。2010年瑞典的經濟增長率是5%,尤其是第四季,增長率高達8.7%。而瑞典之外的整個歐洲的2010年經濟增長率平均才是1.7%,美國是2.8%。

瑞典學者、總部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的智庫“全球經濟成長研究所”(IGEG)訪問學者莫伯格(Lotta Moberg)和該所主任、也是卡托(Cato)研究所資深研究員的拉恩(Richard Rahn)在四月號美國《Newsmax》雜志合寫了一篇題為“瑞典向右轉”的文章,針對瑞典從左向右的變化,總結說:

瑞典人民看到了大政府製造災難,看到了高稅收窒息經濟發展,所以他們迫使政府削減開支,廢除限制企業的規章。瑞典曾建立了世界上第一個政治民主,經濟半社會主義的福利國家,吸引無數的其他國家追隨。但現在,瑞典向世界展現了一條新的道路:用民主的方式,改變過去災難性的經濟試驗,而且是用一種很少痛苦的方式。

瑞典,再次成為“樣板”,從原來那個(帶來災難的)社會主義模式的樣板,變成實行市場經濟,走向真正資本主義的、充滿經濟活力的新樣板!

——原載台灣《看》雙週刊2011年4月

2011-04-1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