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许信良藍綠通吃 誰派他到綠營攪局?

曹長青




民進黨總統初選,本來是蔡英文、蘇貞昌、呂秀蓮三人參選,後來呂退出,剩下蔡、蘇,被認為旗鼓相當,綠營的總統人選大局已定,基本從這兩人中產生。但许信良突然報名參選,變成了三足鼎立,當然事實上還是兩足競爭,许信良只是來做陪襯,或者是攪局,因為他沒有任何當選的可能性。

许信良為什麼沒有一點可能?因為他曾叛變到藍營,給連戰效力,給國民黨做打手,是個無恥的政客。後來,連國民黨都不搭理他了,他已經完全過氣,就像一張什麼紙,被泛藍用過之後就扔到垃圾桶了。

所以许信良又跑去中國,在那裡尋求發展。使用的手段,是吹捧北京,取悅共產黨。例如,许信良還特別選在共產黨發跡的延安,也就是當年毛澤東在那裡指揮打敗了國民黨軍隊的延安,攻擊詆毀前民進黨總統陳水扁。

陳水扁作為政治人物,當然可以批評,但是,跑到共產黨的地盤,當著中共的面批評,就不是正常的批評,而是諂媚共產黨,是變相邀寵。用現在中國時髦的術語說,是做「寵物」,讓主人高興。但最後連共產黨也不搭理他了,他才又跑回台灣,看到綠營有機可乘,就又來投機了。

但是就许信良這份德性,綠營的支持者,怎麼可能投他的票。但许信良有錢,就能參加民進黨總統初選。因為民進黨的初選制度是,只要交五百萬台幣登記費,就可報名參選。

五百萬可不是個小數字,相當15萬美元,在美國現在房價大跌,15萬足可買棟房子了。而對於台灣的月薪階層來說,很多人每月才三、四萬台幣的收入,這五百萬,差不多是十年不吃不喝不消費的收入總和。哪個人能玩得起?連那些政治新秀、後起之輩,也都很難交得起這筆錢。

按道理,民進黨總統初選,應該更看重理念、人品、經驗和政績等等,而不是金錢和報名費。可以用黨員連署的方式,來作為報名標準。如果是黨員連署,那许信良就沒有參選攪局的可能,他恐怕連一千名民進黨員的連署都拿不到。

许信良是那種有大錢的人嗎?當然不是。那麼他怎麼可以這麼瀟灑,拿出15萬美元來玩一把註定失敗的初選?這不符合基本邏輯和常識。按民進黨的規定,最後不管初選是輸是贏,這五百萬都是不退的。

一定要扔在水裡的錢,只有兩種人可以玩,一是不知道錢怎麼花的大富豪,二是錢不是自己的。许信良當然不是資本家、企業家,他自己也承認錢是「借來的」。但哪個人會借這麼大一筆錢給一個明顯沒有任何希望的政客?

那麼這個錢是從哪裡來的?很可能是來自國民黨,甚至共產黨。國共兩黨如果掏錢,不會是給许信良個人出風頭,搶版面,上電視,做個人秀,而是另有企圖,最大的可能,就是利用许信良,來促使民進黨的另兩位總統初選人更向中間路線靠,或者更準確地說,更向國民黨的中國政策傾斜。

因為许信良的競選口號是大膽西進,就是更向中國開放,提出什麼台灣應該跟中國建立歐盟模式。中共經濟學者胡鞍鋼早就這樣比喻說:讓台灣更依賴中國,就像一個糖尿病患者依靠胰島素一樣,中國就是胰島素,台灣不打,就得死。這是國共兩黨的共識,也是他們可能要再次利用许信良的根本原因。

许信良不僅提出歐盟模式、建立中國聯盟,甚至提出台灣應該把貨幣、關稅、簽證權都交給這個「中國聯盟」。但誰主導中國聯盟呢,能是台灣嗎?當然不可能。結果只能是台灣交出自己的主權,讓對岸的中國主導。

许信良提出歐盟模式,可以理解,因為他只是傳聲筒。但有些綠營人士,面對中國的崛起,國民黨重新執政,綠營處於低潮,就說台獨很難有希望了,乾脆跟中國建立歐盟模式吧。這才是一個值得重視的問題。

我們先不說歐盟模式是不是能給台灣帶來好處,先說它是不是可以操作。歐盟模式對台灣來說是不可能做到的。原因至少有三點:

第一,歐盟的27個成員,全部是民主國家,都有民主的選舉。而中國仍是專制國家。民主和獨裁,怎麼個建立聯盟法?

第二,歐盟不管多少成員,都相互承認主權。因為如果你連對方是主權國家都不承認,還談什麼建立聯盟?而中國至今都不承認台灣是主權國家,甚至連中華民國都不承認,那你怎麼跟他建立聯盟?

第三,歐盟的所有成員,沒有一個用飛彈瞄準另一個國家。但中國用一千多枚飛彈瞄準台灣,還用反分裂法的法律形式確定可以對台灣動武。你怎麼跟一個武力威脅你的國家結盟?

中國如果有善意,有誠意,首先應該撤飛彈,廢除反分裂法。但現在它什麼也不做,台灣一味地要跟它建立聯盟,不是明顯是變相投降、自己矮化,變成香港第二嗎?

今天,台灣的綠營的確處於很艱難的局面。但這個艱難,其實不在於對岸中國的崛起,也不因為馬英九贏了總統大選,而在於綠營的精英領袖,面對民進黨敗選的局面,被對方國民黨和共產黨的氣勢嚇住了,失去了對台灣成為正常的、獨立國家的信心和決心。這,才是關鍵的問題。無論是一個人,還是一個組織,一個國家,失去了對自身力量的信心,才是失敗的開始,是失敗的根本原因。

蔡英文最近說,如果她當上總統,民進黨執政了,兩岸關係,要交給下一代選擇。也就是說,她如果當上總統,不會推動台灣成為一個正常獨立國家,不會由她來起步往這個方向走,而且不僅她這一屆總統不做,甚至連她這一代人都不做了,要交給下一代。

一個領袖,要的是給下一代創下一個江山,這才是領袖的氣魄,這才是人們寄望領袖、需要領袖做的。領導人物要把最困難、台灣每天都面臨的最大困境留給下一代,這怎麼說得出口?怎麼可以想像?

如果把台灣的國家主權問題放下、不往正常的獨立國家方向走的話,那人們為什麼要選擇民進黨呢?要比賽誰跟對岸獨裁中國合作得更好的話,民進黨能跟國民黨相比嗎?

所以綠營現在面臨的問題,不是對手多強大,而是自己沒有信心,一路妥協軟弱,從領導層開始。

選民不可以容忍領導人把政治責任交給下一代。交給下一代的話,要你們幹什麼?領導人要做的,是從我開始,從我們這一代開始!

台灣的問題是,台獨運動從六十年代彭明敏時代就開始,半個世紀過後的綠營領導人,要交給下一代了。這豈不本末倒置了嗎?

西方思想家潘恩(Thomas Paine)在鼓舞美國脫離英國而獨立的那本著名的《常識》一書中說的一句話,我覺得值得所有綠營的人想一想,他說:在當前爭取獨立的鬥爭中,如果人們都抱著膽怯的思想,那麼後代的子孫們一定會以厭惡的心情,來想起他們祖先的名字!

——本文為2011年4月8日「長青論壇」文字稿

2011-04-1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