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大選國民黨是怎樣買票的

曹長青



這些年對台灣的選舉瞭解越多,越深知國民黨作弊、買票的醜陋。二千年那次到台灣觀選,就看到計程車上掛出國民黨的黨旗。我問司機,你這樣做,還有綠營的人坐你的車嗎?他說,掛這個旗,國民黨一天給三千塊。按照台北一般車資,等于他拉到二十多個乘客的收入。國民黨等于是明目張膽地“買票”!

這只是一個我親眼所見的小例子,而國民黨在黨國時代,黨庫通國庫,當然財大氣粗,而花錢買票,對它來說易如反掌,當然是常態。

在解除黨禁報禁,有了新聞自由和監督之后,國民黨不敢那麼明目張膽地買票了,而轉為更隱秘的方式。畢竟他們有錢,有樁腳,有地方人脈。那麼他們現在是怎樣買票的?外人,尤其是在海外的台灣人,不是親臨其境,更是難得其詳。

不久前,曾被家暴、后創立“陽光婦女協會”幫助受暴女性討回公道的劉丁妹,及苗栗電台女主持人陳尹絨,連袂到洛杉磯演講,在接受當地《美洲台灣日報》社長李木通採訪時,講述了她們耳聞目睹的國民黨買票,尤其是收買原住民和客家人的內情,讀之真是令人感慨國民黨的腐敗無恥,和台灣人的艱難。

劉丁妹在接受採訪時說:我來美演講時,發現很多本土支持者都有個迷思,認為阿扁設立原住民委員會,給原住民撥預算,原住民應該很感謝。大錯特錯,原住民族群現在膜拜的“神主牌”還是宋楚瑜,因為宋當時給了地方很多好處,只要是宋推薦的人選一定會當選,連戰、馬英九來都沒有用,更別說在原住民眼裡,已被洗腦成“亂黨”的民進黨。

那麼“原住民生活過得很辛苦,難道他們不想用選票改變嗎?”這是包括李木通在內的很多台灣人的困惑。劉丁妹對此解釋說,“我在台灣13族的原住民部落走透透,太瞭解國民黨的步數。原住民最多只有42萬人,但他們擁有100億預算,錢握在少數人手上,有錢的很有錢,資源分配極度不平均,窮的族人為了生存,就必需向少數權力者靠近。”

陳尹絨補充說,“原住民天性比較樂觀開放,愛喝酒,生活環境較差,他們自認為會活得沒有平地人長壽,所以,一般人是65歲以上的長者一個月領3千元,原住民是55歲以上,就可以領5千元,算是‘政策綁票’。”

在台灣,很多原住民都巴不得有選舉,因為一有選舉,他們就有得吃、有得喝,國民黨會來送錢(買票)。劉丁妹說:“我在部落裡最常被問到的就是‘丁妹姐’,什麼時候還有選舉? 我好喜歡選舉……”,他們會這麼愛選舉,主要是選舉前一段時間,國民黨支持的候選人就會採取‘酒肉攻勢’,發財車送到山區,有酒、豬肉、羊肉等等,選舉最后衝刺期,還會在山路邊搭灶辦桌,流水席吃不完,喝得盲酥酥醉茫茫,然后選舉時帶他們去投票,給特定候選人。

面對國民黨這麼龐大的資金,這麼個“買票法”,毫無經濟基礎,幾乎全靠民眾捐款的民進黨,根本無法進行平等競爭。”

劉丁妹說,她曾經做過一個試驗:一次選舉幫某位我蠻欣賞的民進黨立委候選人拉票,以我長期服務基層,原住民许多大小疑難雜症,都是我來排難解救,有些朋友還叫我‘天使’。我不求贏,只求他們每一個票箱,投出一張、兩張票就好,不要輸得太難看,他們都說好,叫我放心。結果,前一天我打電話問牧師,牧師說‘這裡的肉骨頭都快淹滿水溝了……’我就知道大勢不妙,結果,13個票箱,全部掛零,有一個票箱,是有一張民進黨的票,但我估計那是喝醉眼花,一時盖錯了。

非常瞭解當地情況的劉丁妹說,在桃竹苗區,國民黨買票價碼是公開的秘密,就是1000—3000元左右,若是碰到強勁對手,我聽過最后關頭還會出手一張票5000元。

那麼這種買票行為,怎麼沒有人舉報和司法追究?陳尹絨說:“大家都有好處,誰會舉發,除非拍到了,而且要‘罪證確鑿’才有一點可能性,椿腳全是認識多年的阿伯、阿姨、大姐,從基層到法院都是‘自家人’,誰會作這種事?”一句話,現在“法院還是國民黨開的”。

另外就是國民黨的買票方式更加迂回、隱蔽,劉丁妹介紹說,長期以來,最流行的是“包車旅遊”,里長伯或是村裡幹事之類的招集一車選民一日游,一早集合就會有XX候選人或代表上車,表示這車是XX包下來服務鄉親出遊。中午,吃飯時到了大飯店,此時又有XX候選人代表出現表示歡迎,指出這酒席是XX包的。玩回來時,過兩天活動召集人出現在家裡拿著一迭鈔票說,“這是旅遊費用多出來的,我再平均分攤,還給大家。”就這樣買票錢全拿到手了。

陳尹絨說:“不只這樣,還有些是出去玩時,是分便當,召集人會特別吩咐:‘這是XX候選人請的便當,大家一定要吃完、吃乾淨、吃到底。’結果,便當底夾層藏了500元或是一千元現鈔。也有的是玩抽獎,結果人人都中大獎,皆大歡喜;或者像在鄉下,里長伯直接串門子,就把錢放在電視機上,交待一下就可以了。至于,小東西在選舉期間,各種名目都可以出籠。”

但這種鄉下的買票,畢竟還是周瑜打黃盖,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兩廂情願,相得益“髒”。但在大都會,因為人們文化水準高一些,很多人不願受賄而接受買票,但國民黨則採取強迫方式,被稱為“強迫買票”。劉丁妹介紹說,在大都會玩的是另一種,叫“強迫買票”,尤其是在軍公教改建區最為流行。現在改建大樓,選舉期間,就會有黑白兩道找上門,摆明只要這棟大樓的住戶,開出某位候選人占幾成票,這一年的管理費、清潔費就包了。

一到總統大選,國民黨就會傾“錢”出動。泛藍主導的立法院,通過立法保護軍公教的十八趴,其實也是一種變相買票,收買既得利益群體。

對此劉丁妹感慨地說:全世界最高的18%利息的錢,確是要台灣全民買單。我常開玩笑對人說:“這世界最有情義的黨,是中國國民黨,他們會把自己族群利益保護的‘固若金湯’;這世界最無情義的黨,是民進黨,老是要支持者出錢出力,執政了,也只會顧著別人,還要自己人忍耐。”

但二千年,二千零四年,國民黨都是照樣這樣做,最后泛藍還是輸掉了大選。這說明,完全靠“買票”,不能決定大局。對于綠營來說,就看能不能團結,萬眾一心,如果有這種決心和氣勢,就能用“選票”壓倒“買票”、戰勝買票,為台灣贏得一片干淨的天空!

2011年3月27日

李木通採訪劉丁妹等全文請見《美洲台灣日報》2011年3月24日
http://www.taiwandaily.net/gp2.aspx?_p=kSF1c9zU9HRt9RPPWLzAtbtcKKhtr2ri

2014-12-0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