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泰坦尼克號和百歲富豪女

曹長青

住在紐約曼哈頓公園大道的阿斯特女士(Brooke Astor)今天100歲,百歲壽星在美國並不稀奇,但今天(3月30日)《紐約時報》卻在都市版頭條位置並轉內頁近整版,大篇幅報導了這位壽星的故事,因為阿斯特女士不僅長命百歲,而且有名,有錢,有善心,並和90年前撞沉在大西洋的“泰坦尼克號”(Titanic)有傳奇般的聯係——

50多歲時,阿斯特女士的億萬富翁丈夫文森特.阿斯特(Vincent Astor)去世,留下了大筆財產,在過去40多年間,她用這筆財產運作“文森特.阿斯特基金會”,資助紐約的各種社會項目,總共經過她捐助的款項達到1億9千5百萬美元,其中紐約市公共圖書館得到3千萬美元,大都會藝術博博物館得到2千5百萬美元,獲得資助的還有無家可歸者等扶貧項目。《紐約時報》說在阿斯特女士身上體現著上一代人的三種優質的綜合﹕出生於好的家庭,得到好的教養,具有好的心腸;並把她稱譽為“紐約社會的守護人”。

紐約市公共圖書館館長Paul LeClerc說,“像她這樣的慈善家,在今天的社會已經不多見了。”阿斯特女士說,她從不捐錢給任何一個她沒有去親眼看過的地方和項目。而她的幾乎每一項重要捐獻,都帶動其他慈善家也解囊相助。她成為過去近半個世紀以來紐約慈善事業的帶頭人和象徵。雖然已經100歲了,她還塗指甲,抹紅嘴唇,帶項鏈耳環,穿亮麗的衣服,家裡掛著中國的風情畫。她說,她不想讓人感到她被鎖在高齡裡。

今天晚上,紐約市有100位名人在公園大道阿斯特的公寓給這位百歲老人祝壽。《紐約時報》刊出了祝壽者的部份名單,他們被稱為“紐約的精華”,包括美國年薪最高的女電視主持人芭波拉.沃爾特斯(Barbara Walters),以及作家、詩人、慈善家,當然少不了“洛克菲勒們”。

兩天前,紐約市公共圖書館已經為阿斯特女士舉行了一場別開生面的祝壽會,有100位圖書館員參加。圖書館長說,這是阿斯特的主意;她以前也這樣慶祝過生日。近百歲的阿斯特不僅講了話,還和很多圖書館員交談,最後和他們一起唱歌,跳了幾圈老舊的雛雞舞。

1998年好萊塢推出巨片《泰坦尼克號》時,阿斯特女士就曾被矚目了一陣子,因為她的財富,她得以進行慈善事業的基礎和條件,都和1912年4月14日撞沉在大西洋的巨輪上的一個人有關。這個人就是當時“泰坦尼克號”上的57名百萬富翁之一約翰.雅各.阿斯特四世(John Jacob Astor IV)。

當年阿斯德四世雖只有47歲,但他已建立了龐大的商貿、地產帝國。年輕的阿斯德從哈佛畢業後,就擁有了這樣的發明專利﹕渦輪機,自行車腳閘和粉碎機的振動器。阿斯德多才多藝,他還著有人類在土星和木星上生活的科幻小說。在美國和西班牙戰爭時,他還自己掏錢建立了一個軍團,為美國而戰,因此他也被稱為“阿斯德上校”。

阿斯德當時已有資產8千7百多萬美元,加上他那些發明專利,身價達一億美元以上,是“泰坦尼克號”上唯一的億萬富翁,也是全世界最富的人之一,他的資產,可以建造11艘“泰坦尼克號”巨輪。

阿斯德當時剛和第二任妻子結婚不久,妻子馬德琳才18歲,正懷著五個月身孕。所以阿斯特夫婦帶了十多名傭人、護士和侍從。住在一個晚上4,350美元的全船最貴的特等艙裡。即使今天,這也是一個天價。1995年聯合國慶祝成立50週年時,各國領袖臏鵅A紛紛在紐約住最貴的旅館,結果沃道夫大廈的最高層(四房的套間)一晚要六千美元,被克林頓包了下來。而1912年的4,350美元,差不多相當今天的8萬美元。

據史家的撰述,在“泰坦尼克號”要沉沒之際,阿斯德攙扶著馬德琳到了四號救生艇旁邊,對船員解釋說,他妻子身體很弱,可不可以和她一起上艇照顧一下。船員回答說﹕“不行,先生,除非所有女士都先上了艇,否則不釣k子上。”阿斯德沒有多說一句話,脫下手套拋給了妻子,然後就退到甲板上,目送著五個月身孕的年輕妻子上了小艇。當小艇飄飄悠悠地向遠方劃走時,他站在甲板上,點燃了一支雪茄。

倖存的船上理髮師奧古斯特.韋科曼後來回憶,當時他曾和阿斯德先生在甲板上呆了一會兒,他們聊的都是只有在理髮椅上才談的小事情。臨別時,韋科曼問阿斯德﹕“你是不是介意我和你握個手?”阿斯德說﹕“我很高興。”這是乘客們聽到的這個億萬富翁的最後一句話。在平時,小市民難以有和這樣赫赫大名的億萬富翁握一下手的機會,可見他的身價和氣派。

“泰坦尼克號”船長史密斯和幾乎所有船上的富豪都有著很好的個人關系,很多也是他的好朋友,包括阿斯德。但阿斯德根本沒有去找史密斯船長走走“後門”,通融一下,讓他上艇。如果他去找船長,也有充份的理由,他的妻子正懷著五個月的身孕。但阿斯德沒有這樣做,或者說根本就沒有想到應該這樣做,那是一個沒有“後門”觀念的時代,是一個講究君子風度,做真正男人的時代。

“泰坦尼克號”上另一個財富僅次於阿斯特的是美國“梅西百貨公司”創始人斯特勞斯,他和妻子也在這條船上。發生海難90年後的今天,“梅西百貨公司”仍然是世界最大的百貨公司,座落在紐約曼哈頓第六大道上。

斯特勞斯夫婦也是自己帶了十幾個侍從和服務生,以備船上的服務員不夠用,或不方便。可想而知他們富有的程度和氣派。“泰坦尼克號”撞了冰山之後,斯特勞斯夫人幾乎上了八號救生艇,但腳剛要踩到艇邊,她突然改變了主意,又回來和斯特勞斯先生在一起,說“這麼多年來,我們都生活在一起,你去的地方,我也去!”她把自己在艇裡的位置給了一個年輕的女傭,還把自己的毛皮大衣也甩給了這個女傭,說“我再也用不著它了!”

當有人向67歲的斯特勞斯先生提出,“我保險不會有人反對像您這樣的老先生上小艇……”斯特勞斯堅定地回答,“我絕不會在別的男人走之前上救生艇。”然後挽著63歲的太太艾達的手臂,一對老夫婦蹣姍地走到甲板的籐椅坐下,像一對鴛鴦一樣安祥地棲息在那裡,靜靜地等待著最後的時刻。

在紐約市布朗區,現在還矗立著人們當年為斯特勞斯夫婦修建的紀念碑,上面刻著這樣的文字﹕“無論多少海水都不能滿足和淹沒愛”(Many waters cannot quench love, neither can the floods drown it.)當年在曼哈頓著名的“卡耐基音樂廳”舉行的紀念斯特勞斯晚會,有6,000多人出席。

人們常說“有錢能使鬼推磨”。但在“泰坦尼克號”上,在即將船沉人亡的生死關頭,“錢”並沒有“推磨”,更沒有人用它買上救生艇的特權。“泰坦尼克號”上兩個最有錢的人,斯特勞斯先生是“在別的男人沒上船之前,我絕不上。”阿斯德只是問了一句“可不可以陪有身孕的太太”,被拒絕後,就一直留在船上,直至輪船沉沒。他們都是船長史密斯的好友,但他們都沒有去通融關系,尋求特權。以當時的情況,如果他們開口,史密斯船長一句話,他們兩對夫婦都可能上救生艇,因為在一副默多克指揮的七號救生艇,沒有任何原因,還准酗F很多男士上了救生艇。而史密斯船長也沒有因為和釵h富豪是朋友,而給他們上救生艇開綠燈。在船上的警報發出之前,史密斯就把船要沉沒的消息告訴了阿斯德,後來又告訴了船上其他幾位富翁朋友,但卻沒有幫助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人逃生,更沒有利用權力讓他的富豪朋友先上救生艇。

幾天之後,在“泰坦尼克號”沉沒的那段大西洋海面上,人們發現了約翰.雅各.阿斯德的屍體,渾身都是煤煙,而且已被砸扁了。人們猜測可能他被船上倒下的大煙囪砸著了。在他的上衣兜裡,還揣著2,500美元現金兌現支票。

這2,500美元,對於船員來說是天文數字,當時船上一個水手的月薪還不到20美元。但阿斯德沒有用這些錢去賄賂任何船員以上艇逃生。而即使他那麼做,大概也不會有水手接受。那是一個廉潔而敬業的時代,人們崇尚的是精神和道德。

電影《泰坦尼克號》所以風靡美國、歐洲,香港、臺灣,以及中國大陸,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這部電影形象地再現了當年的人類文明﹕世界第一艘最大的巨輪沉沒了,但人類的美德、人道情操、人性的善良卻沒有沉沒,它在這場世紀大災難中放射了光芒!這是人類共同追求的精神文明,在今天的高科技的現代社會,這種文明價值更顯得寶貴,因為它更加缺乏。因此,不同膚色,不同種族、不同國家的觀眾,才在電影《泰坦尼克號》的銀幕下一起感嘆,一起緬懷,一起嚮往那個時代,那個文明的夢想。

約翰.雅各.阿斯特在“泰坦尼克號”上遇難後,他的長子文森特.阿斯特繼承了他的主要財產,文森特.阿斯特的妻子就是今天《紐約時報》大篇幅報道的百歲老壽星阿斯特女士。

阿斯特女士100歲生日所以被人看重,被媒體重點報道,不僅是由於她的富有、慈善,也因為她和“泰坦尼克號”有這段傳奇般的聯係。阿斯特女士近50年的慈善行為,讓人想起“泰坦尼克號”那個時代,那些偉大的男人,偉大的女性,那些海水永遠淹不滅、永不沉沒的人性輝煌。

2002年3月30日於紐約(載《多維網》)

2002-03-3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