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利比亞之戰的三個史無前例

曹長青

目前聯合國授權的聯軍對利比亞的轟炸,被全球關注。圍繞利比亞事件,我們起碼可以看到三個史無前例現象,這不僅令人矚目,也對今後世界走向更廣範圍的民主、和平具有啟迪作用。

利比亞事件中的第一個史無前例,是聯合國授權對利比亞動武。這在聯合國歷史上是從來沒有過的。雖然五十年代聯合國曾經授權美國等多國軍隊進入朝鮮半島,擊敗了當時侵略南韓的共產北韓軍隊,保住了南韓;但南北韓畢竟還是兩個政府,最後是兩個國家。而現在對比利亞,則是從人道立場制止卡扎菲鎮壓本國人民。用中共的話說是「干預內政」。這等於是開了一個先例,那就是國際社會「有權」對一個國家的內部事務,從人道立場進行軍事干預,包括轟炸那個政府的軍事力量和設施等等。

對聯軍轟炸利比亞,國際上反應最強烈的是中國,中共官方媒體激烈批評譴責。當然,北京的這種反應是可以理解的,他們恐懼國際社會這種人道干預,因為如果中國再發生像二十年前的天安門事件,中共再像卡扎菲這樣動用政府軍隊屠殺自己人民,國際社會就有法理和先例進行干預、進行制止。無論到時候國際社會干預的可能性多大,但這個先例和法理已經存在了。這才是胡錦濤們最不安和恐懼的。因為中共政權同樣是靠屠殺自己的人民建立和維持的,所以面對卡扎菲的末日來臨,胡錦濤們當然會兔死「胡」悲。

第二個史無前例,是美國自二戰以來首次沒有領銜正義的軍事行動。從第二次世界大戰開始,國際上重大的西方軍事干預等正義行動,都是美國領銜,所以美國被譽為「自由世界的旗手」。從二戰,到韓戰,到越戰,到科索沃戰爭,再到伊拉克、阿富汗之戰,更不要說用軍事手段捉拿巴拿馬獨裁者諾利加等等,都是美國主導的。

但這次,美國首次沒有主導。為什麼?因為美國史無前例地是一個只會耍嘴皮子,無能又怯懦的奧巴馬在主掌白宮。所謂「奧巴馬主義」就是不痛不癢、左右搖摆、模糊不清,面對邪惡不果斷採取行動。奧巴馬上台之後,就從上任總統布什的向全球傳播民主價值的外交政策後退,強調什麼美國尊重其他國家的選擇。但問題是,在那些專制國家,人民沒有選擇,是獨裁者永遠地「代表」了人們,永遠替民做主了。奧巴馬的所謂「尊重」,就是默许、縱容獨裁者施暴。

所以,在前年伊朗人民抗議的時候,奧巴馬政府沉默不語、紋絲不動。在突尼斯革命、埃及人民怒吼的時候,奧巴馬政府也沒有在第一時間給予支持。奧巴馬為什麼是這種表現?因為他根本不清楚什麼是邪惡。早年的奧巴馬在夏威夷成長時,他的導師是一位黑人共產黨員;後來奧巴馬在芝加哥的教會牧師(也是他兩個孩子的教父)賴特,更是以「反美」著稱。奧巴馬一路得到的是反美教育。直到他當上總統,他妻子才說,他們第一次感覺為美國而驕傲。這說明這對夫婦以前是不以美國為榮的。不以美國為榮,不僅是不懂得美國的價值,甚至是反對美國的主體價值。以那種左傾和反美薰陶的背景,對正義和邪惡都弄不清楚,奧巴馬又怎麼會懂得去對付邪惡?

這次,西方領袖在法國商討對利比亞採取軍事行動的關鍵時刻,唯一缺席的是美國總統。奧巴馬哪裡去了?在利比亞平民每天都被殺害的人命關天的時刻,奧巴馬卻帶著穿著鮮豔的老婆孩子到溫暖舒適的巴西訪問旅遊去了。目前美國和巴西之間沒有任何急需解決的重大問題,而且巴西對利比亞設禁飛區跟中國一樣是投棄權票的。奧巴馬這個時候去巴西,不等於是獎賞跟美國不一致的「棄權」行為嗎?

奧巴馬為什麼對巴西那麼鍾情?因為巴西那個剛當選不久的女總統是一個出名的左派,跟奧巴馬一樣,也是迷戀社會主義。他們倆等於是精神情人。難怪在西方聯軍對利比亞採取軍事行動的關鍵時刻,奧巴馬都不放棄那趟以國事為名的瀟灑旅遊。這在美國也史無前例。

也许有人會說,這次美國沒有領銜,但提供支援,也發射戰斧飛彈了。但是,這是在美國左右兩派輿論批評和壓力下的結果。保守派媒體對奧巴馬的批評當然是每天的發射量比扔在利比亞的戰斧飛彈還多。但對奧巴馬形成更大壓力的是來自他所屬的左翼陣營的批評。而且這次左派的批評更加強烈。

美國知名的自由派歷史學教授弗格森(Niall Ferguson)在《新聞週刊》和MSNBC上,都毫無留情地痛斥奧巴馬的外交戰略無能。由弗格森等自由派知識份子對奧巴馬發難,再加上CNN和左翼旗艦《紐約時報》等跟進,這個輿論壓力,是奧巴馬的不可承受之重,會直接影響他明年的總統連任競選。所以奧巴馬最後不得不支持英法提案,但拒絕美國領銜。

在這個事件中,最堅定果敢的是法國總統薩科齊,法國最早對利比亞的反抗軍政府給予外交承認,而美國至今都沒有。另外是英國首相卡梅倫,還有加拿大總理哈珀,都非常堅定地支持建立禁飛區,誓言對利比亞軍事干預。為什麼這三位對利比亞的立場清晰、堅定、行動果斷?就因為他們是懂得邪惡的保守派。

第三個史無前例,是埃及,尤其是利比亞人民面對政府武裝力量時的堅持。卡扎菲是全球出名的瘋子,他不僅動用軍隊,甚至花錢買雇傭軍來殺害自己的人民。但即使面對如此的殘暴和血腥,利比亞人也沒有後退和屈服,他們仍然頑強反抗。

在奧巴馬猶豫不決,遲遲不贊成英法提案設禁飛區時,卡扎菲的政府軍隊節節勝利,因為畢竟反抗軍沒有正規武裝和訓練,许多人臨時學習使用武器。卡扎菲曾揚言要秋後算帳,在全國大清洗。但在如此這般的威脅下,利比亞人仍是選擇繼續抗爭,這份勇氣和決心,感動了全世界!

聯合國的授權,英法加拿大保守派領袖的堅定,更加上利比亞人民的堅定反抗,這場戰局,現在就可以預測,卡扎菲的末日指日可待!利比亞會像突尼斯和埃及一樣,結束獨裁者,開始一個新時代!

在突尼斯、埃及,尤其是利比亞發生的一切,都在激發和教育中國人,如何起來反抗,結束中國的專制。哪塊土地的未來,都是靠那裡的人民自己打拼出來的!正如當代知名的英國歷史學家約翰遜(Paul Johnson)最近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的時候所說的,「如果沒有勇氣,其他美德都算不上美德。」所以說,在爭取掌握自己命運的旅途上,勇氣是最重要的!

2011年3月28日

2011-03-2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