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奧斯卡﹕黑色夜晚,黑人翻身

曹長青

雖然歷年的奧斯卡頒獎都是美國人的一大娛樂節目,但近年卻收視率下降。主要原因是沒有好電影,每年在矬子裡面拔大個,沒有真正巨人的吸引力。雖然今年的奧斯卡仍是些二、三流的電影在競爭,但昨晚的頒獎典禮卻創造了歷史,首次成為真正黑色的夜晚——典禮由黑人女演員主持,男、女最佳主角同時為黑人所得,終身成就獎則是黑白平分天下。

好萊塢主導全球一半以上的電影市場,而奧斯卡建立74年以來,有72次頒獎都是白人演員囊括最佳男主角;僅有這次獲得“終身成就獎”的黑人明星西德尼•波蒂埃(Sidney Poitier)在1963年打破記錄,這次登澤爾•華盛頓是有史以來第二個非裔演員獲得這份殊榮。

而黑人最佳女主角,在昨晚之前則是一片空白;即使黑人最佳女配角,歷史以來也僅有兩次,一次是1939年《飄》中的黑人女管家,另一次是這次主持奧斯卡頒獎晚會的琥碧戈柏於12年前在《第六感生死戀》中扮演女巫師。這次投身好萊塢才15年、今年33歲的黑人女星海莉.貝里(Halle Berry)所以上台領獎時泣不成聲,因為從台下到台上,這幾十步,黑人女性走了近百年!

海莉.貝里獲獎,出乎很多影評家的意料。因為《紐約時報》在頒獎前刊出的預測,美國三大權威影評家一致認為《臥室》中的女主角扮演者一定會贏。只有《紐約時報》影評家A. O. Scott在 “應該得獎者”中提到貝里。結果讓他一語成真。

海莉.貝里前年曾獲得金球獎,這次稱后雖讓人吃驚,但她那種認真、內斂、具有理想主義色彩的人生態度和藝術追求,給觀眾留下深刻的影響。在昨晚頒獎時,美國三大電視之一的CBS台正好播出貝里參與演出的反恐怖主義的電影“行政決定”(Executive Decision),她飾演空姐,其精湛的演技為她走到昨晚的舞台奠定了一個台階。在頒獎前被媒體相當渲染的性感女性尼可.基德嫚(Nicole Kidman)雖然事先被著名影評家Elvis Mitchell評為“應該得最佳女主角獎”,但卻名落孫山。

登澤爾•華盛頓是當今好萊塢最出色的黑人影星。他給我印象最深刻的演出是在黑人導演Spike Lee主導的電影《Malcolm X》中扮演美國歷史上的真實人物、黑人宗教領袖Malcolm X的一生,從開始參加極端伊斯蘭教,到最後醒悟、放棄暴力、並和腐敗的教主進行抗衡,遭到暗殺的故事。華盛頓的精湛演出,活靈活現出那位黑人領袖的心靈成長。有影評家甚至說,要想瞭解黑人的歷史,這部電影不可不看。但Malcolm X是美國歷史上相當有爭議的人物,不知是否由於這個原因,華盛頓當年不僅沒有獲獎,連最佳男主角都沒有被提名。去年華盛頓也被提名,但落選。這次華盛頓終於如願以償,他在領獎台上對當晚獲得終身成就獎的另一個黑人男星西德尼•波蒂埃說,“我以你為榜樣,追求了40年,今天,我們在同一個晚上獲獎。我將繼續步你的腳印,除此之外,我不知道還能做什麼。”

得一個奧斯卡不是那麼容易的事。這次得獎人中,獲得“最佳原始音樂獎”的紐曼(Randy Newman)曾被提名過16次,今年才夢想成真。

這次奧斯卡頒獎,事先相當緊張,主要由於沒有一流電影,因而人們猜測紛紜,而且游說評委活動比往年更嚴重。有的影片還倍遭非議,主要的目標對準最佳影片呼聲較高的《美麗心靈》,說這部影片的男主角有過“反猶”言論和被刪節的同性戀行為等。言內之意,就是“美麗心靈”有污點,不能得獎。《美麗心靈》是根據一個以真實人物為原型的傳記作品改編,寫一位精神分裂的數學家獲得諾貝爾獎的故事。該劇導演強調,這位數學家有過反猶的話,是在他精神分裂狀況下說的,不是在正常思維下要反猶。也許評委們刻意強調藝術和政治分開,結果《美麗心靈》同時獲得最佳影片和最佳導演兩個最重要的獎項。

奧斯卡的評獎方式比諾貝爾文學獎等要公平,因為它不像瑞典那樣,永遠由那么幾個終身不變的老頭子來決定,而是由全美國5,000多名評委投票。這些評委包括好萊塢歷次獲獎的演員、知名的電影評論家、各大報報道影視的重要記
者,以及其他藝術家等。由於評委人員龐大,要想作弊比較困難,而且要想游說,也難以全部買斷。每次奧斯卡頒獎晚會結束後,字幕上都說明,全部計票由哪個獨立的會計師事務所進行(當然不是由安達信做的!),在開封之前,連主辦奧斯卡的藝術學院也不知情。

這次奧斯卡與往年不同的是,使用了新場地柯達劇場。也許由於新場地可以使用新科技,頒獎會上出現懸空表演等新花樣。主持人說,“今年的安全措施比你們的臉繃得還緊張”。這次奧斯卡另一項打破記錄的是時間長度,達到4小時21分鐘,比2000年長了12分鐘。但由於去掉了以往冗長、單調的歌星演唱,增加了空中雜技式具緊張氣氛的表演,再加上對領獎人的時間不再催命似地壓縮和要求,似乎更顯得輕松、可以忍受。

晚會中間,全場為911遇難者默哀一分鐘,並特地穿插了以紐約被背景拍攝的電影片斷。以拍攝知識份子題材知名的紐約導演伍迪.艾倫則被邀上台發言。這位說話似乎有點口吃的大導演,把它變成了一場精彩的小表演﹕他說接到奧斯卡委員會的電話很驚訝,因為今年任何項目的提名中都沒有他(他曾被提名20次,獲獎2次),“可能是要把我以前得的奧斯卡小金人收回去;也可能是為沒有任何獎項提到我而向我道歉;或者是因為前一段我向一個流浪漢捐了五毛錢,而要向我頒發人道救援獎”。逗得全場哄堂大笑。

這次的頒獎晚會主持人琥碧戈柏自從《第六感生死戀》獲最佳女配角一舉成名後,這已是她連續第四年主持這個全球有10億觀眾的頒獎典禮。它再次顯示好萊塢刻意凸顯黑人、尤其是女性的理想主義傾向。琥碧戈柏不是靠臉蛋的演員,而是靠內在本事。她的主持風格就顯露出這一點﹕自然而自信,而且自控能力很強。並且由於她是黑人,可以不顧好萊塢風行的左派的“政治正確”,時而開開黑人的玩笑。例如她上來就說,今年的奧斯卡,事先就互涂污點,大摔黑泥,結果得到提名的都是“黑”人。她上場時打扮成孔雀開屏、頭帶羽毛,是曼哈頓42街那種花里胡哨的俗艷大雜燴,凸顯出好萊塢的迎合大眾娛樂的一面;晚會結束離場時,則要觀眾看她的背影,後背寫著紐約警察和消防隊員的英文縮寫,又表現了好萊塢嚴肅、追求正義的一面。兩個面孔,一個好萊塢,這就是奧斯卡。

(載《多維網》2002年3月)

2002-03-2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