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法國廣播電台報道吳征楊瀾造假事件


多維社記者5日報道/楊瀾被《中國婦女》雜志評選為中國“十大時代女性”後引起包括《人民日報》所屬“強國論壇”網民在內的海內外眾多讀者和網友的強烈質疑和批評,認為冒稱哥大校董、假冒哥大成績、並為吳征的巴靈頓大學“博士學位”辯護的楊瀾被選為“時代人物”,是倡導造假,顛倒誠信價值。繼台灣第一大報《中國時報》就楊瀾吳征造假事件發表專題評論,香港發行量第三的《太陽報》和中國官方通訊社中新社對網民的強烈反應給予報道之後,巴黎的法國國際廣播電台也予以新聞追蹤。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中文部記者方華3月4日採訪了調查吳征楊瀾造假事件的多維社特約記者曹長青先生,就吳楊事件起因、以及中國媒體的報道和新聞角色等,進行了介紹和評論。在得到法廣授權後,多維社特此轉載,以饗讀者。

問﹕大家從網上看到很多涉及到吳征楊瀾事件的文章和爭論等等。那麼這個事情是怎麼起來的?

答﹕由於互聯網上一系列自發的揭露吳征、楊瀾的文章引起了海外讀者的廣泛關注。由於吳征是中國最大門戶網站新浪網的共同主席、楊瀾曾擔任中國申奧大使,並是陽光衛視的總裁,因此這個事件值得調查和報道。

問﹕迄今為止海外媒體對吳征楊瀾的議論和批評已經有三個多月了,還在繼續。那麼吳征楊瀾事件到底為什麼會引起如此持久而廣泛的關注?

答﹕由於中國和國外的制度以及文化差異等,造成人們之間的很多誤解,因此海外華人需要做的是促使資訊溝通,通過溝通,縮小這個差異和誤解,尤其是減少缺乏瞭解造成的虛假等。但吳征楊瀾恰恰是利用制度不同、文化差異造成的空檔,利用國內人對海外情況不十分瞭解,製造虛假,欺騙國人。中國本來造假的事情就很多,造假在中國現在幾乎是全民性的問題,吳征楊瀾從美國留學回去,不去樹正氣,反而也去造假,等於是推波助瀾了。

問﹕吳征在新浪網,楊瀾在陽光衛視,這兩個機構都是非常重要的。他們造假只是反映出中國目前的風氣,還是為了達到他們個人的某些目的?

答﹕他們當然是有個人目的的。如果沒有編造出那麼輝煌的學歷經歷,不製造名人效應,他們怎麼可能把他們的股票價值從幾分錢港幣,很快飆昇到七毛多港幣。他們夫婦回國時,不過幾十萬美元的資產,不到五年之內,一下子漲到一億多美元了。

問﹕那麼吳征楊瀾事件到底一個什麼樣性質的問題?

答﹕經過查核,吳楊的問題是個以不實的學歷和經歷獲得商業利益的問題。吳楊夫婦的做法也是向中國的專業化挑戰。中國改革開放,加入世貿,各方面向專業化轉型,不再是赤腳醫生,張鐵生交白卷,不再用單一的政治標準,而是更注重專業能力、真才實學,因此在這種背景下人們開始重視學歷、文憑,這是好現象,是中國向專業化轉型的標志之一。但吳楊偽造學歷、經歷的做法,等於是向這個專業化轉型挑戰。如果假學歷,不被教育機構認可的巴靈頓學位也被當做正式的學歷,那麼海外學子們寒窗幾載獲得的真學位不就貶值了嗎,中國古語有頭懸樑、錐刺股,寒窗苦,就是形容這種攻讀的辛苦、艱苦、刻苦。巴靈頓不用去讀書,那不是幾載寒窗,而是電腦速食!那學歷學位的價值、意義又在哪裡?

誰都可能出錯,犯錯誤。最關鍵的是對錯誤的態度,能不能認錯,改錯。認錯改錯的意義在於承認公認的正確的價值。就是中國俗語說的正氣佔上風。吳楊的學歷經歷造假不是仁者見仁的問題,而且事實在那擺著,什麼紐約時報頭版、哥大校董、三大台邀請做主持人等等。巴靈頓白紙黑字寫著不被教育機構承認,但吳征楊瀾就是不認錯,更不道歉,還把質疑他們的人罵為瘋狗,設員警網站全球緝拿批評他們的人,送律師信恐嚇,壓制新聞媒體不讓報道。

吳楊的做法也是對中國恢復誠信價值的挑戰,是對人們約定俗成的正向價值的挑戰。王銘銘抄襲,道了歉,趙薇穿日本軍旗服被批道了歉,但吳楊怎麼做的,不僅不道歉,還這樣理直氣壯,被選上時代人物了。這就好比王銘銘被查出抄襲後,不僅不被處罰,還被提拔為北大副校長;趙薇不僅不道歉,反而主持全國春節聯歡會了,成了全國廣告團團長了,你這樣的話,老百姓怎麼能咽下這口氣呢,錯誤的價值佔上風,哪有正氣了呢。海外的股民網民為什麼這麼憤怒,因為你這樣做讓人們感到價值被顛倒了,這是他們問題的嚴重性。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國內的媒體應該扮演更大的角色,如果媒體監督的聲音大起來,不再是恭維、諂媚那些公眾人物,那些名人,而是發出監督的聲音,批評的聲音,構成一種輿論的話,就可能維護一個正向的價值、正氣的價值。

問﹕從吳征楊瀾被質疑之後,人們有這樣感覺,吳征楊瀾他們開始是用很強硬的口吻來對待他們的批評者的,使人們感到,當局好像是站在他們背後的。現在看,似乎中國政府沒有介入這件事,也沒有支援他們。

答﹕我不覺得中國政府在支持他們。但楊瀾在接受《南方週末》採訪時,試圖把批評他們的人打成反動人士,往政治上拉。但從國內媒體來看,還是已經有很多家報道了吳征楊瀾事件,像《北京青年報》、《光明日報》屬下的《中華讀書報》,上海的《新聞晨報》、《申江服務報》,《南方週末》等,都做了公開報道,以及《中國青年報》屬下的《青年參考》、中新社、南方網、人民網等等等等。這些報道本身就說明吳征楊瀾沒有得到中國政府的支持,而且我也不相信中國政府會支持吳征楊瀾造假這種行為。因為吳征楊瀾的事情不是政治取向問題,不是親共、反共呵,而是一個誠信的問題。

造假的問題,就好像海盜呵,就像現在的恐怖份子什麼的東西,它是超越了一般的意識形態爭論的,因此我不相信這種東西會得到中國政府的支持,更不會得到老百姓的支援。例如最近《中國婦女》雜誌評選了楊瀾為十大傑出時代人物,從《人民日報》強國論壇上的網民一面倒的反應來看,所有提出批評的網民都是譴責楊瀾,而沒有人批評其他九名當選者。而且幾乎沒有看到有一個人替楊瀾辯護。這就看出國內讀者能夠上網的,瞭解吳征楊瀾事件真相的,是一個什麼樣的想法,什麼樣的傾向。

問﹕曹長青先生,你是一個獨立的學者,也對國內媒體情況比較瞭解,你看過去人們常批評官方媒體存在一些問題,它還處於中宣部控制之下;但其他民間的有私營性質的一些媒體,也常出現假話。但這次這些小報卻比較多刊登批評吳征楊瀾的報道,你怎麼看待這種現象,怎麼看待這種新興的民間因素的媒體,對他們是否要加強法制上的管理?

答﹕從這次國內媒體對吳楊事件的報道來看,還是小報報道的比較多。小報是相對於黨報而言的。像這次報道吳征楊瀾事件,都是《北京青年報》、《中華讀書報》、《南方週末》、《新聞晨報》等等,而大報像《人民日報》、《光明日報》等都不報。這說明在新聞取捨上,小報更多注重的是市場,是讀者的興趣,市場的效果,而大報注重的是政府的意志和意識形態的標準。所以我們看,這個標準不一樣,想法就不一樣了。

但現在看,報道的是很不夠的。如果吳征楊瀾的事情要是發生在美國,新浪網是中國最大門戶網站,差不多相當於“美國在線”AOL,那不得被媒體炒翻天,挖到底。像水門事件,克林頓性醜聞,以及今天的安龍公司事件,都被記者挖到底朝天的。因為挖掘醜聞、監督公眾人物、監督官員,監督政府本身,是媒體的一個重要責任,所以媒體被稱為三權分立之後的第四權、第四帝國。

而中國的新聞制度不一樣,所以現在對吳楊的事報道的還是相當有限的,所以才導致他們至今不認錯,更不道歉,如果在美國,他們早都會不得不認錯道歉的。媒體構成的是什麼,是輿論嘛,在輿論面前,誰都不可挑戰輿論的,輿論代表著的是民意的反映。

今天中國媒體已經發生很大變化了,畢竟有了一些媒體的報道。但是由於中國新聞制度的問題,還沒有那種完全獨立意義上的媒體,還沒有一個完全市場意義上的媒體,所以報道的還是很不夠的,但是目前國內媒體的這個傾向,這個信號還是令人鼓舞的。

(載《多維網》2002年2月)

2002-02-2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