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吳征在香港翻雲覆雨——追蹤之九

曹長青

從被鳳凰衛視總裁劉長樂邀請參與購買亞洲電視的股權,到做了八個月亞視的營運總裁,吳征雖然沒有給亞視帶來什么起色,但對他個人來講則是他從聖路易斯到香港這一路商場征戰的唯一一場全盤皆贏的勝仗﹕他的履歷裡面終於有了第一個響亮的商業職務;有了“資本運作高手”的香港和大陸知名度;有了一筆小小的橫財;真正見識、經歷和學習了一次商業併購;更結識了兩個後來促他走向億萬富翁之路的左右臂膀人物﹕美國商人Michael Spiessbach和香港商人高振順。

Michael Spiessbach是一個美國律師,也曾是美國電視節目發行商。他一直喜歡亞洲文化,還在日本學習過空手道等,近年來跟亞洲電視市場交往頻繁。1998年在亞視出售51%股權時,他也是積極的參與者之一,進入亞視董事會。他不僅結識了吳征,更驚嘆吳征的勃勃雄心。

在亞視工作期間,吳征還在一次朋友聚會上結識了香港友利電訊公司總裁高振順。1951出生於福建的高振順1961年到了香港,後來一路經商。友利電訊是一家生產、銷售家庭電器的公司。高振順雖然在香港商界和金融界征戰了幾十年,對在香港進行資本運作也頗為老道,但香港畢竟是個商業金融中心,數不盡的什么大亨之類,所以高振順的名字並不見經傳。他一下子成為媒體聚光燈下的公眾人物,是在他和吳征楊瀾合作之後。

吳征似乎清楚他不是一個可以穩穩當當坐下來營運一個企業的人,所以他經商的一路都是心不在焉地應付已經到手的生意,而籌劃下一個更偉大目標才是他的動力和精力所在。和高振順的相識用吳征的話來說是“我們一拍即合”。於是,在他還做著亞視營運總裁的時候,就開始了營運他自己的事業,開始了他在香港操(炒)作資本的“黃金歲月”。

吳征和高振順聯手開始做的“事業”就是後來被宣傳得名聲震天響的“買殼、借殼建立上市公司。”所謂買殼、借殼上市,就是通過購買相當數量的已經上市的公司的股票,從而獲得對這家上市公司的控制權;然後賣掉這家公司原來的業務,轉而進行你自己想做的業務。為什么要這樣做呢?因為你想要辦一個企業,但沒有錢,想通過股市來集資;但是要想成為被股票市場所接受的公司,首先你得達到許多條件,諸如一定的資本量、三年的盈利報告等等。所以最捷徑的辦法是買一家已經上市的公司的控股權,有時只需要十幾個百分點的股權,你就成了這家公司的最大股東,就可以做老板,願意怎么經營怎么經營了。

這樣說來不是很多沒有能力自己上市的公司都可以借殼上市,沒有很多資金的人也可以一下子成為上市公司的老板了嗎?當然,但這裡面有一個先決條件,就是你有把握在把殼公司買下來、換進去你自己的業務內容之後股票會上漲。由於你買這個殼公司股票的時候只是想借這個公司上市,然後清理掉它原來的業務,所以這個殼越便宜越好,而只有長期虧損的公司股價才會低迷。如果你對自己以後要做的業務在股市的前景沒有把握,那你買了一個虧本公司的一堆垃圾股票不就虧進去了么?所以說,並不是每個人都敢冒這個風險,或者說都有資格冒這個風險。

對借殼上市的公司來說,最重要的就是打品牌,要有品牌可打,因為你不是靠公司的實力和業績被股票交易市場所接受的;要讓股民們掏錢,唯一的路子是打品牌,打宣傳戰;讓人們相信你的公司會“飛黃騰達”,買你公司的股票則“錢途無限”。

吳征從參與醞釀亞視併購的98年上半年,到“營運”亞視的98年下半年,整整一年,在香港媒體出盡風頭,基本建立起了“吳征”品牌。正如上一篇文章所指出的,香港媒體之所以冷淡了擁有24.12%股權的亞視新任執行總裁封小平、亞視股權買賣的重要參與者、擁有近14%股權的鳳凰衛視總裁劉長樂,而獨衷只有3%股權的吳征,除了他的“美國背景”和謠傳中的“紅色背景”之外,還主要是由於他是被媒體拋到空中的明星楊瀾的丈夫。在吳征火箭般直沖雲霄的過程中,楊瀾出版了她香港版的《我問故我在》,其中津津樂道吳征在香港鵲起的名聲。

深知名聲、品牌在資本炒作中重要作用的吳征,此時已經清楚“吳征品牌”在彈丸之地的香港已經基本上樹了起來,亞視已經完成了它把吳征推向媒體明星地位的歷史使命。但亞視卻不見真正的起色,而且問題、矛盾叢生,內部抱怨紛紛;吳征繼續呆下去的話,不僅不能再增加明星的光彩,反而會暴露星光背後的陰影。所以在擔任亞視營運總裁六個月之後,吳征一邊向亞視提出辭呈,一邊緊鑼密鼓在香港和高振順、Michael Spiessbach,在北京和文化部屬下最大的音像出版發行企業“中國錄音錄像出版總社”(簡稱中錄總社)商討建立合資公司的計劃。對於吳征來說,建立合資公司本身並不是目的;真正的目的是通過公司重組來進行資本炒作。

在尚未完全結束亞視工作的1999年1月份,吳征就在Michael Spiessbach的幫助下,靠他在亞視建立起來的名聲和媒體地位,以楊瀾的名義和高振順、Michael Spiessbach聯手從日本東京—東芝投資銀行駐香港的分支貸款,購買了一個連年虧損的、生產和銷售電腦的泰國上市公司“凱威國際”的控股權。因此,吳征得以在99年2月份一離開亞視,立刻成為凱威國際有限公司行政總裁。但是吳征在凱威國際的股份並不是在吳征名下,而是在楊瀾名下,因為吳征是美國公民,他名下的股份必須向美國納稅,而只持美國綠卡的中國公民楊瀾則不必。

凱威國際當然不是目的,它只是吳征真正計劃的殼。吳征自“美中總商會”期間就和中國廣電部長孫家正建立了良好的關係,此時孫家正已經轉任文化部長,管轄面似乎更寬,吳征當然會抓緊一切時機利用這個他真正擁有的“紅色背景”。在收購凱威國際股權的過程中,吳征穿梭與北京香港之間,迅速以凱威國際總裁的身份,與文化部屬下最大的音像出版發行企業“中國錄音錄像出版總社”籌劃合資建立的公司。此時的前亞視營運總裁、現凱威國際總裁、電視名人楊瀾的丈夫吳征的舉動已經頗引起香港和內地媒體的關注。

凱威國際和中錄總社在文化部的關照下,1999年3月就在香港注冊了資金為3,500萬港元的合資公司,其中凱威國際佔70%,中錄總社30%;然後把凱威國際改名為“天地數碼技術有限公司”,吳征出任董事長兼總經理。吳征聲稱,這個公司的使命是要靠發行“聰明盒”,通過有線電視網的點播系統,打敗錄音錄像的盜版世界。在這個過程中一直有香港媒體跟蹤吳征的行蹤,在合資企業成立後,新一輪的媒體宣傳炒作立刻緊緊地跟上了。一時間,吳征的天地數碼的輝煌前景就直追李嘉誠兒子李楷澤的TOM.COM去了。

“天地數碼”是吳征在媒體和資本這雙向炒作中同時成功的第一次記錄。吳征和高振順99年1月以一毛多港幣的價格購買的凱威國際股票,在炒作後的1999年內最高時暴漲了100多倍。由於友利電訊是天地數碼的大股東之一,所以高振順的友利電訊的股價也翻了好幾番。股價暴漲,虛的吹捧就把手裡的紙錢變成了黃金般真實的價值,吳征做資本家的日子這才真正開始了。

吳征真要用這集資來的錢去和盜版戰鬥嗎?誰有精神誰去戰鬥吧。錢到手了就應該脫手了。吳征在股價達到4.6港元的的時候,把大量股票賣給了一個美國基金。接著在1999年6月(合資公司創立3個月之後),吳征又用自己在天地數碼中的股份換了14%友利電訊的股份。這時吳征手裡已經有了一部份可觀的現金資本和友利電訊這個實在的企業的股份。

但就像亞視一樣,天地數碼至此為止值得吳征利用的價值也已經基本結束,所以在享受了股價暴漲的樂趣之後,吳征就開始悄然甩手退出了,迅速從天地數碼的最大股東變成小股東。也就像在亞視一樣,對吳征個人來講,這是一次成功的運作,它繼亞視之後,再一次使吳征在香港媒體大放異彩,他的資本運作高手的名聲也真正建立了起來。

但對於天地數碼來說呢?這裡面的糟心、痛心之處,那些大小股東們就自己承擔、自己兜著了。只有吳征最開心,“天地數碼整個資本炒作,也是為了高先生和我共同圓一個夢。”據國內媒體報道,“吳征和天地數碼也有可能發生訴訟。”

炒作天地數碼的“成功”,不僅給吳征積累了一定的資金和新一輪資本運作高手的名聲,更給他帶來了自信。於是吳征又躊躇滿志地開始醞釀他下一步更重量級的行動了。

(未完待續)

(載《多維網》2002年2月)

2002-02-1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