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紐約人為什麼逃跑

曹長青



中國近年的經濟改革大潮,衝垮了限制城鄉人口流動的戶口制度,大量農民湧入城市打工、居住成為普遍現象,現在中國的城市流動人口已超過兩億。但跟中國形成鮮明對照的是,美國卻有很多人逃離東西海岸的大城市紐約和洛杉磯。這真有點像錢鐘書的小說《圍城》所描述的:裡面要出去,外面的要進來;但不同的是,這是發生在兩個國家的城市。

紐約不僅是美國最大的城市,也在全世界排名第一,是金融、商業、貿易和文化中心。但為什麼很多美國人要離開這個“中心”?去年《華爾街日報》報導說,從2000到2008年,這個被稱為“帝國州”(empire state)的紐約,就有150萬人搬離,數量之多,為全美之最!這種現象,主要發生在紐約市區,多是中產階級和富人搬走。據統計,搬離紐約的美國人,平均年薪是93,264美元。

為什麼中產階級和富人要搬走?因為紐約的稅越來越重,人們不堪重負。《華爾街日報》說,紐約的稅率之高是“臭名昭著的”。從1997到2008年,紐約的州稅和地方稅之高,都是全美排名第一或第二!

人口流失,導致紐約州的人口地位在全美大幅下降。1950年時,紐約州人口占全美的19%,2000年時降至只占7%。這還是在很多移民湧入紐約的情況下。搬離紐約的高峰期是2005年,紐約走了25萬人,因那一年稅率被調高。那些中產階級和富人的搬走,導致紐約的稅入減少,單是2006年,紐約就因此減少了43億美元;過去八年中,紐約總共損失了近300億美元。

逃離紐約的人去了哪裡?很多都去了稅率低的地方,像北卡州,賓州;完全沒有州稅的佛羅里達州,更是紐約人的最愛之一。

加州是美國的法蘭西

跟紐約遙相對應的西海岸加州,情況也同樣,很多人搬離,也是因為稅賦太重,而且州政府財政赤字嚴重,已近破產邊緣。生意人要用腳投票,逃出加州。

洛杉磯是排在紐約之後,美國的第二大城市,人口近四百萬。但加州的企業稅之高,排在全美第三名;投資環境倒數第三。但政府開支和福利等卻不斷擴大,導致加州入不敷出,經濟陷入困境。

美國家庭的平均年收入是5萬美元,但美國政府工作人員的平均年薪是6.7萬美元,加州則更高了,年薪超過10萬美元的政府雇員就超過17,000人。研究加州經濟的學者施拉格(Peter Schrag)在其《加州:美國高風險的實驗》的專著中指出,加州的官僚機構多不勝數,職能重複、交叉的機構多達七千多個。但加州政府雇員的養老金,卻遠高於普通人,最高的每年達49.9萬美元!美國卡托研究所(Cato)學者米歇爾(Dan Mitchell)說,“加州是美國的法蘭西”,意指像法國那樣走向經濟衰敗。

美國七個州不徵個人稅

美國保守派月刊《評論》今年十月號發表的詹妮弗.魯賓(Jennifer Rubin)分析加州經濟危機的文章指出,自1990至2009年,加州的政府開支增加了181%,等於連續19年平均每年遞增5.91%;州政府雇員增加了40%。在左派工會等壓力下,加州政府人員的退休年齡,被提前到50歲,養老金是年薪的90%,並可一直拿到死。

該文引述美國人口普查局的數字說,從1990到2000年,有二百萬人搬離了加州,等於平均每年20萬人離開。其中46萬人去了內華達州,其他很多去了德克薩斯州。因這兩個州,都沒有個人所得稅。美國共有七個州沒有州稅,除內華達和德州外,還有阿拉斯加、佛羅里達、南達科塔、懷俄明和華盛頓州。德州是稅賦最低的州之一,也是當今美國經濟最好的州之一。在德州,即使對企業稅,也網開一面,是根據公司的納稅資本和利潤來決定,對一些製造業甚至還完全免稅。由於稅賦輕,美國《財富》評出的五百大公司,有64個總部設在德州。德州過去連續八年成為美國最大的出口州。這次美國中期改選,德州的州長很輕鬆地就擊敗了民主黨的挑戰對手而連任,主要是德州的經濟好,失業率低於全美平均值兩個百分點。由於大量人口湧入,德州的最大城市休斯頓,現已取代了芝加哥而成為全美第三大城市。

球王詹姆斯為何去邁阿密

不要說一般的中產階級,即使富人,也要斟酌、衡量稅賦輕重,因為這可省下一大筆錢。例如全美籃球聯盟的最熱門、被稱為球王的詹姆斯(LeBron James),不久前從他家鄉克里夫蘭的騎士隊跳槽到邁阿密的熱浪隊,雖遭到家鄉球迷們燒他球衣的抗議,但仍依然去了佛州。《華爾街日報》就此特意發表了一篇社論,題目是“詹姆斯的省稅歡樂——去邁阿密打球的原因”,指出佛羅里達沒有個人所得稅,詹姆斯跟邁阿密熱浪隊簽了打五季共一億美元薪水的合同,如跟他在稅率較高的家鄉克里夫蘭打球比較,可省下八百萬美元的稅。同樣也想拉他入盟的紐約尼克隊之所以失敗,也因紐約的稅率太高,達12.8%;詹姆斯如去紐約,那他的一億美元收入,要被政府扣稅1200萬。

國家當然需要基本的稅收以維持運作,但高稅收(強行搶奪個人財富),大政府(官僚主義和放手花銷),本質是走向社會主義。人類的歷史已經證明,社會主義作為群體主義的變種,是違反人的自由天性和基本權利的,是行不通的。連紐約、洛杉磯這樣的大城市都留不住人,如同“水往低處流”一樣,人們用腳投票,流向低稅收、更自由的地方,創造自己的“錢”程和幸福。

——原載《看》雙週刊2010年12月

2010-12-0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