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吳征圈錢的第一塊跳板——追蹤之八

曹長青

這組文章從這篇開始談吳征楊瀾在香港的經商、暴發過程。由於其中涉及當事人不肯透露的商業交換內幕,即使記者去香港調查,也很難得到那些交易的真實過程,再加上這個過程比較繁雜,所以為了使讀者能夠比較清楚地瞭解吳征楊瀾暴發的脈絡,本文在事實基礎上進行了一些推測、分析和評論。凡是推測部份均會注明,這其中包括業內行家的推斷。

在《憑海臨風》的序言中,吳征表示由於楊瀾固執要回中國發展,放棄了在三大電視網中一家做主持人的機會,“她說,不是自己的國家,再成功,心中不會滿意的”,所以他無奈,只好又賣加州別墅,又賣佛羅里達的房子,隨楊瀾“報效祖國”去了。(一位讀者查到了吳征自聖路易斯以來在美國曾有過的所有地址,傳到我的信箱,發現其中沒有一個是加州的,也沒有一個是佛州的。)

楊瀾也對《中國消費者報》記者說,“那段時間我先生為陪我回來,把自己的生意都丟掉了,把美國的房子也都賣了,應該是很大的決心,中國男人也很少有為老婆放棄自己事業的。”

但從吳征1994年(他還沒有認識楊瀾)在律師取證時就毫不含糊地表示要永久性地回到中國來看,從吳征在美國這一路挫折的從商經歷來看,他早已決定回中國;或許是由於在美國的失敗,或許是明白了,以他的做法和風格更適合、或者只有在中國發展。哪個決計在美國發展的人會去拿一個在美國沒人承認的巴靈頓學位呢?

至於楊瀾,她比任何人都更知道《紐約時報》對她的報道,完全不是由於她在美國做出了什么成績,而是出於對所謂“中國的奧普拉.溫芙瑞”之說的好奇,但這種對外國人獵奇的報道別說在美國社會,即使在華人圈中都沒有引起絲毫反響,沒有任何中文媒體關注。她和吳征結婚一事,還是他們自己把消息加照片送到中文報社,還要跟編輯們解釋一番楊瀾是中國著名電視節目主持人等等。受過這份委屈的人難道不清楚要想在美國尋回昨日風光有多么難嗎?

中國正在經濟發展的巨變中,機會多,空缺多,急需人才;這些足以構成海外華人回國發展的理直氣壯的理由。但吳征楊瀾硬是舉起了“愛國主義”和“放棄美國優厚待遇”的旗幟,從回國的第一步起就沒有想真誠地面對國人。汪洋大海畢竟阻斷了許多信息,盡管這信息世界已經很發達。中國的百姓們在多少年來所接受的“愛國華僑”“放棄海外優厚待遇”這類思維慣性中,真誠地相信,並熱烈地擁抱了吳征楊瀾這個美麗的童話。信息不通和中國人對“成功神話”“ 一夜暴富”的異常崇拜,奠定了吳征楊瀾後來圈錢成功的基礎。

從迄今為止的調查來看,吳征自拿到本科學位到保險公司工作開始,到和美國人的一系列合作,他一直都很會給自己創造機會,但這些機會全部都在相當短暫的時間裡以失敗告終。1996年底和“華納音樂集團”的前總裁莫咖多的合作失敗後,吳征在美國經商的人際資源關係基本用光,楊瀾可以成為三大台主持人之說也子虛烏有,所以,要想成就一番大事業的“錢途”只有在中國。

楊瀾在美國念書期間,吳征和福建電視台合作的上海友伴公司曾在華納音樂集團前總裁莫咖多的資助下製作《楊瀾視線》,由上海東方電視台發行。據吳征楊瀾對《紐約時報》和《富比士》雜誌說,這個節目發行到全國50多個省市。但由於不是吳征楊瀾自己出資製作,他們能得到的分成明顯有限;既然華納和莫咖多跟吳征楊瀾的合作都以失敗告終,起碼說明不是賺錢的生意。

所以,我在上篇文章中得出,以吳征楊瀾在美國期間的正常收入,他們在1996年12月底回到中國的時候所擁有的財富,能有二、三十萬美元算是不錯的了,最多不會超過50萬美元。

1997年7月起楊瀾到鳳凰衛視做主持人,1997年全年吳征沒有正式職業,據吳征自己說,這時他開始去復旦讀博士了。由於楊瀾在鳳凰衛視做的是普通話節目,在香港地區觀眾量有限,而在大陸能接收到鳳凰衛視這個有線頻道的地方也很少,所以真正能看到楊瀾所主持的節目的觀眾並不多。但是楊瀾到鳳凰衛視後,通過媒體的放縱的渲染,使得她的名聲遠遠大於她的節目。

但是,楊瀾的名聲再大,沒有吳征的出場,她也毫無可能在幾年之後就成為“中國最富的女人”。楊瀾在鳳凰衛視做主持人的最大收獲並不是通過“楊瀾工作室”等節目展示了她的“才華”,而是促成她的丈夫吳征和鳳凰衛視的總裁劉長樂成為“好友”。而和劉長樂的相識則給吳征在後來幾年的“暴發”提供了一次絕佳的機會。

1951年出生的劉長樂1980年畢業於北京廣播學院,後在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工作近十年,1988年移民新加坡。後來通過經營房地產和石油生意等賺錢起家,1996年在香港成立鳳凰衛視。據《亞洲周刊》1998年的報道說,由於劉長樂有中國軍方背景,所以鳳凰衛視成為唯一被允許在大陸播放的非中國大陸頻道。

在香港還有兩家無線免費電視台,一個是“無線電視”,一個是“亞洲電視”;亞視雖居第二,但遠遠地被甩在後面,無線佔了70%的香港市場。亞視多年來一直嚴重虧損,據《亞洲周刊》報道,亞視的前最大股東、年近80的林伯欣由於涉嫌賄賂台灣官員而官司纏身,所以在1998年同意出售51%股權(亞視當時不是上市公司,只有持股人肯賣,別人才能買)。

鳳凰衛視的劉長樂對發展中文媒體業頗有雄心,據中文媒體報道,他有志做中國的CNN“特納”,所以對亞視股權出售的機會很感興趣。而此時吳征已經由於“幫助尼爾森併購、參與時代華納投資”等不在正式履歷上卻被私下流傳和香港媒體報道的“輝煌經歷”、加上他超人的交際能力,贏得了劉長樂的賞識。於是劉長樂邀請吳征做購買亞視這51%股權的諮詢顧問和參與者。

由於劉長樂已經是鳳凰衛視的總裁,根據香港法律,為了防止市場壟斷,劉長樂不可以擁有同類媒體的超過15%的股權。同時,香港政府雖然鼓勵外資進入媒體,但必須以香港永久居民的資本為主,而劉長樂和吳征都不是香港永久居民。在這種情況下,必須有其他香港財團的加入才可能使這51%亞視股權的交換得到香港政府的批准。

於是劉長樂和吳征聯合了香港兩個名不見經傳的公司賣下了這51%股權。這兩個公司是以封小平為首的“龍維有限公司”(買下46%股權)和以黃保欣為首的“聯旺有限公司”(買下5%股權);其中劉長樂加入了封小平的財團,佔了13.79%股權(低於法律規定的15%),吳征加入了黃保欣的財團,也分到了3%的股權。

封小平也是從大陸到香港,做房地產等生意起家,目前任亞視總裁。黃保欣也年近80,是香港機場管理局主席,屬香港商界知名人物。這裡面只有吳征沒有真正經商發財背景。亞視在1998年的全部股價約值13.5億港幣,吳征佔的3%股權,約4,000萬港幣,也就是說約500萬美元。前面已經指出,吳征在1997年初回國的時候,他和楊瀾的正常資產不會超過50萬美元,即使楊瀾做了一年鳳凰衛視的主持人,他倆的資產也不可能一下子漲到有500萬美元現金購買3%亞視股權的程度。那么吳征靠什么得到了3%股權?

由於吳征楊瀾的商業背景非常簡單,所以對他們倆的資產做常識性的推斷並不困難。據業內行家分析,吳征得到亞視這3%股權的途徑可能主要有兩種﹕

第一,通過銀行貸款一部份。由於有其他財團擔保,加上亞視是個已經成熟的企業,並不是靠吳征自己從頭空手創業,而且新的財團明顯以有中國官方背景的前中國大陸人為主(封小平、劉長樂),吳征“紅色背景也很強”的傳說已經在亞視醞釀交易的98年上半年開始流傳,黃保欣又是著名親北京人士;在這種情況下,亞視進入國內市場的機會增大,轉虧為盈似乎很有希望,所以,盡管吳征本人並無資產墊底,從銀行貸款也是有可能的。除了銀行貸款一部份之外,另一部份則以吳征參與併購、拉外商投資、承諾以後公司管理工作等等而交換獲得。

第二,吳征甚至可能一分錢都不貸,就“得到”這3%股權。鳳凰衛視的劉長樂既然有志做中國的“特納”,又肯出近兩億港幣購買亞視股權,顯然對亞視非常有興趣;但礙於香港法律,劉長樂在不能擁有亞視超過15%股權的同時,他也不可以參與亞視的日常營運和節目製作的編輯決策。哪個投資媒體的人不想用自己的想法影響媒體呢?更何況劉長樂本人是前新聞從業人員,據國內媒體報道,他就鳳凰衛視節目的編輯方針有一整套的想法。在這種情況下,他是否有可能聯絡財團的人以某種方式“借”給吳征3%股權?這樣吳征就可以堂堂正正地進入董事會,替(或幫助)劉長樂營運亞視;否則擁有將近14%股權的劉長樂怎么能放心把亞視交給既沒有管理大公司經驗、更沒有新聞從業經驗的吳征?

無論上述推斷與事實有多少出入,劉長樂對吳征能坐上亞視營運總裁的位置所起的重要作用是明擺著的。這點吳征自己也承認,他在去年12月接受《中國企業家》雜誌採訪時說﹕“如果當時不是他提供在亞視進行購併,並且在亞視擔任總裁的話,我今天在香港就沒有知名度。如果沒有知名度的話,對我後來的購併都有影響。”

吳征這話倒是誠實的,香港亞視這一步奠定了他在以後短短幾年內暴發的最重要基礎。雖然擁有24.12%股權的封小平成為亞視的新任執行總裁(CEO),但香港媒體卻格外青睞以3%股權當了營運總裁(COO)的吳征,一路熱熱鬧鬧地進行跟蹤報道。他是楊瀾的丈夫自然是受到媒體關注的一個重要原因,另一個原因是他的“美國背景”。

當時香港媒體一直傳言亞視被親北京的財團購買,日本的“電視文化研究所”(BCRI)報道此事的題目就是“亞視財政危機,賣給親北京財團”。想要在香港這種特殊地方操縱媒體的人,一方面要從經濟利益角度考慮,暗示商界﹕我跟北京官方有密切關係;與此同時,他又由於是大眾媒體,必須避被北京操縱的嫌。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另一股不知哪兒放出的風,強調說吳征代表美國財團;於是香港媒體就開始造輿論,美國資金入股;這不僅意味著經濟上有後盾,更意味著政治上有自由的風吹入。這對一個媒體的形象和贏得人心都只有好處。事實上,吳征加入的這個“聯旺財團”除了黃保欣的2%,就只有吳征的3%,而吳征是個沒有“真錢”的紅色“美國人”。但吳征代表美國財團之說,卻頗有媒體亮點,於是他在香港頓時聲譽鵲起。

吳征也煞有介事、雄心勃勃。據《新經濟導刊》報道,吳征走馬上任之際決心:第一,重建“亞視”內部良性管理運作机制﹔第二,與行業宿敵“無線”制作的節目展開較量﹔第三,也是最主要的目標,用六個月時間,達到收支平衡,三年後徹底實現扭虧為盈。

但是在主管亞視2000多人之前,吳征從未有過真正的管理經驗。他參與過管理的最大公司是上海友伴,不到30人,而且他也不負責日常營運。所以吳征上任後不僅沒有改善亞視的營運狀況,而且很快就在人事處理和節目製作方面引起內部很大爭議,於是在上任後不到半年的1998年11月他就提出辭職。

據1999年6月11日的《聯合早報》報道:“香港亞洲電視永遠榮譽主席林百欣(他仍有16%以上的股權),去年出售亞視股權後一直不滿亞視營運方法,狀告亞視上層,揭露亞視的“糊塗賬”,並指責說,董事酬金原本應是每年65萬(港幣),但吳征去年為什么得到257萬元。”

吳征離開亞視的管理位置是遲早的事情,基於下面這四個明顯的原因,無論是管理亞視,還是今天管理陽光衛視,吳征都過於力不從心﹕

第一,吳征沒有能力應付一個電視台複雜的人際關係。媒體的人事處理不像解雇建築工人那么簡單,更何況亞視的人員來自兩岸三地,情形更複雜。

第二,吳征沒有任何新聞理論和新聞實踐經驗,平地起高樓的神話只能是不負責任的媒體瞎起哄的產物。

第三,吳征的風格是大而化之。他只適合出主意、煽動情緒、說服人;他是做經紀人的角色,而不是營運管理和具體操作的人。

第四,吳征想要的是亞視營運總裁的頭銜,而不是這個頭銜下所要做的具體事業。

1999年2月,在亞視工作了八個月之後,吳征正式離開亞視。但他之所以主動要離開,主要還並不是由於自知沒有管理能力,而是“我主要是想做我自己的購併……我進入亞視原來就只想幹六個月。”不知他接受營運總裁職務時,是不是這么跟劉長樂商定的,或跟亞視董事會這么說定的?如果是的話,那么他當年對外立下“三年後徹底實現扭虧為盈”的誓言是不是從開始就蓄意欺騙公眾?在亞視八個月,吳征所要的和所得到的是令他發達的八個字頭銜﹕亞洲電視營運總裁。

這八個月雖然沒有給亞視的虧損、經營混亂帶來任何轉機,但吳征卻給他自己的履歷添上了耀眼的一筆。他由於做亞視營運總裁而被香港媒體稱為“香港的風雲人物”,但他們還是小看了吳征。吳征真正的風雲時刻才剛剛開始醞釀……

(未完待續)

(載《多維網》2002年2月)

2002-02-1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