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金溥聰居然做過新聞教授?

曹長青

就民視頭家來開講節目中有來賓指國民黨幹預司法一事,國民黨秘書長金溥聰以「捍衛國民黨的名譽」之名,威脅要提告。在媒體一片抨擊聲中,金改口說,「不是針對媒體,而是針對上政論節目的來賓。」

什麼叫「不是針對媒體,而是針對上政論節目的來賓」?來賓的講話難道不屬於媒體的一部分?不屬於言論和新聞自由的一部分嗎?

作為總統兼國民黨主席的馬英九,在陳水扁龍潭案三審前兩天,宴請司法院長、法務部長等司法界高層,難道沒有明顯的介入、干涉司法之嫌嗎?這種事情在美國簡直不可想像!在法院要宣判政敵之際,總統公然和司法界做如此親密的往來。馬英九在哈佛居然連最基本的司法獨立的概念都沒學到。

馬英九說,「尊重司法不等於漠視人民,對於部分法官做出不符人民合理期待判決(指周占春的判決)的失望與憤怒,這些聲音我都聽見了,也很放在心上,我雖然不能干預個案,但是我保證我會竭盡我所能,推動司法改革。」

什麼叫「不符合人民期待的判決」?十五年前,美國對美式足球明星辛普森的無罪判案,和絕大多數民眾的想像相反。但怎麼可以想像,總統出來表態,不能「漠視」人民的情感?那還只是一個球星,而陳水扁是馬英九的政敵!怎麼個不漠視法?請司法界頭頭腦腦來吃飯,難道不是清晰的事先警告、暗示嗎?法律可以由「情感」來決定嗎?誰是人民?要由哪些「人民」來解決司法案?馬英九這個學法律,當過司法部長的人,竟全然沒有司法常識。這到底是令人吃驚,還是令人恐怖?

金溥聰說要「捍衛黨的聲譽」,更是荒唐。政黨只有用政績贏得民心,根本不存在捍衛聲譽的問題。政黨本來就是該被罵的。罵的對,你得聽著,要改;罵的不對,你也得受著!別說一個政黨,就僅僅是一個從政的人,一個公眾人物,就得做好被罵,甚至被誹謗的準備。怕挨罵,想潔身自好,玩政治幹嘛?除非他滿腦子獨裁政治思維。西人早有言:怕油煙就別進廚房。言論自由,就是給批評的自由,給罵人的自由!讚美還需要自由嗎?

金溥聰說,頭家來開講節目「對國民黨形象造成傷害」,所以要提告。這句話實在可笑透頂:其一,國民黨獨裁了半個多世紀的惡劣形象,還需要別人傷害嗎?「法院是國民黨開的」是國民黨大佬說的。其二,還有什麼比它今天的第一夫人、秘書長動不動就要告媒體、告政治評論員更傷害國民黨的形象呢?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沙費爾(William Safire)曾在專欄中寫道,當年的第一夫人希拉蕊是「天生的撒謊者(congenial liar)」。希拉蕊憤怒地說,這等於侮辱她的父母,說她是從他們哪兒遺傳來的撒謊;當時的柯林頓總統也說氣話,他要不是總統,就會打斷沙費爾的鼻樑。但是他們連想都不會想到去提告一個專欄作家。頂了天,就是發一頓牢騷。別說他們絕無告贏的可能,「提告」本身,就會比「天生的撒謊者」更名譽掃地。換句話說,這種事情不可想像到讓總統去商店偷一條麵包一樣。哪裡會像台灣的第一夫人那樣,居然膽敢告專欄作家!只有在一個前提下可能,那就是她把自己當成獨裁總統的蔣夫人。

金溥聰如果只是一個早已習慣獨裁思維、對西方新聞自由如天方夜譚般茫然的國民黨小官僚出身,也多少可理解。但查查簡歷,金溥聰居然在美國念過新聞,在台灣做過新聞系教授。許多人曾問我,為什麼那麼多中國人在西方留學,卻完全沒有學到自由民主的精神;那我們看看今天台灣最頭面的、留學美國的總統和國民黨秘書長,至今仍滿腦子獨裁思維後遺症,也難怪那些中國人了。

——原載《自由時報》2010年11月22日“曹長青專欄”

2010-11-2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