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吳征在美國走麥城——追蹤之七

曹長青

吳征在聖路易斯“中美總商會”期間,利用工作之便結識的美國大公司管理人員中,其中一位是美國尼爾森公司(A.C.Nielson)亞洲和拉美部副總裁波拉蕭克(Frank Polashock)。尼爾森是全球最大的電視、廣告監測公司,吳征和波拉蕭克是在一次商務會議上偶然相遇。由於當時尼爾森公司正欲進入中國市場,而吳征在波拉蕭克面前所展示的在中國大陸的人脈關係迅速征服了這位美國商人,所以他在1993年底到1995年之間,也就是說吳征在中美總商會做執行經理期間,雇用了吳征給他做打入中國市場的顧問。

記者日前採訪了早已離開了尼爾森、目前在新澤西一家公司任職的波拉蕭克,他介紹說,當時尼爾森公司急於想做的,主要是促使中國的各個省的電視台接受他們作為獨立機構進行收視率的測試。中國的電視台一直都是自己做收視率調查,這當然不能保證準確。通過中美總商會認識並雇用了吳征之後,波拉蕭克多次被吳征帶到中國見到不少部長級官員,以及很多個省電視台的負責人。

美國人當然也明白,要跟中國做生意,官方關係是非常重要的;對於中國的電視台來說,跟美國大公司尼爾森的可能合作自然也是相當有誘惑力的。

去年12月3日吳征對《北京青年報》說﹕“1993年,我開設了一家投資諮詢公司,協助一家著名的傳媒企業在亞太地區進行了一次很大的購併,並協助它進入亞太的市場,這次購併不但一夜之間建立了這個公司在亞太地區的存在,而且也完成了我資本積累的第一步。可以說是我的第一桶金。”

在與國內記者有據可查的幾次談話記錄中,吳征曾經說道,這家“著名的傳媒企業”就是指尼爾森公司。吳征說,“當時尼爾森想進入亞太市場。當時我們就採取了購併方式,使尼爾森成功購併了亞洲集團,1993年在香港,8,000多萬,將近9,000多萬的併購。”吳征再次表示他從尼爾森這次併購中獲得了他的第一桶金,“利潤大概有幾十萬美金”。

國內一位IT企業內的專業人士讀到吳征上述說法後對記者表示,吳征是一個“沒有MBA學位、沒有幹過媒體、也沒有在投資銀行幹過多年的人,尼爾森能放心交給他做嗎?還給了幾十萬美元的諮詢費?不知道尼爾森看中他的什麼了?”

就這個問題記者詢問了波拉蕭克,他說當時雇用吳征只是給他做諮詢顧問,介紹他認識中國的電視台,而不是做併購的顧問。他支付給吳征的是諮詢費(consulting fee)。當問到吳征在尼爾森的那次亞太併購中扮演了什么角色時,波拉蕭克說,“那次併購和吳征沒有任何關係,是我做的。”

那么吳征有沒有從購併中得到利潤分成呢?波拉蕭克毫不含糊地說,“沒有。正像我所說的,吳征只是幫助介紹我認識中國的電視台,他只拿諮詢費。”

那么這個諮詢費有沒有幾十萬呢?波拉蕭克說,“沒有。”但他拒絕回答在他雇用吳征的一年多裡付給了吳征多少諮詢費,只是說絕對沒有幾十萬。

就像通過中美總商會認識了波拉蕭克一樣,吳征在中美總商會的一年多裡還認識了另一個更重要的角色,它就是美國“華納音樂集團”(Warner Music Group, Inc.)的總裁莫咖多(Robert J. Morgado)。這家音樂集團隸屬美國知名大公司“時代華納”(Time Warner)。當時華納也正期望能把他們的音樂節目打入中國市場,因為音樂畢竟沒有多少政治內容,應該是最有希望首先進入中國市場的。

由於吳征以中美總商會的名義把中國廣電部部長孫家正請到了美國,引見給了莫咖多和波拉蕭克等人,還帶這些美國大企業的管理人員到中國去拜見廣電部副部長劉習良,以及中央電視台、各省電視台的台長等官方人員,他的活動能量也征服了莫咖多。於是由莫咖多主導,華納音樂集團決定投資在中國建立一個合資企業,目的是通過這個合資企業,把華納的音樂節目打入中國電視台的黃金節目時間段,同時把這些美國節目重新配上中國廣告之後轉發(syndicate)給中國各省市的電視台。

莫咖多曾任紐約州長的幕僚長,他所擔任的“音樂集團總裁”是時代華納的一個重要職位,1995年5月時代華納內部發生地震,進行了幾項重大人事變動,他被迫離開。《時代》周刊當時還曾以封面故事報道了時代華納的那次人事變動。

在1994年認識吳征時,莫咖多在華納音樂集團的地位還是相當有決定權的,所以在他的說服和決斷下,時代華納決定投資一個小型合資企業,拓展把華納的音樂節目打入中國市場的事業。這是1995年初。

這時候,尼爾森在香港的購併也完成了,在香港設立了分公司。據波拉蕭克自己對記者表示,由於他的工作只是拓展新的業務,一旦建立起了地方分支,他的工作就完成了。在他正尋找下一個發展目標之際,得知時代華納準備和吳征合作建立合資企業往中國發展,他覺得這是一個開始一項新事業的機會,所以他離開了尼爾森,加入了只有吳征一個人的“博納(Bruno & Associates)諮詢公司”。 不知是否還有其他原因導致波拉蕭克離開尼爾森這家著名的大公司。

吳征對國內媒體說,“當時我們(指他和波拉蕭克)併購公司由我做大公司,他是小股東。”其實他們就是兩個人,這個公司既沒有錢、也沒有實際投資,他們兩人的關係也只是合作伙伴。據密蘇里州商務局記錄,吳征的“博納(Bruno & Associates)諮詢公司”1994年1月14日注冊,到1995年8月31日就被州政府取締,因為沒有提交年度財務、稅務報告,沒有繳納執照稅等。

波拉蕭克在接受記者採訪中也清楚地說,他沒有往吳征的“博納諮詢公司”投任何錢。他們兩個人都在等時代華納的錢,時代華納也真投了,而且計劃還不小。

在和波拉蕭克合作的過程中,也就是說在1994到1995年期間,吳征和福建省電視台聯合在上海成立了一家叫做“友伴”的合資公司,主要由福建省電視台投資。但友伴公司是由吳征和福建電視台成立的合資公司這件事波拉蕭克並不知情。

時代華納的資金在1995年投給了由吳征、波拉蕭克、華納音樂集團這三者聯合成立的新公司。吳征和波拉蕭克運作,華納只出錢。具體製作廣告片、轉發電視節目等業務則通過上海友伴公司做。

友伴公司前駐中國總經理、目前在上海開公司的于小麗在接受記者電話採訪中說,位於上海的友伴公司當時有20多人,除了是把華納的音樂節目賣給中國各省的電視台以外,還製作配伴這些節目的廣告,賣給中國的廣告商。據《紐約時報》和《富比士》的報道,當時的《楊瀾視線》也是由友伴公司製作。

據吳征和楊瀾對這兩家英文媒體的說法,《楊瀾視線》發行到全中國50多個省市電視台。于小麗也表示當時業務開展得不錯,比較成功。但是波拉蕭克卻說,他們的公司在中國根本就沒有賺到任何錢。也就是說,友伴公司賺的錢並沒有回到華納投資的這個美國公司裡。

時代華納一開始的計劃是在大約三年內投300萬美金,但是後來投資並沒有按原計劃進行下去。首先,莫咖多的“華納音樂集團”總裁位置被別人取代,他本人在1995年5月被迫離開了時代華納。據《時代》周刊報道,主要是由於內部權力鬥爭;但時代華納內部有人認為《時代》周刊的報道並不全面,還有其他隱情。波拉蕭克也對《時代》周刊的封面故事持保留看法。

其次,華納音樂集團本來希望把節目打入中國電視台的黃金節目時段,但中國政府沒有批准。根據中國政府的規定,黃金節目段必須播放中國本土製作的節目。由於不能進入黃金時間段,華納自然就不能達到預期的經濟效益。

第三,據曾在友伴公司工作過的人員透露,友伴的“賬務一塌糊涂,連楊瀾到上海來的洗髮膏都拿到公司報銷。”原友伴在上海的總經理于小麗也曾就賬務問題和吳征發生嚴重沖突。她舉了一個例子說,吳征的弟弟吳彬曾去北京參加一個由廣電部舉行的電視節,費用全部由主辦單位負責。但吳彬卻把這筆主辦單位已經支付過的費用票據再拿到友伴報銷。而吳彬並不是友伴公司的職工。于小麗說她清楚地知道那個活動的錢是已經付過的,所以她不同意報。

但是,報賬之類的事情是金錢運作上的小事。時代華納在第一年裡往合資公司裡投入了100多萬美金,並被全部花掉。據波拉蕭克的解釋,這100多萬主要用在了他和吳征來往中國、在中國辦理注冊的各種手續費、交往費,以及支付他和吳征的薪水等。據國內知情人透露,吳征這個期間在上海淀山湖的威尼斯花園買了別墅。

那么吳征到底拿多少薪水,雖然波拉蕭克不肯回答吳征薪水的具體數字,但在各種方法的追問之下,記者得出了大約六、七萬的答案。如果吳征的薪水不到10萬,那么波拉蕭克大概也不會比他高太多,那么100多萬美元在不到一年之內都花到那裡去了,這其中有沒有什么玄機?記者沒有答案。

前上海友伴的總經理于小麗由於賬務問題和吳征發生嚴重糾紛;于小麗告到上海長寧區法院,最後吳征賠款,官司庭外和解。

總之,時代華納1995年年中開始投資,在半年多之後的1996年初就停止了投資。也就是說,在和吳征合作了不到一年之後就退出了和約。除了上述幾個原因之外,還有什么其他原因?為什么要請兩家偵探公司調查吳征?記者也尚未得出答案。

華納退出後,波拉蕭克也退出了。而這時吳征的“博納”公司也由於沒有向州政府提交年度財務報告和稅務情況而被密蘇里州政府取締。他的這個“博納(Bruno & Associates)公司”從94年初成立到95年夏被取締,只存在了20個月。但是吳征依然有救星。

莫咖多離開華納音樂集團以後,自己開設了一家叫做Maroley Communications的公司,以向世界各地輸出美國的音樂節目為主。他仍然對吳征有信心。尤其是在1995年底的時候,吳征已經和楊瀾結婚,而楊瀾是“中國的奧普拉.溫芙瑞”之說,更增加了吳征的光環。所以,莫咖多決定由他的公司繼續資助吳征楊瀾。一邊出資繼續通過友伴把美國的音樂節目打進中國市場,一邊投資《楊瀾視線》。

但是莫咖多自1996年初給吳征在上海的友伴公司投資,結果也在不到一年內就停止了。然後莫咖多派人到上海另立山頭,開了新的公司,出唱片,發行音樂節目等。到底吳征和莫咖多之間又發生了什么問題?為什么他也迅速退出了與吳征的合作?

記者在過去的這幾個星期裡給莫咖多在紐約的總部打過幾十個電話,得到的回答是,莫咖多正在進行為期四個月的休假。記者明確地對他的秘書講明了是為了採訪他和吳征合作的事情,但他一直沒有給記者留下的電話號碼回話,明顯回避這個話題。據準確消息說,關於他和吳征合作失敗的經過曾被美國報紙報道過,但記者目前尚未檢索到。

波拉蕭克顯然對吳征與莫咖多的分手有所瞭解,但拒絕回答。同時也不肯回答為什么他也退出了和吳征的繼續合作,只是說他對華納撤資、莫咖多加入的合作方式不感興趣。但記者明顯感覺到這裡面還有其他難言之隱。另外,既然他對吳征和莫咖多分手的原因有所瞭解,而且這段事情是發生在他和吳征的合作結束以後,那么為什么不可以講呢?什么事情不可以講就自然令人感覺蹊蹺。

在莫咖多撤出後,福建省電視台也要撤資了,於是友伴公司全部賣給了福建省電視台。這是在1996年底和1997年初,也就是吳征楊瀾剛剛正式回國的時候。

按理說,吳征曾經給尼爾森公司做過投資顧問,曾經和華納音樂集團成立合資公司,還和莫咖多的Media Group合作,雖然這些合作都分別只有一年左右,但這些都是美國以至全球知名的大公司,資歷明顯地遠比一個巴靈頓的“博士”要有份量的多,但在吳征的簡歷中卻只字不提。不但吳征自己回避,波拉蕭克和莫咖多也回避,這是為什么呢?而吳征後來在亞視短短八個月的經歷卻被認真地記錄在他的各種中英文簡歷中,並且被各種媒體報道顯著地強調。

從記者所做的一系列調查來看,吳征在美國的8年多裡,工作、從商的經歷和“成績”遠遠超過他在學校讀書的經歷和成績,但這些實在的經歷在他的簡歷中全部被一堆有水份的學歷代替了。而他通過捐款等得到的什么美國電視藝術學院董事等等沒有實際內容的頭銜也被一一羅列在了簡歷裡,這又是為什么呢?

但不管怎樣,雖然吳征在美國有過這些從商經歷,但從他賣保險,到中美商會,到做諮詢顧問,到在合資企業裡做事,到他和楊瀾1996年12月底回國的時候,他的正常收入除掉花銷,能剩二、三十萬美元算是不錯的了,最多不會超過50萬。所以,吳征在美國的所謂“第一桶金”實際上只有一個桶底兒而已,他的第一桶金,他的真正資本積累其實全部是在他回國以後。

就算他離開美國時有50萬美元,那么在他和楊瀾回國後不到5年之內,卻把這50萬變成了500萬、5,000萬,最高時達到超過兩個5,000萬﹕一億零兩百萬美元(據《富比士》雜誌)!那么吳征楊瀾這兩個“小超人”(李嘉誠的兒子李澤楷被稱為“小超人”,這裡借用)是怎么運作出了這么巨額的財富呢?

(未完待續)

(載《多維網》2002年2月)

2002-02-1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