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吳征涉嫌非法獻金——追蹤之六

曹長青

吳征在給美國機構寫的信中曾指責那些起訴他的中國留學生們是“無神論者、紅衛兵”,其實,在那群人當中,還真沒有幾個當年在中國的時候對無神論的共產黨狂熱到吳征那種程度﹕據吳征在上海華師大二附中的同班同學透露,吳征上中學時就宣誓成為共產黨員了,他的同學們還為他的入黨特地舉行了主題班會。

當然,就像多數中國人都成了無神論者一樣,“入黨”也是那個社會的一個現象。但是中學生入黨,則實在不多見。而吳征來到美國後,又迅速從一個年輕的中國共產黨員成為了一個上帝的信徒、共產黨的反對者和美國政治的積極參與者。

首先,他非常熱衷地投入了美國共和黨的競選活動;對美國政治稍微瞭解一點的人都知道,共和黨遠比民主黨更反共。其次,據聖路易斯華人畫家左映雪說,“我們這兒的很多人都知道,吳征去參加了台灣的雙十國慶升旗儀式,在國民黨的文化中心那兒進行的。”

當然,很多前共產黨人覺醒後成為共產主義的反對者,但像吳征這樣,180度來回轉,擁抱了一陣子共產黨的反對者,再回頭擁抱共產黨的則實屬罕見。中國人來到美國,參加哪個黨,熱心哪種政治活動,都是個人的選擇權利。但有意思的是,吳征卻共產黨、共和黨、國民黨,需要哪個時就熱愛哪個。

但他這種政治上的客串,即使不給自己帶來麻煩,也有可能給別人惹禍;或者是一腔熱情,結果淨幫倒忙,吳征在聖路易斯為共和黨競選捐款,結果導致他的“親密朋友”涉嫌接受非法政治獻金就是一個例子。

吳征88年來美國,91年就成立了“亞裔政治警覺會”(Asia Political Awareness Group)。在接受律師“取證”時吳征說,他的這個組織1992年為共和黨辦拉票集會,有400人參加;辦籌款餐會,有140人與會。

吳征籌組“亞裔政治警覺會”後,主要參與了兩場為當地共和黨議員助選募款活動,一次是1992年10月17日在克萊登區的西點中學,為密蘇里州聯邦參議員Kit Bond、眾議員Jim Talent等八名共和黨籍議員連任助選。他當時的頭銜是“聖路易斯青年共和黨”(St. Louis Young Republicans)主席。另一次是1992年10月底在當地華人餐館“京園”組辦的捐款餐會,參加者多是當地華僑和大陸留學生;並在10月30日出版的當地華文周報《聖路易時報》刊登了一個整版的35人聯名的助選廣告,呼吁華人支持共和黨籍總統連任,投票給老布什。

對於政治競選的捐款,美國有嚴格的法律規定,不是美國公民不可以捐款,而接受非美國公民的捐款即屬於非法。這就是為什么當年克林頓競選時,高爾涉嫌接受中國軍方通過洛杉磯的華人組織捐的款而遭追查。

吳征抵美後很快和美國人結婚,1992年時可能已入籍成為美國公民。但當年被吳征拉去參加捐款晚會、這35名聯署者中,除吳征夫妻和當地一些老僑外,其他很多中國大陸留學生不僅不是美國公民,當時連綠卡都沒有。

聯署名單中的Francois Ho(何偉麟)在當地開珠寶店,他來自香港,早已入籍美國,並多年給共和黨捐款。他的辦公室牆上掛著老布什與他的合影,並收藏有共和黨頒給他的各種獎狀。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他也清楚地表示,不是美國公民,不可政治捐款,也不能參加政黨助選活動。而登廣告、參加捐款晚會都屬助選活動。

記者在聖路易斯見到了刊登這版廣告的報紙,其中一位不願透露名字的聯名者表示,他當時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聯名,他還說,“這個名單中的高桐、富繼義、王志強等大陸留學生,當時絕對不可能是美國公民。”

記者電話採訪了後來離開聖路易斯,現在康州一家德國藥物公司做研究的富繼義,這位當時來自中國東北的訪問學者說,在什麼情況下參加的聯署,因時間已久,記不清了。但記得當時他剛從J-1轉成H-1工作簽證,還沒有綠卡。

吳征在聖路易斯的中餐館“京園”組織的共和黨募款餐會,參加者也有許多是連綠卡都沒有的大陸留學生。吳征在律師取證時說,有140人參加了捐款會。據當時參加捐款會的一位華人說,每人認捐費是25到50美元不等,扣掉每人10元餐費後,都捐給了到會演講的共和黨議員Jim Talent。

何偉麟給記者看了他至今保留的一張捐款餐會照片,畫面是Jim Talent、何偉麟、吳征前妻,以及李東等一些大陸留學生。李東說,他和太太都被吳征拉去參加捐款晚宴,每人捐了25 或30塊錢。富繼義也記得他和太太被吳征邀去捐款,每人交25元。

左映雪對記者說,畢業後在當地做律師的大陸留學生高桐曾給Jim Talent捐款,後來又收到這位議員的徵求政治捐款信,高桐回信說,他當時還沒有綠卡,收入不穩定,不能再捐。高桐的信發出後,Jim Talent把他上次捐的錢退了回來。

由此可以看出,吳征組織的這些捐款活動中的非法獻金部份,Jim Talent很可能不知情。今年Jim Talent已宣佈要在11月的中期選舉中競選密蘇里州的聯邦參議員,而密蘇里這個參議員席位是否被共和黨籍的Jim Talent得到,對共和黨在國會中的地位至關重要。

今年的美國中期選舉,最激烈的競爭就是參議院這一個席位,因為目前在眾議院435席中,共和黨以6票佔多數,但在參議院100席中卻以1票之差居少數(有一席是獨立派),因而共和黨誓言這次要把參院奪回來。屆時主要戰場有兩個﹕一個是北卡州,以反共著稱的前參院外委會主席、該州參議員赫姆斯已宣佈不再謀求連任;前美國紅十字會會長、2000年曾與小布什競爭共和黨總統提名的伊麗莎白.多爾(Elisabeth Dole)夫人已在該州注冊,競選這個席位。由於多爾夫人名氣很大,加上該州屬保守派領地,目前民調顯示,她領先所有對手,現在布什總統又前去助選,所以如無意外,共和黨保住北卡州這一票是不成問題的。

那么爭奪的焦點只有密蘇里州。上次該州選參議員時,參選的民主黨籍州長卡納漢在投票前三周因飛機失事遇難。根據該州法律,投票前四星期不可更改選舉人名單。結果已逝的卡納漢竟當選,由他的遺孀出任了議員,規定二年後再選。共和黨籍聯邦眾議員Jim Talent已宣佈向這位遺孀議員挑戰。這個席位鹿死誰手,將決定哪個黨在參議院佔多數,而多數黨就可出任國會13個功能委員會主席的位置,對議案的通過關係重大。因此屆時競爭之激烈、全美之矚目,都可能是空前的。到時候如果出於黨派鬥爭,Jim Talent被人揭出曾接受過中國留學生的非法獻金,那吳征這個倒忙可就幫大了。而英文媒體是否會由於追蹤Jim Talent涉嫌接受非法獻金而扯出吳征也很難說。

吳征幫助共和黨競選,雖然可能只幫了倒忙,但對他自己的事業發展卻起到了起死回生的重大作用。1993年11月,由於中國留學生對吳征的起訴等,大都會保險公司關閉了吳征所在的分公司。據聖路易斯的華人介紹,吳征的美國妻子也不告而辭。所以1993年底至1994年初的那一段時間是吳征在美國最晦氣的日子。據知情者透露,1994年初,吳征曾去芝加哥找中國命相先生算卦,預測他的未來。這位算命先生給他的秘訣是﹕留八字鬍,戴金絲邊眼鏡,日後就能發達。吳征遵守諾言,應驗了算命先生的話。也就是在這次去芝加哥算命時,吳征在中文報紙上發現了巴靈頓大學的招生廣告。

消息來源說,吳征離開保險公司後,迅速利用他在幫助共和黨議員競選時建立的關係,把原來由德克薩斯州的、來自台灣的姚李淑信女士建立的“中美總商會”(USA-China Chamber of Commerce)拿了過來。吳征請資深華裔商界人士陳耀東擔任會長,請因保險分公司被關閉而和他一起丟了工作的經理克利姆波(Jim Klimpel)管財務,吳征自己做執行經理,在克萊登區Bonhomme街7777號大樓裡租了一個房間。三人訂了君子協議,都不拿工資,等賺到錢再分成。吳征還通過替共和黨議員助選時認識的老布什總統在聖路易斯居住的弟弟,找到老布什的大哥Prescott S. Bush Jr.出任了中美總商會主席。

Prescott Bush經營諮詢、能源等生意,再加上是前總統的至親,在美國有很多商業關係。據瞭解內情的人說,老布什的哥哥給中美總商會做主席後,一些美國大公司如US West、AFLAC等,開始加入這個商會,會員費一萬美元,商會就利用會員費運作。

一位對商會非常瞭解的知情人對記者說,吳征並不熱心商會的發展,只是利用這個非盈利組織認識商界要人,做他自己的盈利生意。後來商會律師警告說,用非盈利機構從事盈利性商業活動是違反美國法律的,會出麻煩。於是吳征在1994年初在當地注冊了自己的“博納(Bruno Wu & Associates, Inc)公司”。但據密蘇里州商務局記錄,博納公司在1995年8月底被州政府取締,因為沒有提交年度財務、稅務報告,沒有繳納執照稅等。

吳征真正打開商業局面不是在美國,而是在中國大陸。因為他帶著老布什總統的哥哥去了上海、北京等地。一位不願意透露名字、當年在聖路易斯跟吳征很熟的華人對記者說,1994年夏天他在上海的時候,從東方電視台上突然看到吳征,在給布什總統的哥哥Prescott Bush做翻譯,並說是組團回中國談商務,後來聽說和中央電視台簽了一個什麼合同。“我當時非常驚訝,怎麼我們聖路易斯那個賣保險的吳征突然成了美國新聞代表團的成員,該團中有時代華納等美國媒體的人……1999年我在北京,又在中央電視台上看到吳征成了北京大學客座教授,並是吳征博士,我當時的感覺是,中國又出了一個方鴻漸。北大丟人,北大蠢蛋!吳征在聖路易斯華大夜校部讀碩士都找人替他到圖書館抄材料做作業,他怎麼可能一下子成了博士呢?”

雖然老布什總統的哥哥在美國商界有一定關係,但在美國並不是有決策影響力的人物。而他到了中國,則成了了不起的大人物。中國人對權勢者親屬的想法和美國人不同,因為中國人以自己的政治環境、角度來想像美國的政治、美國政界人士親屬的作用。北韓的金正日就曾為克林頓的異父同母弟弟、三流音樂愛好者在平壤舉辦過巨大的音樂會,但美國對朝鮮的政策並沒有因此有任何一點改變。同樣,老布什的哥哥也不能在政治上或商務上像中國高層領導人的親屬那般有影響力。

吳征原保險公司的經理克利姆波曾以“中美總商會”財務經理身份和吳征一起去過北京,他不久前在聖路易斯對記者說,“我們見到了很多中國政府的部長,那些晚宴好極了!”知情人說,吳征正是利用中國政府對布什總統哥哥關係的重視,和中國廣電部長孫家正拉上了關係。而美國的幾家大公司,正是看到吳征有中國廣電部長的關係,才找吳征合作,後來在上海開合資公司。

孫家正離開廣電部之後當了文化部長,對楊瀾情有獨鍾,給予特別好處。據中新網去年9月12日引述《新聞晨報》的報道說,中國文化部外聯局做出決定,批准“楊瀾工作室”拍攝的系列節目向所有中國駐外使領館提供。因使領館的文化參贊多是文化部派出,因此楊瀾的節目幾乎獲得了對外推薦的壟斷權。

後來有傳聞說中國某部級高官的兒子到哥大讀書,是吳征楊瀾給出的學費,是通過捐助哥大的方式給的。吳征楊瀾捐款後,楊瀾獲得了哥大國際關係學院院長顧問團成員的頭銜(後來誇張成哥大校董)。一筆捐款,好像一舉兩得。記者向哥大國際關係學院求證此事,該校表示按規定不能透露捐款到底給了哪個學生,只表示吳征楊瀾的捐款是資助中國學生。

吳征在中美總商會期間,商會並沒有捐到太多錢,據商會管理財務的克利姆波對記者說,總共可能有10多萬美元。本文另一個消息來源也證實說,由於老布什的哥哥的努力,中美總商會捐到了一些錢,但吳征“用這筆錢回國琢磨他自己的生意去了。吳征雖然不拿工資,但他的所有花費都在商會報銷。”另一位知情人士說,“商會成員的會員費交給了商會,但那些公司交的諮詢費就是吳征的了。”

吳征的這種做法引起同樣說好不拿工資的商會會長陳耀東的不滿,克利姆波和後來管商會財務(也不拿工資)的何偉麟也相當不悅,因為他們都是白忙一場,成了吳征的“嫁衣裳”。消息透露說,最後陳耀東要起訴吳征,是吳征給陳耀東開了一筆錢才算勉強擺平。陳耀東現在上海做生意,仍對吳征相當有意見。

何偉麟在聖路易斯開的珠寶店裡接受記者採訪時,話裡話外都有對吳征的微詞,他說“我勸過Bruno,在商業上成功,要善待你的員工,他們才會給你賣命。可Bruno不接納我的意見。”這位和吳征合作了一年多的珠寶商感嘆地說,“幹這行的要老實,要誠實,你cheat people(騙人)你就finished(完蛋了)。”據知情人透露,何偉麟不僅給商會捐了不少錢,而且大陸商界人士來聖路易斯,吳征都叫何偉麟出錢請吃飯,包括到聖路易斯東區紅燈區看脫衣舞的費用。1995年吳征離開聖路易斯去了紐約,還自行決定把“中美總商會”也帶走了,這更使何偉麟等人不滿。最後在老布什總統的哥哥Prescott Bush出面下,才把商會從吳征手裡要了回來,現總部設在芝加哥,何偉麟是副會長。

中美總商會在吳征主持後一年多,在1994年底的時候就不能自負盈虧。據瞭解內情的消息來源說,吳征連在7777號大樓裡租的那一個房間的租金都賴賬,和業主Steve鬧僵了。另一位知情人證實說,“因為從會員那裡拿來的錢都被吳征花光了,說是拿到中國開發業務去了。到中國請廣電部長呵,請河北省長呵。還有請新華社的人到美國來,都是用的商會的錢。”

雖然1994年底吳征就離開了商會,但在1998年吳征參與香港亞視轉股交易時,仍聲稱是“中美總商會”執行委員。然而該商會網頁從頭至尾(包括介紹歷史中)都沒有一個字提到吳征。

商會要支撐不住了,但這塊政治和經濟的跳板卻把吳征彈向了另一個高度,所以他瀟灑地揮別商會,踏上了新一輪實現他商業野心的東征“陽光之旅”……

(未完待續)

(載《多維網》2002年2月)

2002-02-1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