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周美青為何下輩子不嫁馬英九——4之2

曹長青

在上篇中,我談到馬英九是不是同性戀,是不是欺騙選民的問題。其實,他的妻子周美青對丈夫的異常情感反應,也是人們認為馬英九是同性戀的重要依據之一。

馬英九夫婦缺乏親密感,這在台灣是公開的秘密。例如在上次總統大選時,在最需要表現候選人夫婦的親密美好、家庭和睦的時候,國民黨陣營就楞是找不到幾張馬英九跟周美青的親密夫妻照。他們結婚已經幾十年了,居然沒有親密照,這是不是有點不合人之常情呢?尤其是馬英九從政幾十年,哪怕作秀的照片也得有幾張吧?可就真是沒有。

連中國《南方週末》也報導說:有島內政壇帥哥之稱的馬英九,讓许多“女馬迷”魂牽夢縈,都想要一親芳澤,馬英九被摟摟抱抱、摸臉、偷親屢屢出現。但是類似親密舉動,在公開場合中,就算馬英九自己送上門,他妻子周美青也會故意閃避。

被自己的丈夫親昵一下,妻子怎麼會“故意閃避”,不願接受?除非是感情糟透了。在我讀到的名人傳記中,只有托爾斯泰,晚年最後一張夫妻合影,妻子要表現親密,他卻扭頭不理,還一臉慍怒。因他們夫婦已吵鬧了一輩子,到了晚年感情傷透了。托爾斯泰在日記寫道:“再次要求裝做恩愛的夫妻合影,我從頭到尾感到羞恥。”

馬英九跟家人的關係冷淡,他周圍的很多朋友知道。據說周美青都從來不進馬英九的辦公室。媒體報導說,台大哲學系教授林火旺、前台北市民政局長林正修等人都說,過去十年來,也只見過馬嫂二次。而且馬英九也坦誠,“我們很少全家一起出門。”據馬說,至少有十四年沒有全家出遊了。

馬讓妻子獨守空房

在一次媒體訪談中,周美青告訴記者,身為馬英九的太太,最大的感觸是“必須自立自強”。為什麼做妻子的要“自立自強”,做丈夫的幹什麼去了,怎麼要妻子獨頂一片天?周美青則無奈也略帶自豪地說:“我天天在家早就獨當一面了。”據馬英九自己披露,在薩斯期間,他曾經連續42天沒有回家,一直睡在辦公室。雖然薩斯防治很重要,作為市長要盡心盡力,但同在一個城市,馬英九竟然連續一個多月都不回家睡覺,讓妻子獨守空房。這不僅是大可不必,也太過分了吧?後來馬英九打電話說要回家時,周美青竟說,“你回來幹嘛,薩斯未滅,何以家歸?”這像是恩愛夫妻之間應該說的話嗎?而且“薩斯未滅,何以家歸”這種文縐縐的語言,根本不像電話中的口語,是不是記者或馬英九本人加上去的?而“你回來幹嘛”,恐怕才是周美青的心聲!

馬英九夫婦的感情冷淡,從周美青對媒體的不經意抱怨也可看出。有一次周美青接受記者採訪,在被問到馬英九究竟何處吸引她時,周美青竟回答說,“這個問題能不能省略?因為,實在想不出來。”

哪有做妻子的,說不出丈夫的任何吸引自己之處?難道馬英九夫婦是被包辦的封建婚姻?尤其是當今政治人物的妻子,居然公開對記者說,“實在想不出來”丈夫的吸引力,甚至要求“省略”這個問題。我很奇怪,為什麼沒有記者追問,周美青怎麼會對丈夫如此心灰意冷?是什麼事情傷透了她的心?

馬英九家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周美青不僅對丈夫心冷,還公開宣稱是馬英九的“永遠反對黨”。周美青曾說,“這些年來,我永遠是他(馬英九)最忠誠的反對黨。”甚至還明言:“馬英九從來都不是偶像,他也永遠不會是我的偶像。”馬英九是政治人物,得到過半台灣民眾的認可,當上了總統;做妻子的怎麼對自己的丈夫連最基本的尊敬和欣賞都沒有?那種口氣中,不僅流露出情感淡漠,甚至有一種蔑視和反感的氣息。

馬英九在家裡沒什麼用

2008年的情人節,馬英九、周美青夫妻在台中出席活動。主持人問,這麼好的男人到手,快教我們一下!周美青不僅沒有說出馬英九好在哪里,反而回問記者:“他好嗎?”而馬英九就在身邊,只有尷尬地笑笑。

周美青不經意抱怨、甚至批評、貶低馬英九的話,不時在媒體上可以看到。即使在總統大選前的造勢晚會上,上台致辭的周美青,面對台下黑壓壓的馬英九支持者,也不忘抱怨幾句丈夫:“馬英九不是一個會關心、體貼別人的人。”是什麼事情,把一個做妻子的煎熬、逼迫到如此地步?

周美青甚至還曾公開對記者說,“馬英九在家裡沒什麼用。”馬英九在政治上再無能,作為丈夫和男人,也不會“在家裡沒什麼用”吧?周美青怎麼會發出這樣的抱怨?而當時就在身邊的馬英九回應說,“家裡有那只馬小九(流浪狗),她就不要我了。”而真實情況,到底是誰不要誰的呢?

政治人物的誠信必須追究

馬英九的愛將、曾任台北市新聞處長、對馬的生活相當瞭解的吳育升立委曾在中國《南方週末》上說,“馬英九多年來堅持自己熨衣服,每日換的襯衫都親手熨過。”一般熨衣服這種事,不僅是女人做的家務,也是妻子對丈夫一片愛心的具體表現。也许馬英九對自己的衣物有一種女性般的偏愛,也许妻子周美青拒絕給他熨衣服。像諾獎得主索爾貝婁在《洪堡的禮物》中的那個妻子所說的,“不要用我的錢鑲的牙,去跟別人的女人微笑。”台灣《中國時報》前總編輯夏珍也在這家中國週刊上說,“在他(馬英九)的生活裡,給家人的時間都很少”。

恐怕最能說明馬英九夫婦關係的,是周美青的明言,說如果有下輩子,她不再嫁馬英九。還發誓說:下輩子不結婚。馬英九要把妻子傷到什麼程度,周美青才會說出這樣絕情、絕望的話?

馬英九作為丈夫,到底有什麼讓妻子那麼不滿意呢?事業上,他是一國的總統,經濟上,馬英九的政治現金,不知有多少億,而且馬英九形象英俊,還給了她兩個漂亮女兒,而且這個事業有成、風度翩翩的丈夫也沒有任何男女風流韻事,這是一個多麼標準、難得的“好丈夫”呵。作為妻子,周美青即使不春風得意,也應該有起碼滿足感吧。那到底是什麼事情,把周美青傷到如此地步,不僅連丈夫的擁抱親吻都拒絕、躲避,還公開宣稱下輩子不嫁馬英九,甚至厭惡到下輩子連婚姻都不要了。馬英九到底在哪些方面沒有盡丈夫的“責任”呢?

周美青未見得是個好妻子,她也的確不適合做一個政治家的妻子。但她那些真實的內心表露,那些哀鳴、絕望、抱怨和傾訴,是不是說明那個丈夫的“性傾向”的確有令人質疑之處呢?關於馬英九的性傾向問題,我還會在下篇中繼續探討。我對馬英九的隱私沒有興趣,但對台灣最關鍵的政治人物的誠信必須追究。(未完待續)

——原載台灣《當代》月刊2010年10月號

2010-10-0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