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馬英九是同性戀嗎?——4之1

曹長青

馬英九是同性戀,這不是新聞,而是台灣無論藍綠陣營中都有的傳聞。雖然性行為是一個人的隱私,但馬英九不同,他是總統兼國民黨主席,是台灣最有權勢的人物,他的道德操守,當然應該接受選民的監督和制約。

在台灣前總統陳水扁受審時提出上次總統大選期間,曾有馬英九涉嫌跟一位美國黑人(藝名巧克力)有同性戀關係的“巧克力光碟” 事件時,我在台灣《自由時報》的題為“如果馬英九是同性戀”的專欄文章中指出,“雖然性傾向是個人隱私,但馬英九在競選總統時展示給選民的,是一位有異性妻子和正常婚姻的好丈夫形象,這點當然是他贏得選票的一個原因。如他是同性戀,並有婚外同性關係,顯然就是耍弄了選民。”

我在專欄中還特別提過,美國有多起政治人物,因隱瞞同性戀被揭出而下台。像左翼民主黨的新澤西州長麥格瑞維,雖有妻子家庭,但被揭出是同性戀(跟男助理有性關係),結果因欺騙公眾這個醜聞而被迫辭職。還有一位保守派共和黨的國會議員,也被揭出是同性戀,猥褻實習生,也馬上被迫辭職。

今天,無論在世界任何國家、任何人群中,都有同性戀者。而同性戀者當選公職,也不足為奇。在開明的國家,越來越強調不可有性傾向的歧視,甚至通過立法,保護同性戀者的合法權益。在美國,南方的德克薩斯州是保守派的大本營,這個兩任總統(布什父子)家鄉的現任州長、兩名聯邦參議員,都是保守派的共和黨籍;該州的參眾兩院,也是共和黨占多數。但不久前,德州最大城市休斯頓(全美第三大城市)的市長,就是一位女同性戀者當選。她沒有隱瞞同性戀身份,更沒像某些政治人物利用“婚姻”做掩護,而是把自己的同性戀伴侶請到競選台上,大大方方地介紹給選民。她的誠實,感動了選民。

性專家說馬英九是同性戀

馬英九能當上總統,主要是因為贏得大量女性票,三個女選民,就有兩個投給了馬英九,這在任何民主國家的選舉中,都是罕見的比例。像美國大選,在女性選票上,雙方頂多差幾個百分點而已。而馬英九卻贏了謝長廷三十個百分點的女性票。所以,靠女性粉絲當上總統的馬英九,如果是同性戀,就等於假婚姻,再搞婚外情,就更不道德,屬於多重欺騙。

所以人們對馬英九是否同性戀的追究,基點在於他是否欺騙公眾,政治領袖是否誠實。如果在這麼大的人生問題上,馬英九都欺騙選民,當然也是欺騙妻子,那人們是否可以相信他會誠實地使用權力,處理國家大事?

對同性戀問題,我曾做過研究。十多年前曾在北美《世界日報》發表過一萬多字關於同性戀問題的長篇採訪報導和評論“在一個隱藏的世界裡”(該報編者按說,該文是美國華文媒體的第一篇)。當時我做了很多“家庭作業”,讀了中國研究同性戀的專家李銀河、王小波、方剛等寫的專著,還有其他同性戀者提供的一些書籍,並採訪過多名華人和美國同性戀者,還和當時正念新聞學院的妻子一起,到紐約曼哈頓著名的同性戀俱樂部實地採訪,並為香港《開放》雜志寫過紐約同性戀大遊行的專題報導等。

因為剛來美國不久,在哥倫比亞大學東亞所做訪問學者時的同事、美國學者司馬晉(James Seymour)就是一個公開的同性戀者。當時我感覺非常好奇,就跟他聊起了這個話題。他的“愛人”(同性戀者喜歡這個表達,說它分不出誰是“丈夫”和“妻子”)是從中國逃亡到美國的政治避難尋求者,他們“夫婦”還曾到我們家喝酒、過春節。他們也邀請我們到紐約著名的同性戀聚會點Fire Island參觀、採訪,他們在那裡有個別墅。我們也請過其他通過採訪認識的同性戀朋友到家裡做客。通過那些實地採訪和專著嬝炕A對同性戀問題有了一個基本的認知。

馬英九是同性戀,不僅是台灣社會的傳聞,海峽兩岸的同性戀圈子,更有人這樣認為。台灣前衛生署長塗醒哲在《新台灣新聞週刊》撰文說,“本人由於從事愛滋防治,曾聽不少同志病友提過馬英九是同性戀,而且馬英九曾當選過同志夢中情人第一名。”

我也曾就此詢問過一位中國知名的同性戀團體負責人(也是同性戀問題專家),這位不願公開姓名的同性戀者(他也有妻子孩子)說,在中國,同性戀圈子裡的人,都認為馬英九是同性戀。他還舉例說,馬做台北市長時,到香港訪問,總願參觀廁所;其實馬英九是去“懷舊”,因為在亞洲同性戀更受壓制,最初都在男廁找同性伙伴。這一層內容,非同性戀者很難想到。在北京,同性戀者常在靠近紫禁城的兩個被稱為東宮西宮的公共廁所碰頭,後來導演張元還就此拍了部《東宮西宮》的電影,是中國第一部同志影片。

叫像鴨子,走像鴨子,就是鴨子

為什麼同性戀者認為馬英九是gay?可能就是由於自身獨特的經驗,使他們能夠觀察和感覺出,馬英九跟他們是同樣的性傾向。美國俗語說:“叫起來像鴨子,走起路來像鴨子,那就是鴨子。”

眾所周知,馬英九說話比較女氣,被稱為“娘娘腔”,雖然這種說法涉嫌歧視女性,但馬英九的柔腔媚調,是人所共知。那句被問到喝醉沒,他的回答“沒有啦”嗲聲嗲氣,成為馬氏經典,如不看影視畫面,根本想像不到是一個男人說的。

馬英九有一副英俊小生的長相,有大量女粉絲。但馬在權力中心(從給蔣經國做秘書開始)三十年,卻從來沒有和女人的緋聞。連馬英九的父親都被女人問題纏身(死在一位乾女兒家裡),但馬英九卻常在河邊站就是不濕鞋,這在權力者中並不多見。連中國頗有影響的《南方週末》也報導和評論說,“縱然魅力折服台灣女性,然而小報記者卻從未搜尋到馬英九的桃色新聞。”真是正人君子,當然值得稱讚。但如果是男同性戀者,當然也自然不會對女人有興趣。

馬英九是同性戀一說,除了社會傳聞,在台灣藍綠政治圈中,也是飯後茶余的話題。民進黨立委李俊毅曾公開暗示,馬英九是同性戀。藍營的人,也這樣認為。去年我去日內瓦參加全球漢藏會議時,見到一位前新黨立委,在飯桌閒聊時,談到馬英九的同性戀傳聞,他不假思索就說,馬英九是同性戀,藍營高層都知道。他還繪聲繪色地講起,有一次幾位台北市議員跟馬英九酒宴,當問到馬身上的一件東西時,馬用女人般撒嬌的口氣說,“這還是他送給我的呢!”那些議員們都知道那個“他” 是誰。這位新黨立委的一番描繪和模仿,引來全桌一陣哄笑。

從不正式否認就反常

對被社會廣泛議論的他是同性戀這個問題,對任何批評都相當敏感的馬英九,卻從來沒有一次(!)出來正式否認,這本身就是反常的。

例如在上述“巧克力光碟”事件時,馬英九沉默了好幾天,最後在媒體追問下,才出來說,光碟事件“完全是子虛烏有、空穴來風”。馬英九只是否定了“光碟事件”,但沒有說自己不是同性戀者。馬英九為什麼不明確澄清或申明呢?

在男同性戀者中,有兩個特點:一是性伙伴往往不止一個,性關係不穩定是常見現象;二是圈子裡的人,基本都知道誰是同性戀。如果馬英九真是同性戀,卻公開申明他不是,必然會得罪和激怒圈子裡的人;如果再有前伙伴出來揭露,那後果就嚴重了。

馬英九當台北市長時,對同性戀鼎力支持,更是人所共知。有評論說,“馬英九當台北市長期間,年年主辦同性戀婚禮。而且他必親臨主持,總是一幅興奮異常的模樣。來賓中可能有很多是他的親密伴侶。”最多一次,馬英九主持過三十多對同性戀婚禮。他和那些同性戀者,不僅互動熱絡,有共同語言,甚至在追求體能健美上,也有共識。

很多男同性戀者的心理比較女性化,在外型上,也很注重健美,喜好運動、健身。有調查報告說,男同性戀者注重健身的比率,遠多於異性戀者。在這方面,馬英九也很“入流”:他不僅喜好健身,而且還有“性炫耀”、刺激他人性幻想的癖好,例如公開宣稱騎車“沒穿內褲”,洗澡時農家女兒給他遞毛巾等等。此種做法對成年、已婚的政治人物來說,是不可思議的。

同性戀者,由於“性”的不同是其最重要的特色,所以他們尤其要表現和“性”有關的內容。這也是為什麼同性戀的大遊行,經常會有赤身裸體的展示。像紐約的同性戀大遊行,就有幾百個男人一絲不掛,女人則裸露上身。樂於展示和“性”有關的身體部位,是同性戀者的一個特色。男同性戀者展示身體強壯,強化“性吸引”,多少有點像女人化妝一樣。

不帶太太看《斷背山》

馬英九不僅熱心主持同性婚禮,對同性戀的電影等更是偏愛。台灣導演李安拍了一部同性戀影片《斷背山》,馬英九就非常著迷,竟從台灣跑到紐約,跟李安對談這個電影。當時有很多媒體報導。在對談時,馬英九感歎,影片中男同性戀主角傑克的回眸一笑“令人着迷”,不斷問李安怎麼拍的。當有記者問馬英九是不是對傑克心動,他也坦誠回答,“我啊?會啊!會啊!”並說,每個人在人生中都有段愛的故事,“不一定是異性的”,但“這感覺可能跟著他一輩子”。這難免讓人猜測,他是不是在說自己心中的感覺呢?

一般異性戀者看《斷背山》,可能會對他們被迫過隱形人生活有“同情”,但卻不會對同性戀者產生“深情”,更不會對同性戀者的“回眸一笑”產生情感的“着迷”。

記者報導說,在談《斷背山》時,“馬英九的眼眶不時有些濕潤。到最後,語氣也略帶沙啞及哽咽。在訪談過程中,他一直不經意地撫摸著李安送給他的斷背山小說。而訪談結束熄燈後,他終於忍不住就著昏黃的桌燈,讀了起來。”

異性戀者,一般不會對一部同性戀電影“着迷”,也不至於對那部改編成電影的短篇小說愛不釋手,以至於在採訪記者還沒走,剛熄了採訪照明燈後,就迫不及待地讀了起來。如果馬英九不是同性戀,那怎麼解釋他這些“非同一般”的心理、情感狀態呢?

後來在談到台美關係這種大事時,馬英九也喜歡引用《斷背山》,他曾說:如果台美關係像《斷背山》,那麼,就必須像兩位男主角一樣有互信,不能經常給對方surprise!居然能把台美關係和《斷背山》連上,這更是非同性戀者難以想像的,因為要比喻“互信”的關係,有多種多樣,在異性戀夫妻中更為典型;電影等文藝作品更多如牛毛,為什麼偏偏選一個罕見的“斷背山”呢?

有報導說,馬英九去看電影《斷背山》,不是帶太太周美青,而是跟他的母親和姐姐一塊去看的。作為公眾人物,馬英九如果跟周美青一起去看這部片子,那對他是同性戀的傳聞,可能會有一定的澄清作用。但為什麼不跟妻子一起看,而是跟別人?是不是周美青拒絕跟他一起去看《斷背山》,不願被傷害和羞辱呢?

除了馬英九看同性戀電影《斷背山》就感動得哽咽的很多不同尋常的舉動外,他的太太周美青說下輩子不嫁馬英九,甚至說不再結婚,也讓人看出問題。我們在下篇中再來分析。

——原載台灣《當代》月刊2010年10月號

2010-10-0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