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金筊m開刀,台灣人心疼

曹長青

得知金筊m先生患胰臓癌開刀,震驚過後是沉重,因我父親就是得的這個病,深知它的嚴重性。不少海外的台灣朋友跟我打聽金先生的病情,轉達他們的擔憂和心疼,大家為金先生祈禱,希望他能順利度過這段人生的難關。

無數人關心、掛念金先生,因在台灣人爭取自由和獨立的進程中,金筊m有獨特的作用與貢獻。這位在中國出生的「外省人」,卻沒有多數外省知識份子熱中的大中國情結,而是義無反顧地認同台灣,一往情深地熱愛台灣,把腳下這塊土地當作自己的家園。他曾很認真地對我說,「台灣就是我的國家」。

金筊m不僅理念清晰堅定,性格也率真,沒有華人文人中那種常見的圓滑、見風使舵和精明算計。他的評論敢說真話,常點名道姓,痛斥那些為舊勢力張目的獐頭鼠腦。為此他成為泛藍的最恨之一。在全國電視節目上,他遭統派毆打;在住家旁遭國民黨老兵圍攻,罵他「丟了外省人的臉」。但他沒有絲毫後退,其凜然風骨,如同「卡在國民黨喉嚨的一根骨頭」!

台灣人敬佩這樣的風骨!在噗浪等網路上,一片片關心他病情,問候、鼓勵的讀者留言。在他手術後,我曾打去電話問候,聽到病床上筊m兄堅強樂觀的聲音,和手術前毫無兩樣,被他的精神振奮和感動。

但金先生是跟別人同住一個病房,很嘈雜。而單獨住,費用很貴,國家醫療保險不承擔。金先生曾買了十幾年的民間健康保險,可恰恰在今年初取消了,因為他覺得自己不會生病。或許還有一個可能的原因,是想節省開支。一個泛藍女立委告他,法院判他賠三十萬,他家的帳號被凍結,連他兒子最近到美國留學,信用卡還不能用;馬英九的夫人也告他,法院判他賠六十萬,還有其他因言獲罪的官司纏身。在美國等西方民主國家,哪有國會議員和第一夫人,動不動就告評論家,還能打贏官司、甚至拿到金錢賠償的?如果都這樣,那誰還敢寫批評文章,還怎麼監督權力者,還有民主政治可言嗎?

周美青案二審時,金筊m準備很多證據資料,想據理力爭,但卻被法官不斷喝斥阻止,不讓他說下去。案子不到十分鐘就審完了。一個總統夫人告作家、涉及台灣新聞和言論自由的案子,就這樣草草結束。當年有國民黨大老坦承「法院是國民黨開的」;而今天「法院是馬英九夫婦開的」了!

聽到金筊m住院,台灣人著急、心疼,但統派卻幸災樂禍。泛藍《聯合報》故意報導說「金筊m頭部開刀」,泛藍的網頁上有不少什麼「腦殼壞掉了」「不得好死」等惡毒詛咒。看來台灣的藍、綠顯然有不同:連戰的兒子連勝文因腎腫瘤開刀,沒有綠營人士幸災樂禍。馬英九的搭檔蕭萬長是台灣人,卻靠巴結國民黨而高升,被台灣人不齒。但他得了肺癌開刀,綠營沒有詛咒。更典型的是深藍的台中市長胡志強的太太出了大車禍,綠營的人更是同情慰問,為她祈禱。李登輝夫人曾文惠還親自去醫院送花。據說胡志強曾感動地說,「台灣人真好!」

我以前一直認為,最有仇恨心態的中國人是在被階級鬥爭毒化過的中國。但見識過在台灣的一些泛藍、泛統人士的嘴臉之後,發現最刻毒、最邪門的中國人居然在台灣!這個發現使我意識到,毒化華人的,不僅僅是共產黨文化。

金筊m的個案再次證明,台灣不是族群問題,而是認同問題。如果居住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的人,都像金筊m這樣認同台灣這個家園,而不被踐踏個人權利的大中國意識形態毒化,台灣早就會是另一番天地。

電話中,金筊m興致勃勃地談五都選舉,連說綠營選情很好。他依舊那樣樂觀,那樣興奮,那樣為綠營的選舉而牽腸掛肚;好像泛藍那些詛咒,更激發了他的鬥志。這種精神,不僅能戰勝病魔,更能激勵綠營打贏五都選戰,最終打敗馬英九!

—— 原載《自由時報》2010年9月27日“曹長青專欄”

2010-09-2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