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米奇尼克正被波蘭人拋棄

曹長青



在上期《開放》上,我寫了“米奇尼克給中國開錯藥方”一文,評介波蘭團結工會的重要參與者、波蘭《選舉日報》主編米奇尼克在北京的談話。

我的文章上網後,波蘭駐台灣記者沈漢娜(Hanna Shen)發來電子信,說完全同意我的觀點,她還說,“米奇尼克非常左傾,希望中國人不要聽米奇尼克的建議。”

沈漢娜在共產波蘭出生、成長,後到美國留學,近年生活在台灣,為波蘭報刊撰寫評論等,她跟波蘭知識界有密切聯繫,相當瞭解波蘭的情況。

沈漢娜隨後又寫專文指出,米奇尼克“也給波蘭開錯了藥方”。她寫道:“自一九八九年起,作為《選舉日報》的主編,米奇尼克嘗試在波蘭社會左右輿論、建構標準。他一度曾被稱為波蘭的‘政治正確’之父(代表最做作的那類知識份子)。但在最近幾年,他的影響力消失,他的報紙的銷售量也驟減。為什麼那麼多的波蘭人,包括一些波蘭知識份子聽不進去米奇尼克的話?回答很簡單:米奇尼克給共產主義垮台後的波蘭開的藥方沒有效果。”

米奇尼克給波蘭開錯藥方

那麼米奇尼克開的是什麼藥方?沈漢娜介紹說,主要是以所謂“和解”之名,反對《除垢法》(Lustration),即反對追究和清除(仍在政府機構的)前共產黨高官和線民。米奇尼克甚至曾撰文說:波蘭共產黨的財產不應退回給人民,後共產黨人有擁有那些財產的權利。沈漢娜就此評論說,“由於這份資源,前共產黨精英得以繼續主導波蘭的銀行、工業和媒體。”結果“導致波蘭在轉型過程中缺乏司法正義的追求,阻止了我們重新構建信任社會、修復被摧毀的司法制度、以及促進各方和解。”沈漢娜感歎說,“現在,波蘭人民開始懂得,米奇尼克給我們開的藥方是錯誤的。但我們花了二十年才意識到這一點。”

為什麼米奇尼克反對除垢法是開錯了藥方? lustration(除垢)是源自拉丁文的捷克辭彙,意思是光線,指以光明照亮黑暗角落,清除“藏污納垢”。在東歐共產政權垮台後,東德、捷克都相繼通過《除垢法》,對前共產黨線民等迫害者,進行法律追究和清理。但在波蘭,由於有米奇尼克這樣的知識份子,還有他所主編的波蘭最大報紙《選舉日報》的強烈反對等,波蘭的《除垢法》比東德、波蘭晚了近二十年才通過。

民運名人是共產黨特工

最早通過《除垢法》的是捷克。該法規定:曾在共產黨政府任職情治系統或特務機構的人員、線民,前共產黨高層黨工,五年之內不得在政府、學術部門、公營企業中擔任某個層級以上的職位。共產政權倒台後,捷克公佈了曾給秘密警察做線民的名單,他們中有政治人物,有作家詩人,有大學教授,有神職人員,幾乎各行各業,都有秘密線民。名單中有剛當選的十六名國會議員,其中六人選擇辭職,另十人不辭,他們的名字在全國電視上公佈後,他們被撤職。 據統計,在名單公佈的五年中,有四萬多人從政府、軍隊、警察、司法、國營電視和電台等機構的高級職務上被撤換。捷克清查了三十多萬人,其中一萬五千名前共產黨線民和幫兇被判為五年內不得擔任公職。

也有數百人提出上訴,強調他們當年做線民,是被迫的,在當時那種社會條件下,他們無法拒絕當局的要求(例如要他們監視同事言行並報告等)。但是,其中一半人的上訴被駁回。秘密警察的檔案顯示,在那些被當局認為可做線民候選者的人中,有三分之一完全拒絕充當告密者。說明即使那樣的社會條件,仍有相當多的人堅守道德底線。

德國的情況也類似,兩德統一後,德國議會也通過了《除垢法》,對前東德政府中的共產黨高官,法官,檢察官,警察局長,校長,尤其是共產黨線民等,進行了清理。被公佈的東德秘密警察檔案顯示,很多人原來是線民:作家妻子定期向秘密警察報告丈夫的言談行蹤;授課老師偷偷記錄學生思想動態;異議人士大病一場,原來是醫生按安全部指令,給他開了損害腦神經的藥物。甚至民運名人,都是共產黨的特工。東德政權垮台時,有一萬六千袋秘密檔案沒來得及銷毀,只是用絞紙機剪成碎片。德國利用美國惠普電腦公司發明的紙片文字重組軟體(重組準確率達八成,能復原七成的碎片文件),把文件復原,由此發現了很多東德的名流,原來是共產黨線民,包括曾是著名異議詩人的安德森(Sascha Anderson)。東德的十八萬教師中,有兩萬人經審查後被解聘,前東德的法官和檢察官近一半被免職,四萬兩千名前東德政府官員被革職。

團結工會發言人也是線民

在波蘭,同樣存在線民等“藏汙納垢”問題。例如,秘密警察檔案顯示,自由歐洲電台(RFE)波語部主任納科德,曾給共產黨做過線民;曾任“團結工會運動”對外發言人、像電影明星般的知名異議人士涅扎碧妥斯卡小姐也曾與波共合作,她在警察局檔案的秘密代號是Nowak。連華沙大主教、被稱為“波蘭天主教會最有權勢的人”維爾格斯,竟是跟秘密警察合作二十年之久的告密者。一位波蘭神職人員著書說,有三十九名神父的名字,在秘密警察的線民檔案中,其中三人是現任的大主教。

這些“告密者”,不知傷害了多少無辜的生命。在東德,就有七萬八千人被控“危害國家安全”而坐牢。因告密而失去工作、無法晉升等等失去個人利益的,則就無法統計了。有的甚至喪失了性命。例如波蘭近年拍出紀錄片《三位好友》,記載了共產時代的真實故事:瓦茲坦,皮雅斯,梅勒斯卡,三人在大學念書時成為好友,因都有反共理念。但沒想到,梅勒斯卡早就身兼密探職務,他把好友的言行上報秘密警察。結果皮雅斯被殘忍毆打致死,因他開始懷疑梅勒斯卡是奸細,秘密警察為避免失去如此有價值的密探,下令暗殺了皮雅斯。

中國菁英不能盲目跟從

倖存的瓦茲坦(後成為波蘭著名異議作家和新聞記者)強烈要求徹底檢視共產黨的過去,是《除垢法》的熱忱支持者。但米奇尼克和他的報紙,卻是《除垢法》的強烈反對者。這些波蘭左派強調要跟共產黨人和解,甚至對陷害他人的線民,也不要追究。例如《三位好友》中的那個有人命的共產黨線民梅勒斯卡,竟被米奇尼克請到他主編的《選舉日報》做了專欄作家,寫評論。可想而知,梅勒斯卡們,怎麼可能支持《除垢法》。

沈漢娜的文章介紹說,“在波蘭,米奇尼克領導的報紙指控除垢法的支持者有獨裁者傾向。那些主張司法追究前共產黨高官責任的人們,也受到米奇尼克的指責。……當時還有一個對波蘭共產黨人實行的‘愛的政策’,米奇尼克是創建者之一。”

直到三年前,波蘭才衝破米奇尼克等左派的阻撓,通過了《除垢法》。給波蘭開錯了藥方的米奇尼克,當然被波蘭人拋棄。正如沈漢娜文章所說,“米奇尼克的影響力消失了,他的報紙發行量也驟減。”這樣的米奇尼克到中國開藥方,可能會加倍的“沒有效果”。而且如果中國文化人們盲目跟從,不僅無助中共垮台,而且即使共產黨倒台了,也可能像波蘭那樣,使中國的轉型正義遲遲無法完成。

2010年8月17日於美國

——原載《開放》2010年9月號

2010-09-0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