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文化娼妓李敖、陳文茜

曹長青



抱歉,今天我大概不能文縐縐地做時事評論,而是只想痛斥台灣的兩個文化流氓。在前幾天的香港書展上,台灣的那個妖婆陳文茜,被問到怎麼看待因敢於嘲諷、調侃中國政府而廣受民眾歡迎的青年作家韓寒。陳文茜先引用李敖的話,說韓寒不值得談。那不值得談就不談吧,可她接著開罵,說韓寒沒文化,說話像放屁一樣輕鬆。年過半百的陳文茜,是二十幾歲的韓寒的母親的年齡,這種年齡的女人,用地痞語言罵一個青年人,就夠病態的了,更可惡的是,韓寒在中國那種嚴酷、惡劣的環境下,說幾句真話,挑戰一下中共政府,是多麼不容易,她陳文茜不給鼓勵和支持,就夠孬種的了,現在還出來連諷帶罵,實在太招人恨了。所以相當多的中國讀者不滿、憤怒,也有不少人在網上認真地跟那個半老徐娘倫理。事實上,回罵她一頓,都夠抬舉她了。

李敖僅僅是蔑視韓寒嗎?陳文茜只是在罵韓寒嗎?根本不是,他們是通過貶損韓寒,來蔑視那種敢跟中共政府作對的精神,以此給對岸的共產黨送秋波。大家別忘了,李敖幾年前在北大講話,公開呼籲學生要“擁抱共產黨”,要“和共產黨合作”,還支持共產黨再活一千年。他說共產黨在中國創造了“盛世”,並強調說,中國的盛世都是一個黨領導的,這個黨叫做中國共產黨。

我以前一直認為,最糟糕的中國人在被共產毒化過的中國。到了台灣以後才明白,最毒、最惡、最噁心的中國人在台灣。李敖、陳文茜、邱毅,就是那一類。別說陳文茜是台灣人,她如果給自己定義是中國人,她就是中國人。我見過、聽過、讀過的,最精明、狡猾、惡毒、刻毒的中國人,也沒有一個能毒過李敖。當然也沒有一個十三點、二百五、三八過李敖。

說實話,看到關於陳文茜罵韓寒的報導後,只有一個痛感,他們當年被國民黨強暴了一頓,還不夠過癮,今天就滿心渴望接著再被共產黨強暴。可惜的是,在那個文化娼妓遍地都是的中國,李敖陳文茜把自己脫得多麼精光,做多麼諂媚的噁心動作,也沒人理他們。被成堆的文化婊子們每天撫摸得飄飄然的共產黨,哪里還有閒工夫搭理那對老掉牙的、連一句新鮮詞都吐不出來、一個新鮮的媚態都做不出來、拉皮條都沒人搭理的——過氣台灣文壇惡霸和政治娼妓。

韓寒在中國能有今天的影響力,是各種因素綜合的結果,有相當的獨特性,是不可複製、模仿的。他不到二十歲就開始寫小說,在年輕人中很暢銷。而且他是一個成功的賽車手,得過多次中國賽車的冠亞軍,也在國際比賽上拿過不少名次。寫作和賽車完全是兩個領域,寫作者在體育方面有成就本身就奇特。小伙子又長得很帥氣,這導致他有了一種娛樂明星一般的大眾人氣。而有這種大眾人氣的人,在中國那種環境中可以利用人氣發橫財、飛黃騰達,但韓寒卻敢於就社會現實中的荒謬,發表犀利評論,是非常難得的。他在網路博客發的小短文,經常是很俏,尤其難得的是,他有自己獨特的幽默感。那種調侃的口吻,在當今中國那個有話不能直說的現狀下,打了一個很好的剪刀差,這是他的文章受歡迎的很重要原因之一。“調侃”,是今天中國民眾“唯一”能批評官員和政府的手段,大家只能這樣撒撒滿腔的怒氣、怨氣。韓寒的作品正對了今天中國民眾唯一能“吃”的胃口,所以人氣高漲。

在華文作家中,幽默感是非常難得的。那個李敖當年罵國民黨的時候,有時也挺到位,但卻一點幽默感都沒有。他狂吹了一頓,說中國五百年來,白話文寫得最好的,是他李敖,可今天看見這麼一個二十幾歲的後生,在中國有這麼大的影響力,那個心理從來就陰暗的李敖,實在嫉妒瘋了。因為那個拼了命也要出風頭的老妖精清楚地知道,他這輩子到死,也沒法和韓寒的風頭比了。當然,事實上嫉妒還不是主要的,他的根本是要說給共產黨聽,要成為共產黨的馬屁精,為他兒子、女兒在中國發展開路。

李敖瘋狂吹牛吹了幾十年,也從來沒引起西方媒體任何興趣,現在又去教唆他的未成年的兒子吹。人都說,兔子還不吃窩邊草呢,李敖這個毫無人性的文化流氓,卻要坑害他自己的親生兒子,教他兒子和他一樣漫天狂言,說自己寫的東西是“劃時代的著作”。難道李敖要讓自己未成年的孩子像他那樣把牛皮吹破天,然後像他一樣臭不可聞、臭名昭著到人們連提都不願意提嗎?可惜的是,李敖的兒子大概在中國連“臭”的機會都撿不著呢,他從老子那兒學來幾招牛皮功夫,哪是謊言大師唐駿吳征楊瀾們的對手呢。

而陳文茜呢,(我現在用她的語言說)她是因為自己每天在自由的台灣放屁放慣了,才會以為別人都像她那樣有放屁的自由。可她在中國,不僅連屁都不敢放,連大氣兒都不敢出一口。她在香港都連屁都不敢放呢,只有在台灣,把人都熏死、噁心死了。不過陳文茜的確是一絕,海峽兩岸、大千世界,還找不到這麼一個宣揚乳房是交際工具的文化娼妓。她嫖了民進黨,再嫖國民黨,現在又去嫖共產黨。不過她這副徐娘半老、滿腦袋雞窩的德行樣,除了那個跑到北京展示陽痿的李敖,瞎子都不會掃她一眼。

我一直記得在台獨聯盟主席黃昭堂辦公室看到一幅畫,是陳文茜舉著大刀,地上躺著的是施明德和許信良這兩位民進黨前主席,她正在追殺的是(當時正在選總統的)國民黨主席連戰。我問黃昭堂為什麼掛這幾個人的畫,黃主席說,要提醒自己,不能被陳文茜這種女人幹掉。陳文茜投靠國民黨後,現在又時不時地罵幾句馬英九了,因為那個“性傾向特別”的小馬哥更不搭理她,於是她把目標轉向中國。不少台灣人說,台灣人民熱烈歡送“小妹大”去北京,希望用她的“交際工具”解決胡錦濤,那中國就有救了!可惜的是,對陳文茜這種遍地通吃的文化政治雙料娼妓,北京的濤哥們也好像沒什麼興趣。

中文埵酗@個很精彩的表達是“做婊子立牌坊”。以前對這個詞,腦子奡N是一個抽象的概念,沒有具體形象。自從見識了陳文茜,每當想到“立牌坊的婊子”,就出現這個標準形象。現在一個在台灣立法院展示自己醜陋裸體的李敖,一個宣稱乳房是交際工具的陳文茜,這一對文化娼妓,倒真是中國五千年來,文壇上最無恥的“第一對”!

2010年7月30日“長青論壇”文字稿

2010-08-0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