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胡錦濤的兄弟崇拜毛澤東

曹長青

拉美國家委內瑞拉,近年成為國際媒體報導的焦點之一,因為該國總統查韋斯,對外實行反美、親獨裁國家的政策,對內鎮壓反對派,強行修改憲法,取消限制總統任期的規定,實行個人專權的威權統治。

委內瑞拉近年跟中國發展密切關係。查韋斯自1999年上台掌權,過去11年來,訪問中國多達6次,可能創了紀錄,因為好像沒有任何國家元首,會平均不到兩年就跑一次北京。

中國官方媒體把這個美洲的左翼激進領袖稱為“忠誠的朋友”。而胡錦濤在北京擁抱他時,打破平常的拘謹僵硬,滿面春風地叫他“老朋友”;查韋斯則稱他“兄弟”。因為他們都是“毛澤東的信徒”。

《人民日報》記者在對查韋斯的專訪中介紹說,這位委內瑞拉總統最崇拜毛澤東,“他熟讀《毛澤東選集》,毛主席語錄常不離口。”1999年,查韋斯剛當上總統才半年多,第一次訪問中國時,“就主動提出要參觀毛主席紀念堂”,向毛的遺體鞠躬,“表達他由衷的敬意”,說他“崇拜毛澤東”。

中國官方媒體介紹說,“查韋斯對毛澤東思想的研究超過一般人的想像。‘偉大的舵手毛澤東’、‘在戰略上要藐視敵人’……對這些話語, 查韋斯像很多中國人一樣, 經常會脫口而出。更令人驚奇的是, 他甚至能說出毛主席某段語錄出自《毛澤東選集》的第幾卷。這一點, 恐怕不少中國人都比不上他。”

正因為查韋斯研究和崇拜毛澤東,所以他幾乎是全照毛澤東的思路,對委內瑞拉進行統治。在政治上,也是扼殺異議聲音,推行輿論一律的高壓政策。在經濟上,走向社會主義,推行國有化、限制私營企業、強行“均貧富”的左傾政策。在外交上,則像毛當年那樣,把美國稱為“帝國主義”,煽動排外、反美的民族主義狂熱。

在軍事上,查韋斯也模仿毛澤東,強調“軍民魚水情”,命令軍隊每月在固定地段開設大眾市場,以優惠價格向窮人出售食品,同時還為民眾理髮、修理電器和門診看病等。不少軍人對此反感,認為軍人的職責是軍事訓練、保家衛國,怎麼能去賣水果、蔬菜、魚肉,這是“不務正業”。但查韋斯對軍隊進行清洗,提拔重用他的擁護者。委內瑞拉的軍隊正在“查韋斯化”,也變成“黨指揮槍”,而不是軍隊國家化。

查韋斯像毛一樣,重視新聞宣傳,極力控制媒體。在查韋斯掌權之前,委內瑞拉的媒體很多是私營的。查韋斯上台後,對獨立媒體,尤其是批評政府的聲音,千方百計進行壓制,甚至鎮壓和迫害。美國《華爾街日報》美洲事務專家瑪麗.奧格雷迪(Mary O'Grady)最近發表題為“查韋斯攻擊新聞媒體”的報導說,委內瑞拉正在鎮壓獨立媒體,限制言論自由。該國最大的私營電視台“全球視野”的總裁朱羅嘎(Guillermo Zuloaga),最近逃到美國,因為他遭到迫害,查韋斯政權要把他們父子抓進監獄。

朱羅嘎經營的全球視野電視,是委內瑞拉最有影響力的私營電視台,收視率占42%,差不多每兩個委內瑞拉觀眾,就有一個人看“全球視野”。《華爾街日報》的文章介紹說,這家電視強調監督政府,揭發醜聞;曾報導說,在委內瑞拉缺乏足夠食物的時刻,由於政府的官僚作業,有七萬噸食品,堆在港口沒有及時處理,結果腐爛。該電視還說,委內瑞拉是全球犯罪率最高的國家之一,過去10年,由於暴力事件,導致15萬人喪生。

這種報導,當然查韋斯不高興,所以政府要對付這家電視。朱羅嘎曾被逮捕過一次,罪名是誹謗政府;後在國際輿論壓力下,才獲得自由。去年,查韋斯政府又以私藏汽車為名,對朱羅嘎進行調查,在委內瑞拉,如個人有汽車不申報,就是私藏汽車,屬於犯罪。但調查了大半年,也沒找到證據,但查韋斯對全球視野電視對他的批評報導等,越來越惱火,堅持要把這家電視關掉。《華爾街日報》的報導說,最近,查韋斯政府的司法部,又把去年的私藏汽車案調出來,重新審理,要以這個理由先把朱羅嘎父子抓起來,關到委國那所在整個拉丁美洲都出名的常發生暴力事件的危險監獄。這所監獄幾周前還發生囚犯暴動,導致15人被警方打死。

朱羅嘎從司法部朋友那裡聽到要抓他的消息,逃到了美國。他已向“美洲國家組織”(OAS)的人權委員會提出申訴,要求調查他這個案子,還他公道。他並呼籲,請查韋斯到美國來跟他對薄公堂。他說,在查韋斯統治的委內瑞拉,根本沒有獨立而公平的司法,他沒法打官司。

朱羅嘎的遭遇再次證明,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真是“毛的傳人”,也要個人專權,實行專制統治。查韋斯強行修改了憲法之後,他就可一直掌權到2035年,加上他已掌權11年,會長達36年,不僅遠超過毛澤東(毛自1949年登上天安門,至死掌權27年),也將會直追美洲的老獨裁者、古巴的卡斯特羅(已掌權51年)。

查韋斯這位毛的崇拜者,成為胡錦濤的弟兄,不難理解,因人以群分,物以類聚,“查胡”本來就是一壺茶,一種味道,都是反人道,反民主。但中國一些左派知識份子,也對查韋斯有好感,甚至欣賞,因委內瑞拉走向社會主義,符合他們所謂照顧窮人(實為要通過打土豪分田地的左傾政策,實現群體主義的烏托邦)的理想。連流亡海外的一位著名中國知識份子,至死還在研究、欣賞委內瑞拉,把走社會主義的美洲小霸王查韋斯,視為英雄。由此可見,踐踏個人權利的社會主義、群體主義等毛式烏托邦陰影,是多麼深遠、沉重和可怕。

2010年7月26日,自由亞洲電台評論

2010-07-2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