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巴靈頓和中國教授分肥(上)

曹長青

在很多人對新浪網共同主席吳征的巴靈頓大學博士學位提出質疑之后,吳征接受《中國企業家》雜志採訪時,卻只字不提他怎麼獲得的這個“博士學位”,反而表示他聽說巴靈頓大學的教授“有很多都是麻省理工和哈佛出來的”。言“內”之意,有哈佛、麻省理工教授的“大學”還有錯嗎?

巴靈頓大學有沒有從麻省理工和哈佛出來的教授?別說在這所網絡函授學校的網頁上沒列出任何從“哈佛、麻省理工出來的”的教授,甚至連一個不管從哪兒出來的教授都看不到。

打開美國正規大學的網頁,一般都可以看到該校主要教員的名單,尤其是主要科目的教授還列出學歷情況,例如從哪所大學獲得的博士學位等。但在巴靈頓大學的網頁上,根本沒有這類介紹,不要說教授,連任何一個教師的名字都沒有!

巴靈頓大學是“網絡教育公司”(Virtual Academics.com)下屬的10個函授學校之一。該網絡教育公司有雇員15人,其網頁列出了11名雇員的簡歷,從中可以看出,全部這些雇員都不是教師,而只是公司管理人員,包括那名1991年創辦巴靈頓大學的19歲美國青年斯蒂文.貝廷格(Steven M. Bettinger),現是該網絡公司總裁,今年30歲;他的父親羅伯特.貝廷格(Robert K. Bettinger)是巴靈頓大學校長,今年64歲。

這11名管理人員中,僅有一個人擁有博士學位,是從前蘇聯分離出去的烏克蘭的Kharkov大學獲得的,是數學和電腦專業,現在負責公司的網頁設計等。其他10名雇員中,有一人的名字前寫著Dr.(博士),但簡歷中沒有說明在哪裡獲得的博士,或是不是博士。另外9名雇員,全部都沒有碩士學位,其中有幾人獲得過學士學位。巴靈頓大學校長羅伯特.貝廷格的簡歷只是說,他畢業於紐約的長島大學(LIU),是函授教育專家。

巴靈頓大學印製的學校簡介上寫的是“校長羅伯特.貝廷格博士”,但在美國《南佛羅媢F商業報》記者追問下,這位“校長博士”承認他沒有博士學位。但在給該報記者的電子信中,該校說“羅伯特.貝廷格校長從哥倫比亞大學教育學院獲得過碩士學位。”但那位美國記者查了該校在阿拉巴馬州教育局注冊的資料,上面並沒有顯示貝廷格校長有碩士學位。那位記者又問詢了哥大學生記錄辦公室,答覆是,貝廷格曾在教育學院一個不授予學位的項目學習過,該校沒有給他頒發過碩士學位。

雅虎金融網刊出的該網絡教育公司的自我介紹說,巴靈頓大學在美國阿拉巴馬州注冊(沒有說得到美國任何教育機構認可)。該介紹上僅提到一個外國的名字,即中國,強調巴靈頓大學已被中國的省級高教委員會認可。

為什麼在全球189個國家中,巴靈頓大學單單能夠打入中國、得到中國省級教委的認可?經過記者調查,發現其中有幾個關鍵性的中國人在中間穿針引線,給了巴靈頓相當重要的幫助。

第一個中國人是高從德。在該公司列出的11個雇員名單中,有一個中國人的名字Richard Congde Gao(譯音高從德)。他的簡歷說,高從德“是該網絡教育公司的副總裁,負責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聯絡事務,並是加拿大溫哥華的巴靈頓學院院長。”高從德的學歷是,“從中國武漢的Huangzhou科技大學獲得學士學位,並在美國學習過MBA,他的學術成就包括發表過東西,有發明專利和被認可的設計等。”

記者找到了現居溫哥華的高從德,在電話採訪中,首先請他證實吳征是否在巴靈頓大學獲得過博士學位,但高從德對此不置可否,說不能提供這個資訊,並對巴靈頓大學是否設過博士學位也不予證實。“巴靈頓大學現在有多少注冊的中國學生?”高從德說“這是學校的內部情況,不能公開。”

在問到他的名字Congde是哪兩個漢字時,這位溫哥華巴靈頓學院院長也不提供,並很警覺地反問,“你從哪裡拿到我的名字?”對於他擔任院長的溫哥華巴靈頓學院,他回答說,“兩年前就不辦了。”並強調他現在不再負責巴靈頓大學進入中國的事務。當問他現在是誰負責時,高從德說“你自己去查吧”。

當記者指出“網絡教育公司”的新聞簡報提到他以巴靈頓大學的亞洲事務副總裁身份於1999年去了武漢,和湖北“電大”建立了“雙學位”合作項目,並成立了湖北巴靈頓學院時,他承認有這麼回事。網絡教育公司在雅虎金融網上的自我介紹上說的巴靈頓大學被中國一個省級高教委員會承認,就是指這個在武漢建立的巴靈頓學院,已被湖北省高等教育委員會批准並認可。

該網絡教育公司2000年1月26日發佈的“新聞簡報”說,“湖北是中國最大的省份之一,有七千五百多萬人口。巴靈頓大學和湖北電大達成了協議,網絡教育公司將向湖北電大提供獨特的遠程教育,並建立了湖北巴靈頓學院,主要校園設在武漢——中國的第三大城市。”

該“新聞簡報”還引述巴靈頓大學的“中國事務代表”高從德的話說,“我們正在尋找大型校舍,我們從1999年9月開課,這種合作項目獲得積極回響,申請下學期入學的人增長了350%。”湖北電大學生只要申請入學巴靈頓學院,就可獲得雙學位,即巴靈頓和湖北電大兩個學位。

該新聞簡報還引述巴靈頓大學校長羅伯特.貝廷格的話說,“我們非常高興巴靈頓大學進入中國……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教育市場。”

記者看到高從德的簡歷上寫的是畢業於武漢Huangzhou科技大學,感到很生疏,因為沒有聽說過武漢有這樣一個譯音為“黃州”的科技大學。幾次問高從德Huangzhou是哪兩個漢字,他都拒絕提供。

后來他打來電話說是武漢“華中理工大學”。“華中”怎麼會拼寫成了“Huangzhou”?高從德解釋說﹕“我的發音不準確,美國佬又聽不好,所以他們寫成了Huangzhou。”並反問道﹕“難道你懷疑我做假嗎?如果我做假,怎麼會最后告訴你是華中理工大學?”但為什麼一開始那麼神秘呢?就像他的名字一樣。既然是亞洲事務副總裁,有什麼值得躲躲藏藏的呢?

高從德說他曾任院長的溫哥華巴靈頓學院兩年前就不辦了,說明他在該網絡教育公司至少已有兩年以上。“難道你兩年多來從來沒有看一眼你們公司網頁上你的簡歷,沒有發現你的畢業學校名字拼寫錯了?”高從德猶豫了一下說,他從來沒有看過網頁上他的簡歷。

對於高從德簡歷上說他在美國學習過MBA,記者問他在哪所大學,獲得過什麼學位?他回答說,在康乃爾大學學習過,但沒有獲得學位。並說他還在紐約的華人區法拉盛住過一段時間,但沒有提供做什麼。

高從德雖然說他不再負責巴靈頓大學在中國的事務,但在巴靈頓大學中文網頁上列出的中國學生報名地點是溫哥華的地址,報名電話是他的電話,電子信地址是Richard@barrington.edu。

但在記者採訪高從德之后,巴靈頓大學的中文網頁迅速消失了,僅有“Updating”字樣,至今沒有恢復(電子信地址也由Richard換成了webmaster)。而且“網絡教育公司”列出的11名員工中,Richard Gao的名字也很快“消失”了,現在僅剩下了10個員工名字和簡歷。記者再給高從德打電話問“這是怎麼回事?”他非常不耐煩地回答﹕“我不能給予解釋,我不再管這事,我這裡有客人,你要怎麼寫就怎麼寫吧。”然后就掛斷了電話。

幫助巴靈頓打入中國的另三個關鍵性的中國人,一個是中國政協副主席、上海大學校長錢偉長,一個是北京“亞太文化和教育基金會”副主席趙立桐(譯音Litong Zhao),另一個是自稱孔子第72代后裔的孔令偉(譯音Lingwei Kung)。

據主管巴靈頓大學的“網絡教育公司”2000年2月15日的新聞簡報,“本公司今天宣佈,任命了三位著名的中國公民為(網絡教育公司)國際顧問團成員……一位是上海大學校長錢偉長博士。他現在還擔任中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中國政協副主席,中國民盟副主席。錢先生擁有數學和物理學博士學位元,是著名的科學家、教育家、國家領導人。錢博士還是中國科學院院士。”

該簡報介紹趙立桐說,“他是亞太文化教育基金會副主席,中國人口控制協會秘書長,中國醫藥基金會國際交流中心副主任,前聯合國人口基金項目主任。趙先生是人口統計經濟學家、教育家、自動化控制公司的資深工程師。”

該簡報介紹孔令偉說,“孔令偉博士是日本早稻田大學教授,東方山投資公司主席,東方商務集團主席,教育家,經濟學家,哲學家,作家,孔夫子的第72代后裔。”

該簡報引述巴靈頓大學校長羅伯特.貝廷格的話說,“我們網絡教育公司準備在中國的遠程教育中扮演主要的角色,我們的外國顧問團成員通過他們在中國的專業經驗和對中國教育市場的瞭解,將對巴靈頓大學在中國推行這一目標提供巨大的幫助。我們相信,通過我們的外國顧問團成員的經驗,我們有質量的項目,以及我們擴大的戰略,在可見的將來,將把中國變成我們公司的巨大的資金來源。”

(未完待續)

(載《多維網》2002年1月)

2002-01-2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