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中共媒體的陰陽臉

曹長青

中國人的命值不值錢?在中國大陸媒體上,有不同的算法。在中共駐南斯拉夫使館被炸時三名中國人喪生,中國大小報紙,鋪天蓋地地報道,滿“紙”悲憤地聲討,幾乎全國群情激昂。但最近巴勒斯坦人用自殺炸彈襲擊以色列菜市場時,有兩名中國民工被炸死,另兩名中國人胳膊腿被炸斷,但中國的大小報紙卻和上次做法完全不同,既不詳細報道,更沒有譴責聲討的評論,全國幾乎鴉雀無聲。

同樣是中國人在海外被炸死,同樣是生命的損失,中國媒體,中國百姓,尤其是中國的政府,完全是兩種態度,兩個面孔。

對中國駐南使館被炸,三名中國人喪生,南斯拉夫沒有任何表示,更沒有任何賠償。但這次對中國人在以色列無辜喪生,以色列政府立即向中國道歉,認為它沒有保護好在這個國家的中國人的安全;並按照他們對自己公民的方法,賠償每個中國遇難者30萬美元。

巴勒斯坦自治政府怎麼做的呢?事發兩天之後,直到中國記者去採訪詢問,巴勒斯坦駐北京大使才表態,但說這是“個人行為”,意思是他們巴解自治政府對中國人兩死兩傷根本不管,毫無責任;當然更不會給任何賠償。

這自殺炸彈是“個人行為”嗎?事發之後,阿拉法特的巴解組織下屬的“法塔赫烈士旅”就公開宣稱這次炸死中國人的自殺襲擊是他們幹的。而且阿拉法特的妻子隨後在法國向報界宣稱,如果她有兒子,也這麼幹,用自殺炸彈炸老百姓,殺害平民,以實現巴勒斯坦人的政治目標(她說這番話時住在巴黎的豪華別墅,而且她根本沒有兒子,僅有一個女兒)。

中國人的東方臉不再是“免殺證”

對於上次駐南使館被炸,中國和美國有嚴重分歧,美國強調是“誤炸”,中國政府硬是讓全中國人民相信美國就是刻意攻擊(不知中共宣傳工具怎麼解釋這次美國在阿富汗誤炸四名加拿大軍人的事件)。但這次有中國人喪生的自殺炸彈事件,明顯不是誤炸,而是有意殺害那裡的平民。因為如果是在戰場上,在街頭武裝沖突中,可以說子彈不長眼睛,有時會傷及無辜;但這次巴勒斯坦人炸以色列的菜市場,不是像北約從幾百里外發射導彈,而是大活人身上綁著炸彈,親臨那個地方——在事先研究確定這個地點、當事人又在那裡轉悠觀察了之後,才引爆的炸彈。派遣自殺炸彈者的組織非常明確要炸的是菜市場,自殺炸彈者更清清楚楚地知道周圍全是來買菜的老百姓。而且從中國人兩死兩傷來看,菜市場當時至少有四個以上的中國人。按照後來報道該事件的新華社記者的說法,恐怖份子不會炸中國人,因為中國人那張東方臉和當地人明顯不同。這次事件說明巴勒斯坦自殺炸彈者是明明白白地知道周圍有中國人(而且清楚地知道這些中國人不是軍人,是絕對的平民),但仍是毫無顧忌地下了毒手。

對於美國人一直強調是誤炸(並立即道歉、多次道歉,並最後賠償)導致的中國人生命損失,中國的媒體爭先恐後地報道、渲染,似乎中國人真的看重生命價值了;但對於這次明明是有意炸死中國人的謀殺行為,中國的媒體卻毫不做聲,好像這件事沒發生一樣。這種對比太強烈、反差太大了。它再次證明,中國的媒體仍完全是意識形態主導新聞處理;政府的旨意絕對高於真實,高於新聞常識和記者的良知。

70%美國人認為責任在阿拉法特

在西方國家,左、右翼的報紙雖然對巴以沖突看法不同,觀察角度不一樣,但基本上仍都相當注重新聞平衡,既報道巴勒斯坦人恐怖攻擊造成以色列平民的死亡,也報道沙龍軍隊進行反擊,造成巴勒斯坦人的傷亡。絕沒有像中國報紙這樣,即使本國同胞被有意炸死也根本不予詳細報道和評論。

自從巴勒斯坦人頻繁使用自殺炸彈之後,西方不論是左派還是右翼的媒體,盡管對巴以沖突立場有嚴重分歧,但在這一點上卻相當一致,那就是非常明確地譴責這種有意殺害平民的謀殺行為。例如在美國,被稱為右翼旗艦的《華爾街日報》和《標準周刊》(Weekly Standard)都多次發表文章嚴厲抨擊這種用自殺炸彈濫殺無辜;左派報紙像《紐約時報》也發表社論“自殺炸彈的癌癥”,譴責這種對平民的謀殺。最近美國福克斯(Fox)電視台做的民調顯示,近70%的美國人認為目前的巴以沖突升級責任在阿拉法特,20%認為在以色列。由此可見美國民眾對自殺炸彈這種行為的厭惡和譴責。

自殺炸彈﹕瘋狂之中暗藏可恥的怯懦

在這次巴以沖突中,歐洲的輿論和美國有所不同,很多歐盟左翼政府都比較傾向批評以色列沙龍政府,同情巴勒斯坦人。其中法國表現最突出,因為巴黎向來要和美國作點對,以“證明”法蘭西在世界的“重要地位”沒有隕落。法國的《解放報》一向被稱為是歐洲的左派旗艦(還有英國的《衛報》),但即使這家經常嘲笑、挖苦和批評美國的歐洲大報,最近也發表社論“伊斯蘭和恐怖主義”,嚴厲抨擊自殺炸彈行為,指出,“事實上,這是一種蒙昧的、不可接受的、令人作嘔的罪惡行徑,瘋狂之中暗藏著可恥的怯懦。”該報並進而批評整個阿拉伯世界對殺戮平民的自殺式襲擊存在著一種集體曖昧,甚至為這種蒙昧的、不可接受的、令人作嘔的瘋狂“殉道”行為大唱死亡讚歌,把古老的部落式襲擊視為一個民族的“最高聖戰”,而不反省這種教唆青年人去自殺(和他殺)其實包含了道德淪喪。

什麼是“恐怖主義”?它的本質和特征是通過有意的、盡量大規模殺害平民的方式來實現其政治目標。如果今天這種自殺炸彈方式(在所謂崇高目的下)被允許,被合理化,那麼像911劫持民航飛機撞毀世貿大廈,導致三千多平民死亡都可以得到“合理”解釋了,因為兩者都是一種邏輯,一種思維,一種(生命)價值觀。那麼就等於承認,只要自認為目的高尚,就可以為了目的不擇手段。

那麼結果會怎樣?這個世界就會沒有了規矩、沒有了原則,沒有了限制——不虐待戰俘,兩軍交戰不斬來使,不攻擊紅十字會救護人員,不使用毒氣、生化武器,不隨便扔原子彈等等,都沒有了基礎。那真是到了世界的末日。

慶幸的是,文明世界的成員對自殺炸彈都發出譴責和抗議的聲音。阿拉伯和穆斯林世界(除了馬來西亞和波士尼亞)對此的沉默或支持,畢竟還有個民族和宗教原因(雖然也是完全不可原諒的!),但中國政府及媒體的沉默,包括對中國人也被炸死炸傷都不做聲,則再一次證明,只要是共產黨政權,只要是意識形態御用媒體,永遠在重大問題上選擇站在人類文明的對立面。

2002年4月21日於紐約(《開放》2002年5月號)

2002-04-2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