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捷克總統克勞斯:歐元區何時崩潰?

魯克 譯

目目前歐元區所遇到的問題是關係到歐元的生死存亡。作為一個長期批評歐洲單一貨幣的人,我並沒有就此幸災樂禍。在深入探討希臘債務危機之前,我得說明一下“崩潰”的具體定義。對於目前歐元處境,至少讓我想起兩種解讀。第一種就是所謂歐元區項目,或建立一個共同歐洲貨幣的專案,已經崩潰了,它未能實現預期良好的效果。

建立歐元區是基於一個明確的經濟效益,就是造福所有願意放棄本國貨幣的國家,雖然在這些國家地方貨幣已經流通了數十年,上百年。在推出單一貨幣之前,相關研究,准科學的研究已經廣泛地見諸於世。這些准科學研究承諾,歐元有助於加速經濟增長和降低通膨,並特別強調,歐元區成員國有望抗衡各種不利的經濟亂像或外來的衝擊。

歐元並沒有導致歐元區經濟增長

然而,顯然上述的情況根本就沒有發生。自歐元區建好後,其成員國經濟增速比前幾十年,反而放慢了。在經濟增長速度上,歐元區國家和其他地區的差距拉開了,落後於大經濟體,美國和中國,小東南亞經濟體和部分發展中區域,所謂歐洲的中歐和東歐,那些不屬於歐元區成員國的。

20世紀60年代以來,歐元區國家的經濟增長緩慢,歐元的流通並沒有扭轉這一趨勢。根據歐洲央行資料,歐元區國家平均每年經濟增長3.4個百分點,20世紀70-80年代增長2.4個百分點,在20世紀90年代2.2個百分點, 2001年至2009年(歐元的10年)只有1.1%,類似的經濟下滑的情況在世界其他任何地方並沒有出現過。

歐元區國家沒有融合

連預期中的整合歐元區國家膨脹率,這都沒能實現。在歐元區內的國家形成了兩大群體,一部分國家低通膨和另一部分國家高通膨(比如:希臘,西班牙,葡萄牙,愛爾蘭和其他一些國家)。而長期貿易不平衡的情況也在惡化。一方面,貿易平衡的國家,出口大於進口,另一方面,一些國家的進口多於出口。這不是巧合,後者的國內通膨率較高。建立歐元區的並沒有帶來任何成員國的均衡。

全球金融和經濟危機只是加劇和暴露了歐元區所有經濟問題,當然它不是造成這些問題的原因。之所以如此,我並沒有感到驚訝。由16個成員國組成的歐元區,不是所謂的“最優貨幣區”,正如基本經濟定理告訴我們的那樣。 前歐洲央行理事、首席經濟師奧特馬爾•伊辛(Otmar Issing)曾多次指出,建立歐元區主要是一個政治決定(最近的一次是2009年12月在布拉格演講提到)。

這一決定並沒有考慮單一貨幣計畫在一整群國家的適用性。但是,倘若現有的貨幣區不能構成最佳貨幣區,那麼歐元區建立和維護所需的成本一定會超過收益,這是無法避免的。

我的話用“建立”和“維護”這兩個詞語,決不是偶然的。建立共同貨幣區是第一步,既容易而且表面上花費不多,大多數的經濟評論員對此感到滿意,就更不要說非經濟評論員了。這造成了一個錯覺,所謂歐洲單一貨幣計畫,一切都OK,沒有問題。這是一個錯覺,在歐元誕生之日起,至少我們中就有人指出了這個錯。不幸的是當時沒人聽。

我從來沒有質疑這個事實。在歐元誕生時,加入歐元區國家的匯率變化,或多或少地反映當時歐洲的經濟狀況。然而,在過去十年中,成員國的經濟表現開始出現分歧,單一貨幣的束縛性對個別成員國的負面影響已經顯露出來。在經濟形勢一片大好,那些隱藏問題不會浮出水面。

一旦危機或“惡劣天氣”到來,但是,成員國之間同質性缺乏表現得十分明顯。在這個意義上,我敢說,歐元區作為一個項目,承諾給成員國的可觀經濟利益——這宣告失敗。

歐元的隱性成本

不像經濟學家,非專業人士和政客更感興趣是“歐元區體制是否會崩潰”。對於這個問題,我的回答是否定的,它不會崩潰。大量政治的資本注入以維繫歐元體制,歐盟被封合在一起,推向超級國家之路。因此,在可見的未來,歐元區肯定不會被廢棄。它會繼續,但是代價非常高,歐元區國家的公民不得不為此買單。(那些保留本地貨幣的歐洲人會間接地為此付出代價)

歐元區經濟的低增長率是維持歐元付出的代價。歐元區經濟緩慢的增長造成了其他歐洲國家的經濟損失,如捷克共和國以及在其他地區。大宗資金被調撥到陷入經濟和金融困境的歐元區國家中,這是歐元付出最明顯的代價根源。

這種沒有政治結盟的資金調撥是非常困難的,早在1991年時,德國總理科爾就明白其中的道理。他說:“近來的歷史,不僅是德國史,告訴我們,維持一個經濟與貨幣的聯盟,卻沒有政治上的聯盟,這是荒謬的。“不幸的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他似乎已經忘記了。

在可見的將來,希臘得到的總救助款會被許多歐元區居民分擔,每個人都能輕易地算出自己貢獻。然而,非經濟學者很難考慮到其中“機會”成本的損失。倘若從犧牲更高的,潛在的增長的角度來分析,會令人更加痛心。不過,是政治因素造成的,對此我毫不懷疑,歐元將付出的巨大代價。而且,歐元區的居民永遠也無法發現真正的歐元成本有多大。

總之,歐洲貨幣聯盟雖然並沒有被取消之憂。但是,維護它的代價還將繼續上升。

捷克共和國沒有加入歐元區,因此迄今為止沒有出錯,堅持有這樣理念的,我們並不是唯一的國家。2010年,4月13日《金融時報》有篇斯瓦沃米爾(Skrzypek)的文章,他是已故的波蘭央行行長,認識他是我三生有幸, 在他寫完這篇文章不久,遭遇到空難,與之隨行還有許多前去俄羅斯摩棱斯克的波蘭政要。

在這篇文章中,瓦沃米爾說,“作為一個非歐元成員,波蘭已經能夠從波蘭幣靈活的匯率中獲利,這有助於經濟增長和降低經常帳赤字,同時又不出現輸入型的通脹。”他補充說,“10多年來,周邊的歐元成員國正在失去競爭力,這是一個不錯的教訓。”此語足夠,無須多言。

原英文:When Will the Eurozone Collapse? By Vaclav Klaus,載美國智庫CATO研究所網頁:http://www.cato.org/pub_display.php?pub_id=11838

——譯文轉自《標尺》網:http://standardworlddaily.com/blog/?p=3328

2010-06-0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