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奧巴馬用大政府壓垮美國

曹長青




在美國及西方主要國家,基本是左、右兩大政黨,體現兩種理念:左派強調社會平等,要通過高稅收擴大政府權力,用高福利的政策來推行平等;右派則強調個人自由,要減稅,限制政府規模,通過市場經濟來追求社會繁榮。

兩者的根本區別不僅是平等和自由的選擇,更體現在道德和不道德上。左派高舉道德大旗,其本質最不道德。因為以國家力量強行收繳(不繳稅則要坐牢)一部分人資產的很高比例,再分給其他人,進行財產的二次分配,就是“搶奪”勤勞者、創造者的財富,這明顯違背多勞多得的原則,是不道德的。而在不道德的前提下,當然就沒有公平可言。

●綠林好漢羅賓漢最不道德

美國哲學家、暢銷書作者安蘭德(Ayn Rand)就曾史無前例地指出,在文學作品中,最不道德的形象,就是那個劫富濟貧的綠林好漢羅賓漢。因為他為目的(行善)不擇手段(搶劫別人勞動成果),把善(Good)放在了權利(right)上面。而這正是馬克思提倡,后來列寧、毛澤東們做的,以所謂“善”的名義(共產黨稱為人民的利益),剝奪個人權利,建立共產主義烏托邦。毛當年在湖南“打土豪、分田地”,就是大規模地“羅賓漢化”。

今天奧巴馬要做的,還是要“羅賓漢”:提高稅收,強行收繳勤勞致富者的財產,進行社會財富再分配。包括現在美國內部爭議的全民醫療保險,問題也出在這裡,也是政府用高稅收,搶劫辛苦勞作者的資產,然后分給其他人做醫療保險用款,即強行均貧富。醫療保險的背后,是稅收是否合理、政府搶奪勤勞致富者的財產是否道德的問題。

世界各國的稅收不同,但主要是兩種:像愛爾蘭(稅率12.5%,北歐最低)、俄國(13%)等全球53個國家,都實行的是單一稅率(flat tax),即不設收入等級,而是全體國民同一個繳稅標準。單一稅率顯然比較簡單,也相對合理一些。

當然,因人們收入不同,即使實行單一稅率,實際上收入高者還是要繳更多的稅。例如收入10萬和收入3萬的,都按單一稅率繳13%,明顯前者繳的數額大。

西方對稅率提出最徹底改革的是英國前首相撒切爾夫人,這位鐵娘子當政時提出,把稅率改為“人頭稅”,即不再按收入(比例)來徵稅,而是按人頭來繳稅。因為不管窮人富人,大家享用的公共設施等都是一樣的。這樣更可體現按勞分配、多勞多得的公平原則。但在左派的憤怒譴責下,這種真正公平的政策不僅沒能實現,她自己的保守黨要員們也乘機以她“激進”為由,把她趕下台。

另一種稅率,就是現在美國等很多國家實行的等級稅率,這種累進稅率是按收入高低設立不同的征稅標準。像美國現有四個等級,收入少的屬最低等級,收入20萬美元以上者,屬最高等級。這種“等級稅率”更不體現多勞多得的公平原則,因為即使按單一稅率,收入多的人已經多繳稅了,而現在收入高的,繳稅比例更高,等于是雙重征稅。

但人類從《聖經》開始就有反富文化(富人進天堂比駱駝進針眼還難),人類社會又一直是窮人占多數,所以,“劫富濟貧”永遠占道德高地;等級稅率,自然被視為理所當然。

雖然美國曾有總統參選人(《富比士》雜志創辦人)提出要改為單一稅率,但就憑這個口號,他在美國就無法當上總統。因古往今來,那種均貧富的文化,已經深入人心。這也是人類前一千八百多年中,都是處于經濟極為貧窮落后的主要原因之一,因為反富、反市場的文化,使資本主義難以萌芽發展。當然,更因為君王等專制制度,從根本上扼殺了以自由為核心的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出現。

●半成美國人承擔六成稅收

正是在這種“等級稅率”下,美國出現這樣的稅收景觀:收入最高的5%的美國人,承擔着美國稅收的60%!但他們的收入,只占美國人收入的37%。如再加上五個百分點,美國收入最高的10%的人,則承擔着全部美國稅收的80%以上!而收入較低的人,不僅不需交稅,還能從國家獲得退稅(購買商品的消費稅)。目前在美國,有47%的人根本不用交聯邦稅。而這個比例將很快超過50%!美國有三億人口,將出現多達一億五千萬人不用交稅。

雖然說窮人、老弱病殘者,社會應該提供福利和照顧,但美國總不至于一半的人都是窮人,或老弱病殘吧?顯然是美國的稅收制度出現問題。這個問題就是被人稱為“五大一小”现象:大政府,大官僚,大開銷,大債務,大赤字;只有很小比例的人在承擔稅收。

奧巴馬上台前,美國个人所得税的最高等級稅率是35%,結果在他任上,被增至39.6%。奥巴马政府还调高了富裕階層所需繳納的長期資本利得、股息及遺產稅等税率,并把各收入水準的美國人所繳納的工資稅率提高了兩個百分點,这等于降低了大部分美國人的實際收入(無論富人還是工薪階層)。

●八成美國人不相信政府

漲稅,是左派的傳統。四十年代羅斯福推行大政府的“新政”時,美國最高稅率(收入20萬以上者)高達94%!企業稅最高是90%。收入的絕大部分,都被政府強行收去,這完全是“羅賓漢式”的搶劫!即使是最低等級的稅率,也高達23%。

美國三十年代被稱為“大蕭條”的經濟危機所以持續了十多年,很大原因是左派羅斯福政府推行高稅收政策,使美國企業和個人的活力都“收縮”了:企業的錢絕大部分被政府收走,結果就無法擴大再生產(無法擴大招工當然就無法降低失業率);人民的資產被政府通過稅收搶奪,大眾消費能力就降低(大眾消費在美國GDP中佔三分之三以上)。所以左派的高稅收政策,其實就是“殺雞取蛋”,最后蛋被取光,雞也不死不活,整個社會喪失了活力。

羅斯福是美國有史以來執政最長的總統,他打破美國開國總統華盛頓定下的規矩(只當兩屆),而是迷戀權力,連續參選,最后死在第四屆任期上(羅斯福死后,國會修改憲法,用法律確定總統只可當兩屆)。在羅斯福去世第二年,他推行的高稅收為標志的社會主義“新政”式微,美國國會才通過減稅法案,把個人稅率最高等級的94%,減至86.45%;企業稅從最高的90,大幅減至38。

后來左翼的肯尼迪當總統時,也認識到高稅收限制經濟發展,所以也實行減稅政策,把個人所得稅從86.45%削減到70%。

八十年代保守派共和黨的里根做總統時,全力推動減稅,把最高稅率從70%一下子砍去42個百分點,降至28%!這是美國有史以來最大幅度的減稅。減稅使人民手裡有了錢,增加了購買力,促進了經濟繁榮(大眾消費現已占美國GDP的70%);減稅更使企業有了錢可以擴大再生產,增加就業機會,失業率下降。所以美國從里根時代開始,出現了連續100多個月的經濟擴張期。

正是有這樣的歷史,美國人對高稅收、大政府十分警惕和反感。據美國知名的皮尤(Pew)研究中心的民調,80%的美國人不相信政府,30%認為政府是最大威脅,46%說政府干預人們生活,超過50%的美國人希望小政府、減少政府服務。美國近年來風起雲湧的“茶黨”運動,就是要求政府“瘦身”。

目前美國內部圍繞醫療保險的激烈爭論,以及國會不通過(支付醫療保險費在內的)預算案而導致奧巴馬政府關閉等,背后的根本理念分歧,就是個人權利 Vs.政府權力;其根本訴求是保護個人權利不被(政府)剝奪。

美國所以成為全球唯一超強,就是因為美國有一部迄今為止人類最偉大的憲法,其基本精神如果用一句話概括,就是“保護個人權利,限制政府權力”。正因為政府權力(power)受到限制,才能最大限度地保護個人權利(rights),而只有個人權利和自由受到保障,人的想像力、創造力,才能最大程度地發揮出來。而只有一個個強大的個人,才能組成一個強大的社會(國家)。

而奧巴馬等左翼勢力推行的大政府、高稅收、高福利的社會主義政策,本質是剝奪人的權利、限制個人自由,是抵觸、違背、甚至踐踏美國憲法精神的,其結果將是摧毀美國的獨特性(exceptionalism,例外性)。而美國所以“獨特”,就是因為美國最強調和實踐保護個人權利原則。而這個基礎被摧毀了,美國就不再例外,不再獨特,進而可能成為希臘,變成法國,甚至淪為第三世界了。

所以美國正在進行的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其價值取向不僅決定美國的未來,也對全球其他國家的制度方向選擇構成影響。

曹長青的推特

2014-07-0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