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楊瀾周勵相似知多少?——追蹤“楊瀾傳奇”之七(下)

曹長青

以前我一直有個印象,男人們喜歡自吹自擂,以顯得我們重要。這次從楊瀾和周勵的書中我才發現,有些女性在這方面的才能不僅高於男性,而且更具“潤物細無聲”的潛移默化作用。周勵的部份已是舊聞,我一直沒法理解為什么國內讀者能風靡她那種近乎病態的自戀自誇,洪水般洶涌的虛榮心和見縫插針地對別人從生理到能力的貶損。當然,楊瀾還是比周勵含蓄不少的﹕

和吳征“是當年唯一的保送生……列文科第一”“博士論文得了獎”一樣,楊瀾也是一直很優秀﹕“中學時代……學習成績又總是班上第一二名”“初中畢業時,我在年級裡排到前幾名,免試升入高中。進入高中,又成為學習尖子。在全區統一的高考模擬考試中,我的總分名列全區第一名……正式高考時,我的總分在全北京市排入了前二十名,其中語文成績幾乎是滿分。”

大學時,“我二十一歲……每門功課都還學得不錯,一直排在年級的前幾名,特別是口語,幾年中保持全優。大概有一定組織能力,人緣也不錯……得過最佳女主角的稱號……不少制片人和導演說﹕‘很難找到第二個楊瀾。’”

美國留學時,“我在全年級的成績排到前百分之五,最高的成績是四分,我平均成績是三點八。”

工作時,“《楊瀾工作室》連續製作出一系列高質量、高品味、高水準的人物專訪紀錄片,深受國內及海外華人的關注和歡迎。”“《楊瀾視線》……贏得好幾個第一﹕內地記者中,她第一個進入美國鳳凰屋戒毒所深入採訪,第一個親身採訪資深外交家、美國前國務卿亨利.基辛格博士。”《北京青年報》(2001年9月10日)

另外,楊瀾從“從千名候選人中脫穎而出”成為正大綜藝節目主持人的說法也遍撒在楊瀾簡歷、書和報道中。但據《憑海臨風》裡的描寫,和楊瀾一起應試的約有五十多人。就算還有十波其他應試者(已經很誇張了),也不過五百多人。當然,“從千名候選人中脫穎而出”的說法也很難否認,反正國內的信息我們海外的人也沒法去查。

再有,1996年的時候,楊瀾是憑什么資歷被選入《大英百科全書世界名人錄》的呢?據楊瀾自己的書,“英國劍橋名人錄編輯部給我的父親寄了表格,請他填寫,作了三十五年教書匠的父親卻沒有在上面落字。”一對父女同時被英國的名人錄青睞,這在中國大概也是極少見的。

關於“楊瀾成為哥倫比亞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最年輕的校董”一說,已經被哥大學生學者聯誼會在給楊瀾的公開信中否定。由於有網友貼出文章說楊瀾吳征可能給哥大捐了大約150萬美元等,所以我在這裡補充一點內容。

經過跟哥大國際關係學院校友辦公室(Office of Alumni Relations)的里德爾小姐(Nancy Riedl)和戴爾先生(Rodrick Dial)查核,楊瀾的確只是院長顧問團的成員。任何哥大國際關係學院畢業的學生只要關注該學院的事務,或在工作中做出一定成績,就可以在院長的建議下成為這個顧問團的成員;是否向學院提供經濟資助並不是成為顧問團成員的條件,但多數情況下,這些成員都或多或少地對該學院有捐款。這只是一個榮譽職位,他們只是向院長提出一些有關教學或活動項目的建議。這個顧問團成員和哥倫比亞大學的董事會完全沒有任何關係。

據戴爾先生介紹,楊瀾對哥大國際關係學院工作的參與的確超過一般畢業生。去年院長安德森(Lisa Anderson)訪問中國、學生事務教務長路易斯(Robin Lewis)訪問香港的時候,都得到楊瀾的多方關照,他們由楊瀾陪同見到許多中國的各界人士,所以非常感激。楊瀾(和“吳征博士”)的照片也幾度登上學院的雜誌(SIPA News),成為在該雜誌曝光率最高的畢業生。

至於楊瀾吳征給哥大關係學院的捐款則完全不是150萬美元。雖然哥大由於受稅務局要求的限制,不能給出楊瀾吳征捐款的具體數額,但戴爾先生清楚地表示,楊瀾吳征只贊助了一個學生。國際關係學院的學費一年約兩萬多美元,生活費低於學費。課程是兩年,但第一年一般不給資助,多數學生靠貸款。從這個數字中讀者應該可以基本推斷出楊瀾給哥大捐款的數額。

雖然楊瀾並沒有直接說過她是“哥倫比亞大學校董”,倒說過她是個顧問團成員,但她同時一點也沒有否定 “楊瀾成為她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有史以來最年輕的校董”和隨後一系列“哥大校董”的說法。這個句子的奧秘可能不在“校董”而在“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因為“顧問團成員”根本不是個正式的頭銜或職位,沒有人正經八百地冠上什么“有史以來最年輕的”這種定語。只有真正得到一個重要職位或取得重大成就才可能被人加這類定語,所以“有史以來最年輕的校董”必是真正的校董位置無疑。而“有史以來最年輕”只有楊瀾本人知道,總不能又是中國記者們編造吧。別說哥大不可能去記錄歷史上擁有過這個非正式職位的人都幾歲,即使真有人知道楊瀾是最年輕的,他們又是在什么機會告訴中國媒體的呢?

吳征楊瀾做點什么事都設法加上“第一”、“開先河”、“最年輕”之類拔高事情重要性的形容詞。把這些東西都撒進簡歷或報導中,這人物一下子就非常了不起了。且不說目前為止他們這些“第一”之類不是假的,就是虛的,即使都是真的,照他們這種做法,恐怕每個留學生都能列出幾個第一、開先河、最年輕、或最怎么之類。如此下去中國人注定可以贏得牛皮吹破天的世界金牌。

作為傳奇故事中的女超人,楊瀾和周勵在個人生活的重大事件上也頗有相似之處﹕楊瀾和周勵都在來美國一年多之後解除了國內的婚姻而改嫁他人。周勵1985年夏來美,1986年底和麥克.伏赫勒結婚;楊瀾1994年初來美,1995年10月和吳征結婚。在這裡我絲毫無意評論人家的私生活(更何況她們倆的第二次婚姻都很幸福),只是列出她們相似的一個事實。應該說多數成功者都有比較美滿的婚姻,因此全世界任何地方的媒體也都最喜歡凸顯這個事實,所以這裡列出來應該不為過。

如果更耐心一點兒的話,關於楊瀾和周勵的相似之處還能找到不少,但我的耐心已經到了盡頭,這篇文章的長度也超過了讀者的耐心,所以再列最後一個相似之處﹕

周勵的《曼哈頓的中國女人》1992年8月在國內出版後引起轟動。一個月以後在紐約熟悉周勵的華人們聯合舉行了記者招待會指責周勵偽造在美經歷、無端貶損他人。隨後幾個月內,國內十幾家報紙轉載了紐約記者會上的內容。當時在上海的周勵也開了記者會,發表了題為﹕“我控訴”的書面發言。在這篇散文詩式的“控訴”中,沒有回答華人們指責的問題,用的是這類語言﹕

“把金色的池堂搞混,只需倒一杯污泥即可。然而,水在流動,污泥總會被沖走……”“曾經滄海難為水。坎坷、挫折、磨難,一切都經歷過了。這點小小的風波,根本算不了什么。”“太陽依然在照耀,鮮花仍然開遍大地,不管有多少丑惡的東西存在,生活仍然是美好的。”

楊瀾吳征的不遜色大家已經熟悉,我感到驚奇的是他們所用語言的相似﹕“你奔著目標往前走,突然有人從街道旁邊一個黑咕隆咚的門裡潑出一盆贓水,潑到你身上了,而且這個人還不敢露面。”“自古以來,邪終不壓正”“滄海橫流,方顯出英雄本色……期望與你們攜手共創和諧、美好之未來。”

當紐約的華人繼續追究周勵書中的不實之詞時,周勵通過紐約的一家美國律師事務所給幾個主要指責她的人分別發了“警告信”,信中句子包括﹕“你惡意地散布關於麥克.伏赫勒博士的謠言……你惡意地散布流言蜚語中傷周勵……你不斷地製造惡意污蔑誹謗言論……如果你不立即終止你的全部的誹謗中傷活動,我將代表他們對你進行民事起訴和懲罰性質起訴。”

但是,近十年過去了,周勵到現在還沒有起訴呢。

楊瀾吳征也同樣通過紐約律師發了同樣內容的信﹕“你們……製造誹謗吳博士和瀾女士的言詞……要求你們立即停止那種不正當的、可能被起訴的行為……你們要為所有其他共謀者的不正當行為負法律責任……不放棄任何用法律或者其他手段追究的權利,其中包括要求賠償因(你們)過去和將來的不當行為而造成的金錢損失。”

十多天過去了,楊瀾吳征也還沒有起訴呢。寫的人還在寫,寫的人越來越多。

周勵在造聲勢要起訴的同時,又“作為一個深深熱愛自己的祖國和祖國人民的海外游子”揭發指責她的人“到美國後就參加了某個政治組織……在紐約唐人街‘中華民國’小報上……捏造事實”(周勵的“我控訴”);還有“同由台灣國民黨支持的刊物《中國之春》勾結……以攻擊中國大陸為殘延苟喘(這是什么句子?)……居然為《中國之春》寫文章,搞翻譯,從中拿到幾個可憐的‘賣良心’錢。”(引自周勵給政府有關人士信)

事實上,在譴責周勵撒謊的人中,除了周勵書中涉及的商人之外,還有和中國官方關係不錯的作家、記者、編輯。有一位周勵的朋友因會英語,曾被《中國之春》的一個編輯邀請幫助翻譯點東西,但還沒有做過。目前那位編輯和這位被邀請的人都在中國大陸做生意。

也有人指出﹕“六四期間,有多少人在燭光晚會中見到周勵頭綁白帶,上書‘打倒中共,還我中華’…… 現在搖身一變,又祭起愛國主義的招牌……”(《美東時報》1993年4月17日)

楊瀾的“海外反動人士”說法和吳征當年在密蘇里給美國執法機構寫信指控起訴他的留學生們是受共產黨毒害的做法讀者們也熟悉了。政治真是一張很好玩的牌。

他們的做法是不是雷同到近乎復制品的程度了?共產黨也真是沒有白培養周勵、楊瀾和吳征。在犯了眾怒,成為孤家寡人的時候,他們都馬上想到了譴責“反動人士”以謀求“組織上”的政治幫助。但即使在近十年前“党和政府”都沒能幫上周勵的忙,今天能幫上吳征和楊瀾的忙嗎?

關於所謂“楊瀾傳奇”準備就此告一段落,因為“傳奇”的神秘和美麗早已被楊瀾自己的行為、語言和文字涂抹得丑陋不堪,無論再用彩筆或墨筆,誰都很難改變楊瀾自己的手筆。

(載《多維網》2002年1月22日)

2002-01-0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