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胡為真要派人殺我?」

曹長青

這個標題不是危言聳聽,而是國際知名的英文暢銷書作家張戎的擔憂。她和其夫婿Jon Halliday歷經十一年的研究結果《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簡稱《毛傳》)的中文版,因為胡為真的威嚇阻擾,無法在台灣出版。而今天,這個言論自由的「殺手」,居然被馬英九任命為國安會秘書長,這簡直是對台灣民主的巨大諷刺!

旅英華裔作家張戎的自傳體英文書《鴻》,在全球熱賣了一千多萬冊。隨後她和英國歷史學家的丈夫合寫了這本英文《毛傳》。該書立論準確,資料翔實,深入挖掘了毛澤東和中共的罪惡,一出版就成為暢銷書,登上英國、澳大利亞、紐西蘭等國暢銷榜的第一名,被譯成二十多種文字。

這樣批毛的書,譯本當然沒法在中國出版,但在民主的台灣,在中國之外最大的中文市場,竟然也不能跟讀者見面,就是因為胡為真的阻擾。張戎根據第一手資料(採訪幾百人)和對蘇聯解密檔案的研究(她丈夫懂俄文),在書中提出,胡為真的父親胡宗南,當年可能暗通共產黨,是紅色代理人。瞭解那段歷史的人都知道,胡宗南的機要秘書熊向暉,就是共產黨,後來任解放軍總參副部長等。

就因為《毛傳》中有這樣一段文字,胡為真就阻止張戎的書在台灣出版。本來,遠流出版社已跟張戎簽了出版合同,但當時為新加坡大使、曾當過國安局副局長的胡為真,直接到出版社施壓,據遠流給張戎的傳真,「他(胡為真)口罵混蛋,直說不能接受。他說,『為了維護父親名節,什麼事都可以做!』『出版前我們是朋友,書出版後你是共犯。』」結果導致遠流單方解約,不敢出這本書。

胡為真在香港的哥們還跟張戎通電話說,你的書「犯了眾怒,得罪了胡宗南部下四萬多黃埔校友,加上家屬,何止十幾萬。」同時還威脅說,胡為真現在做新加坡大使了,但他的姪子還在國安局。你知道國安局是個什麼地方嗎?面對威脅,張戎質問,「是否胡為真要派人殺我?」胡為真赤裸裸恐嚇出版社的惡霸姿態,實令人恐怖。

對言論自由最嚴重的扼殺,還不是誹謗官司和隨後壓制,而是事先阻止出版發表,因為大眾被剝奪了知情權和判斷權。《毛傳》英文版最先是在倫敦出版,胡為真如認為該書失實,可以去英國打官司,或等中譯本出來,在台灣打誹謗案。但他沒有選擇一個民主國家的文明人最基本的做法。而且胡為真居然在民主的台灣,真做到了阻止已經在全世界暢銷的書、在獨裁中國之外最大的中文世界出版的可能。這是一樁惡劣到絕不可原諒的事件。

結果張戎的書只好在香港出版,但書運到台灣,很長時間無法到書店,連台灣的圖書發行系統,都恐懼胡為真的勢力。本來張戎準備到台灣開新書發佈會,宣傳推廣這本書,但由於胡為真們的威脅,至今都沒有到台灣。

這本《毛傳》對台灣民眾瞭解毛的罪惡和共產中國歷史非常重要。因為今天中國掌權的,仍是毛的傳人。人們更多瞭解毛澤東,就更瞭解當今的中國政治。但這樣一本對台灣民眾具有教育和啟迪作用的書,就硬是被惡勢力封殺了。

而這樣一個用近乎黑社會的惡劣手段阻止《毛傳》在台灣出版、扼殺言論自由的胡為真,竟然成了台灣國安會的秘書長;真是太黑色幽默了。有如此劣跡的人,坐這個位置,在真正的民主國家是不可想像的。馬英九用人的心態和標準,可見一斑。

——原載台灣《自由時報》2010年2月22日“曹長青專欄”

2010-02-2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